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陈公博的诡谲人生

2011年06月27日 20:44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王海龙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本文来源:《羊城晚报》2011年6月27日第B06版,作者:王海龙 哥伦比亚大学,原题:《陈公博的诡谲人生》

中共一大的召开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恒久的里程碑。

但在中国近代史和中共创建史上最具划时代意义的中共一大,从没有发表过会议文件;

后来,会议的主持者和参与者都认为,会议召开期间,因被告密,被迫转移,会议文件都销毁或遗失了。真的是这样吗?

几十年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发现了中共一大的全部文件!这些文件是真的吗,它们的可信程度如何?它们是怎么在美国出现的?

1.陈公博,一个民族的罪人

陈公博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最悖论和诡异的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曾经非常显赫。

他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建者之一,却又毕其终生精力与之作殊死决斗;他是国民党最忠实的党徒和最卖力的党鞭,一生身为国民党的核心巨僚,一世为其号呼转徙、招降纳叛,最终却被这个党的总裁枪毙处死。

他自称挚爱国家和民族、反对日本侵略,事实上却是中国历史上第二号大汉奸,成为汪精卫死后南京傀儡政府的首脑。陈公博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撒旦。

1946年春深的一个日子,作为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大的战犯,他接到了死刑判决书。他深知,这是历史的审判和天道的审判。他没有资格、也无力辩解。世间没有一方会同情他,他平生所欠唯一死。

一个滞重阴霾的日子,苏州,狮子口。几声零落的枪声,历史卷去了那发黄的一页。行刑前,他既没像瞿秋白那样潇洒地写出《多余的话》,也没有堂而皇之地来一段:“我手执钢鞭……”连“秋风秋雨愁煞人”都没能放歌。唯将他一生的谜留给了后人。

他可曾对其身世和行为有过忏悔?他可曾有过什么昭告世人的秘言心迹?他从狱中传出的抚孤惜寡的家书中,虽透露出深溢的哀戚和幽怨,但他最后传世的文字却是向他的旧仇人、命运的新主子蒋介石的效忠信和最后的奉劝。

他知道万死无赦的自己此时乞怜和讨好已经无益,既已如此,何不以一个“诤臣”和“汉子”的形象死于敌手?陈公博浑身的绿林性格使他决定再赌一次。可他这次错了。这次,他并不只是政争的失败者,而是一个民族的罪人。

2.过早染上江湖侠义的强梁之风

这样一个复杂的政坛人物是如何滑向民族罪人的泥淖的呢?

笔者在整理哥伦比亚校史材料时看到他那双阴郁和倔强的眼睛,不禁为之一颤。我的眼前飘忽着一个飞扬在马背上的侠义少年的影子,这个稚龄幼齿的孩子,在同龄人尚在学泮苦读《三字经》的时候,便跟随着豪侠的父亲联络义军,反抗清廷,宣扬革命。

后来事败,父亲凛然自首,救了众人自入大牢。那侠客豪杰般的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刀刻斧镌般地凿入了他幼小的心灵,并影响了他终生。可惜的是,这种影响并不只是在正确的地方,以至于促成他盲动、任侠、无政府、爱逞强,以致认贼作父的可悲下场。

陈公博出身仕宦之家,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后来又留学世界名校哥伦比亚大学,受过典型的中国士大夫式教育,又受过严格的西方绅士训练。按理,他应是个儒雅闲逸的读书人。

但纵观其一生,却是个仗剑去国、性如烈火的匹夫。他是读书人中的一个异数,是个危险的同盟者。他可以大奸大邪、大凶大恶、欺天害地、祸国殃民,却不屑偷鸡摸狗、煽风点火、谄上媚下、见风使舵等壮夫不为的勾当。

正因为这,他是撒旦,不是山魈树魅,也不是精细鬼、伶俐虫,是贻害世间的鬼雄。性格即命运。陈公博是悲剧性格。正是这,决定了他后来的人生道路。早岁的“革命”生涯,使得陈公博过早地染上了江湖侠义的强梁之风。

辛亥革命成功,其父出狱,小小年纪的陈公博即被拥为县参议长和军队的高参。趾高气扬之际,其父严峻斥责并逼他洗去虚荣铅华去求学。这样,陈公博转赴北京大学,在京经历了五四运动,得识陈独秀、李大钊等风云人物。

3.这次会议所有的文件都丢失了

陈公博毕业后回广东一面执教,一面筹办《广东群报》警醒民众。1920年,陈独秀等人欲筹建中国共产党。同年底,陈独秀应广东军阀陈炯明之邀主政广东教育,与陈公博颇多过从。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陈公博 中共一大 人生道路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