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鸦片战争后的中国,按照教科书所述: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放开表意不清的“封建或半封建国家”的概念,仅从“半殖民地”这句话,也同样存在争论。第一次鸦片战争后的中国仍存在自主的政府,外交并未拱手相让,军事完全独立,经济上虽然根据几次条约规定了海关税率,但其他内陆税收仍属于清政府所有。尤其重要的是,在两次鸦片战争之间的这段时间里,中国本土商品对外国的洋货有压倒性优势,对外出口上更是将贸易顺差不断拉大,显示出中国传统经济仍具活力。那么,如何看两次鸦片战争间的中国经济?中国传统经济个体又为何会破产?【网友评论】 【“闭关锁国”伪命题】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中国对欧美贸易顺差继续拉大

第一次鸦片战争是英国为打开中国市场扩大出口而发动,但它的结果却出乎意料之外,虽然有南京条约的签订,可英国对华出口仅仅在战后最初几年获得飞跃式上升,进入1850年代以后就开始停滞。相反,倒是中国对英国出口的数额,不仅没因战争而减少,反而呈现井喷式发展,尤其是茶叶生丝的出口额,在1850年代比战前上升了几倍,而且由于重新调整了关税,也令中国政府的关税收入增加。中英之间的贸易顺差不仅没能减少,反而越来越大。【详细】

 

英美商人对中国市场缺乏研究

战后中国商品依然占据中国市场

追究英国商人在中国贸易失败的原因,其中一个因素就是,这些商人根本没仔细研究过中国市场,便盲目地将他们在对欧洲贸易的“成功”经验照搬过来,以为中国人也如欧洲人一样,会需要大量裁好的床单,衬衣布,呢绒,甚至是钢琴和刀叉。就算是英国棉布,这个时期也出现了进口下降趋势。 【详细】
就算是英国人的商品没能瞄准中国市场,为何已经开始工业化进程,采用机械大工业生产的棉布,也从中国市场衰退?相比来说,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后的英国,只有棉布和呢绒是拳头产品,可这两种商品即便价格再便宜,千里迢迢运到中国,缴纳关税后的价格,还是远高于中国土布。 【详细】
中国传统男耕女织生产,成本无法精确计算,总的来说,土货卖出价很低廉。一个长期居住中国的英国人搜集了中国各式各样土布布样,标上当地的价格送至英国,看是否能按照这样的价格在英国生产出来,得到的答复是:“他们在曼彻斯特不能按同样的价格生产那种布匹,更说不上按照这种价格在中国出卖了”【详细】
 

调查

1.你如何看英国机制商品在中国滞销现象?
所谓机械大工业帮助英国打开中国市场说法是谬论
鸦片战争后中国传统经济依然充满活力
劳动密集型产业对高科技产业在某些领域仍具竞争力
说不清楚
2.你如何看厘金制度?
厘金制度与中国传统经济破产没有必然关系
如果没有太平天国,厘金不会出现,中国传统经济还会维持很久
过路费最可恨
说不清楚
 
作者简介
 

作者李小庆

李小庆,东北师范大学亚洲文明研究院硕士研究生。曾参与十一五国家高校规划教材《中国古代史》元明清时段的校对工作,并主编有《图说世界历史·图说世界博览会》。 【详细】

 
 

虽未进入国际市场 中国内部区域生产格局门类完善分工明确

第一次鸦片战争前的中国,从英国进口的货物中居于首位的是棉布,棉花和棉纱等原料紧随其后,但绝对数量并不大,平均每年进口的棉花不过五十万担,棉纱不过两万五千担。这种进口份额已经是从英国进口货物中的大宗,可以想见,那时的中国基本是自给自足的封闭市场。在这种封闭的市场中,又分成了若干个大小不同的区域,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中心城市,每个区域都承担或原料生产,或产品加工的职能,最终运输到各地进行销售,有部分输送到广州进入外销。这种分工明确的区域,有效的维护并平衡了中国传统经济体系。【详细】

 

