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满族女性为办新学自尽为何南北解读截然不同?

2011年09月21日 22:26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夏晓红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这种演戏加演说的方式,因鼓动性强,在当年颇能产生感发观众的效力。5月27日的戏园中便出现了“忽闻哭声起于南楼之下”,且“大号不止,警兵闻知,即前去劝解,方始停哭”的一幕。而“细询原由,实因观剧触发感情之故”。于是有人评论说:“北京戏园二百余年,此乃感动之第一声也。”16由于受到欢迎,反响强烈,天津天仙茶园老板赵广顺也专程赴京,“特约田际云将所有演《惠兴女士》原戏角色至津演唱”,“并请学界诸公入座观剧”。该戏8月28至29日在天津连演两天,亦大获成功。

为配合此戏在广德楼的上演,1906年5月27日,《顺天时报》又专门发表〈请再看重演《惠兴女士传》文明新戏〉的文章,为之大造声势。此后,远在沈阳的《盛京时报》刊文提倡戏曲改良,也以田际云编演的新剧为典范18:所有戏班班主,须延聘通人,择古今事迹之有益人心、足开民智者,编为新词,如北京《惠兴女士》之类。藉行乐以教化愚蒙,用补学堂之缺陷,于世道人心,当不无裨益也。

在舆论界的一致叫好声中,田际云也再接再励,趁惠兴的后任贵林来京之际,于1907年5月8日再次在广德楼搬演全本《惠兴女士传》。演出完毕,贵林发表演讲,主要是汇报该校现在的经办情况,并衷心感谢北京各界的大力提倡与热心资助。从其列举的数字可清楚看到,妇女匡学会的捐款实为其中的最大项,总计纹银2,500余两,折合现洋为3,600余元。如果再加上北京《中华报》主笔杭慎修(辛斋)等人代收的905元及金梁(锡侯)代收的小笔捐款,来自北京的捐助已远远超过了该校去年在当地得到的公私款项总和1,700余元19。因此,也可以说,北京的资助是该校得以生存下去的坚实保障,而田际云毫无疑问当列首功。

这里,应该引用《大公报》记者的一段话了。在追溯惠兴之死的意义与表彰北京伶界的仗义时,作者连续使用了几个“呜呼”,以表达心中郁积的感慨。与北京伶人“悯女杰之殉身,慨学界之寡助,大动感情,担任义务”相比,留给江南的感言则是:“呜呼!江浙为财赋之区,以区区之女学,竟不能成立,致令惠兴女杰愤懑忧伤,牺牲性命,以身殉学,以冀人之一悟,闻之兴起。”由此而逼出如下的责难:“岂其长江流域之士夫,不若大河流域之俳优欤?”问题提得很有意思,回答却不见得精彩。将江南绅学对惠兴的普遍冷淡归因为“乡间之子,见闻之孤陋,意识之狭隘”,无论如何总说不过去,杭州其他几所民办女校的健在便是证明。或许是英敛之的满族背景,使他不愿正视其间深藏的满汉矛盾。

不过,惠兴死事在北地与南方形成的巨大反差,倒确实表明清兵入关后征服江南的残酷杀伐,在汉人心里留下的阴影始终未能消除,于是,江南自然地成为晚清中国民族主义思想的根据地。而以吴三桂为引导的清军,则是以为明朝复仇、剿灭李自成大顺军的形式和平地进入北京,这也使得满汉矛盾在北方相对和缓。由地域差别所显示的民族歧见,在刊于《苏报》的如下一段话中表现得十分清楚:

中国者,世界上之黑暗区也;北京者,黑暗区中之黑暗地狱也。……举全国之汉人,皆为满洲游牧之奴隶,而直隶人尤为满洲游牧之直接奴隶。北京为满洲游牧之巢穴,则北京汉人之奴隶性更可察矣。

假如剔除其间的贬斥意味,贞文女学校在北京获得的同情,确实隐含着此一民族背景。

目前所知两笔数额最大的私人捐款,即均出自旗人。时任盛京将军的赵尔巽属汉军正蓝旗,其夫人向妇女匡学会认捐二百两22。出资最多的则推满洲贵族妇女慧仙。慧仙母家姓额者特氏,她与丈夫承厚原有共同开办学堂之志,偏偏承厚于1905年冬病故。“额者特氏,深痛无人帮助兴学,哀恸的了不得。恰巧又听得,杭州惠兴女杰,因为创办女学,款项不足,情急自殉,作为尸谏。额者特氏得了这个信息,愈加触动感情,哀感病发,日重一日。自知病势难愈,便向家中人,留下遗言,把所有家产,统通变卖,作为各学堂的经费。”其中便有“捐助杭州惠兴女杰创办贞文女学堂银五百两”23。就此一段叙述,也透出“物伤其类”的意味。

当然,大多数解囊相助者并不存满汉成见,此处不过是想说明惠兴事迹更容易在北京引起感动的社会基因。并非无人意识到其间的民族隔阂,只是北方的舆论界更愿意将助款兴学作为调和矛盾的手段加以提倡。《顺天时报》于淑范女学校追悼会后,2月9日又刊载了〈申论学界报界开会追悼惠兴女杰为调和满汉界限助动力〉的专论,文章首先肯定:“现今中国社会第一大问题,是满汉分界。”而作者“所最愿赞成、最表同情的原旨是可以调和满汉的界限,可以融化满汉的成见,可以销除满汉的障碍,可以互结满汉的团体”。在他看来,为惠兴女士开追悼会,便可以发生这样的大功用:

知有惠兴女杰,不知有满汉;争拜惠兴女杰,不暇分满汉;追悼惠兴女杰为兴学死,便蓬蓬勃勃发起合群的思想;追悼惠兴女杰为爱国死,便炎炎烈烈发起保种的热诚。意在合群,满汉是大群,还分甚么满和汉呀?意在保种,满汉是同种,还分甚么满和汉呀?群越大,势越厚,志士且要合东亚大群,还分甚么满和汉呀?种越强,力越厚,志士且要保全亚同种,还分甚么满和汉呀?所以这样说来,学界报界开会追悼惠兴女杰,实在是调和满汉界限的大助动力。

不能说作者以纪念惠兴为满汉关系润滑油的希望完全落空,但其效力毕竟有限。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晚清 辛亥革命100周年 新学 变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