被迫增开口岸带来经济格局变化

鸦片战争令中国从封闭走向世界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的1843年中国从英国进口的棉布总值为4,039,182元,到1850年竟急剧下降为1,616,900元,仅为1843年40%,而棉花数额,则从1843年的683,654元,飙升为1850年的3,432,000元,是1843年的5倍。这种从进口制成品到工业原料的转变,意味着中国内部经济结构开始发生变化。 【详细】
鸦片战争后中国被迫开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五处为通商口岸,这五座城市都是中国的区域中心,以前的传统经济结构中,这些城市只是起到区域中心作用,属于协调本区域的生产,并运输到广州进行销售。开五口通商后,五座城市直接成为外贸中心,中国传统经济生产格局开始变化。 【详细】
五口通商以后,中国长期以来以广州一地为口岸的历史结束,曾经被保护的封闭的传统经济,此时不得不被动的卷入世界大市场体系。不得不按照市场的要求来改变和协调自己的生产和加工,这种变化并未令中国经济走向负面,相反在短时间内,引发了旺盛的活力,大大促进了出口量的增长。【详细】
 
茶叶鸦片贸易对19世纪中国经济影响
 

直至鸦片战争前,广州茶叶出口平稳增长,年均达42.3万担,价值1692万元,约占当时广州出口总值的63%,这还不包括从陆路运往俄罗斯的茶叶。鸦片战争后,直至19世纪中后期,茶叶一直是中国占第一位的出口商品,其出口值在有些年份甚至占中国总出口值的80%以上【详细】

茶叶贸易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作用  

19世纪中国茶叶贸易获得大发展有多种非常直接的原因,一是欧美茶叶市场需求激增,在中国购买量巨大,中外茶叶商人展开竞争。二是打破了延续多年的广州制度后,通商口岸增多,中外贸易额增加很快。【详细】

鸦片贸易的负面影响  

19世纪后期,鸦片产量逐年进步,各地方征收的鸦片税厘也越来越多,这使地方官员受到鼓舞并鼓励农民种植鸦片。鸦片税收的确暂时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清政府面临的经济困境。鸦片进口税进步,迫使鸦片贩子增加进口量,以维持其足够的利润;内地海关税收的进步,则实际是变相鼓励地方政府扩大罂粟种植面积。 【详细】

 

英国将贸易逆差归咎市场不够开放 为此不惜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

面对巨大的贸易逆差,英国当局起初将原因归结为清政府的人为阻碍,认为其商品在中国内地“被沉重的通过税挡住了去路”,后来,将原因归结为从中国获得的经济权利并不够多、中国的通商口岸太少。并为此不惜再次发动战争。第二次鸦片战争的结果是签订了北京条约,相比起十几年前的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就是一个扩大版,除了得到更多的通商口岸外,欧美商人还得到了在内地通行免除过路税等权力。但是,这些权力真的有助于他们开拓中国市场么?【详细】

 

第二次鸦片战争本质未变

第二次鸦片战争直接后果并不严重

根据北京条约和天津条约,中国被迫增开了十处口岸,这样是不是可以帮助英国人打开市场了?据一家洋行老板说:大量涌入中国市场的洋布依旧不热销。广大的市场也并没有打开,打开的只是沿海一小部分开放城市。在此期间,英国还是大量进口中国的生丝和茶叶,中英之间的贸易依旧保持着顺差。 【详细】
天津条约中规定:洋货从进口到销往内地只需交纳7.5%的税,这恐怕是当时全球最低的税了。但是,税率的减低并不能帮助赢得顾客,诚如香港总督米切尔早在1852年预言的那样“即使商人们能迫使中国同意英国货可以不交纳任何捐税进入各省内地,也不会造成中国人的消费量有所增加的可以感谢的后果。” 【详细】
专家严中平指出至少在六十年代以前,外国商品的入侵非但没有损害中国的自然经济,反而“使农村中农业和家庭手工业的结合,在某些方面说来更加牢固”。但从1860年代后,中国传统经济竟然开始解体,如果不是不平等条约的影响,洋货的大量涌入,究竟是谁令二次鸦片战争后的中国经济开始解体?【详细】
 
 
中英鸦片战争前后我国蚕丝生产的现状
 

1801年,英国从中国购生丝为862担,至1833年,即增加到9920担。但这些生丝并不完全为了供英国国内消费的,其中有部分是经英国商人之手转运贩卖给欧洲大陆国家的。【详细】

鸦片战争后生丝出口量大幅增加  

上海生丝输出的数量便急剧上升,至1853年上海输出生丝即达58.319包,较广州同年输出生丝数4,577包,增加了12.8倍以上。1853年以后,上海生丝出口仍继续上升,如1858年,经由上海出口的生丝即达85.970包。【详细】

湖州生丝成为出口热门商品  

上海开埠后,江、浙生丝出口便急剧上升。当年作为外国资本殖民势力的代言人马士曾这样写道:“就丝来说,把贸易局限于广州的束缚放宽后的效果更是显著。中国丝产量最大——在当地差不多全部产区——而且质量最好的产区,都是在一个一百英里稍长些的地区,这个地区的东北端便是上海,……上海立刻取得了作为中国丝市场的合适的地位,并且不久便几乎供应了西方各国的需求的全部……”。 【详细】

 
 

开征“过路费”:清政府不得不饮鸩止渴的疯狂行为

关于中国传统经济在1860年代开始步入解体,传统理论都将其归咎于外国入侵和洋货涌入。但是通过前文的分析,我们得出一个结论:洋货的涌入不能改变中国最广大内陆的传统经济,老经济体系仍然在运转,并未受到沿海经济区域变革的影响。似乎所有人在研究过程中,都忽略了一个几乎与第二次鸦片战争同时期出现的事件:清政府允许地方官员开征厘金。【详细】

征收厘金是何时开始出现

厘金制度的影响当代还存在

说起厘金的本质,其实质就是征收过路费和交易税,这里指的主要是过路费部分。征收厘金的单位叫做“厘局”,各地征收税率不一,重者浙西高达9%,轻者陕西只有0.45%。起初,清政府征收厘金是用来充当军费开支,“咸丰三年(1853》……军晌之取资于此(厘金)者,十盖八九。所入当岁在千万以上”。 【详细】
厘金征收的关卡较多。“……往往数十里之遥,其间多至数卡。……过一卡有一卡之费,经一卡抽一卡之厘”。加之各地征收额度不一,不法胥吏上下其手,大大加重了过路商品的成本,有的甚至达到了成本的几倍之多,与只征收7.5%税收的洋货相比,土货再难占据市场,而赖之存在的传统经济自然开始瓦解。 【详细】
学者郑备军则指出“厘金虽有税的性质,但实质是一种费”。财税史学者梁发芾在《羊城晚报》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从清代‘厘金’到当今路桥费”的评论,指出现在的遍布公路大桥所要缴纳的过路费就相当于清代的遍地设卡收取厘金,颇具观察力和历史反思的深度。【详细】
 
关于近代中国厘金制度的思考
 

为了镇压太平天国运动,清政府的军费开支急剧增加,不得不为筹集军饷而四下寻找可以增税敛财的新渠道。由于厘金产生后收入甚丰,不久便在全国迅速铺展开来。到了1861年,全国已有19个省份创办推广厘金制度。【详细】

厘金的特点  

厘金作为清朝末年清政府新增加的一种工商业税制,反映出当时社会的需求。它与清政府当时的主要正常税制:地丁、漕粮、盐课等有很大的不同,即其具有很大的“扩张性”。正是这种“扩张性”,使得腐朽的清政府可以随意征收税金,从而能获得更大的税收收入。【详细】

厘金制度的弊端  

各级官僚的重重盘剥,增加了商品流通的环节,限制了商品流通的速度,提高了商品成本和价格,降低了商品的流通量和购买量。厘金加速了全国出现各地区间的经济分割,严重阻碍了中国近代国内统一市场的形成。【详细】

虽然两次鸦片战争的胜利,让英国商人两次过分激动,但中国传统经济模式的良好运作,很好地抵御了外来经济和商品的渗透。太平天国军兴,中国南方陷入混乱。清政府收入锐减、开支剧增。为筹措军费而开设的厘金局,彻底压垮了本已处于临界点的中国经济。1860年代后,中国传统经济雪崩似的解体速度,让清政府的财政越来越窘迫。刚刚平息了内战的清政府,又将如何收拾经济上的乱局?敬请期待《碎片•晚清经济系列之三:洋务运动》
网友评论
更多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