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智良:战斗,就凭那一颗良心
2010年03月17日 17:32 人民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苏智良的金钱

作为一个体贴的丈夫,苏智良的这个15年却问家里要了太多的钱。

1992年3月,苏智良在东京大学学习深造,一位教授向他求证"日军的第一家慰安所在上海"的说法是否真实的时候,此时正从事毒品史研究的苏智良竟一下子答不上来。一种强烈的民族使命感和学者的责任心,让他突然明白他的下一个课题已经别无选择--从此,他开始着手研究中国慰安妇的问题。

此时,苏智良为期一年的"公派访问学者"的身份马上要结束了。他为了能够继续留在日本查找资料,便和妻子商量后决定:再做一年访问学者,自费留学。为此苏智良增加了授课的次数,作为经费补贴。

苏智良埋头在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堆积如山、浩如烟海的图书资料里,直到1993年4月的一天,他终于发现了一本薄薄的日文书《从上海到上海》--上海派遣军中做过军医官的麻生彻男写的回忆录。这位军医亲眼见到了日本军队在上海杨家宅建立第一个"陆军娱乐所"的过程。苏智良立即把这部回忆录借了出来,全书复印,请人翻拍书中的照片。

之后,苏智良一咬牙又买下了200多本图书,这些资料的筹备几乎花掉了他积存的全部教课报酬的三分之一。

"刚开始做慰安妇研究的时候,经费非常紧缺,我很感激妻子,她始终都那么支持我。我想尽办法去赚钱,多写点文章赚稿费,多接受一些有报酬的采访。我要把钱赚来投入到研究中去,要把钱寄给那些生活困难的受害者。"苏智良的努力没有白费,随着影响的扩大,他渐渐得到了一些海外华人、爱国商人的赞助。

"一心想赚钱"的苏智良每年都要安排一些人前往山西援助6万元,顺便带上些生活用品;接受记者采访的前一天,他刚给各地的慰安妇们汇去了5笔钱,作为生活补贴;他和妻子还坚持资助两位贫困学生,其中一个是受害者的孙子,从他们读小学、初中开始,一直到现在念上了大学……

"一心想赚钱"的苏智良仍然在为钱烦恼:

国内没有慈善机关、基金会提供长期援助,最早的两年所有捐款加起来才三四千;

现在46名幸存者每人每月能得到200元补助,但是对于生活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来说的老人,简直杯水车薪……

"在韩国有慰安妇之家,在中国,有的慰安妇只想有口吃的就行。我曾想建所老人公寓,房子都看好了,可一想到程序、管理、经营,我就感到无奈……"

"'大一沙龙'位于东宝兴路125弄,从1931年到1945年,它既是日军在亚洲设立的第一个慰安所,也是世界上存在时间最长的日军慰安所。我现在唯一能希望的就是那里的老房子不要被拆。曾经有一些资助过我的外籍人士给我打电话说,他们愿意把那块地买下来,就在原址建造一个慰安妇博物馆。可当我告诉他们,如果真要买下来得花多少钱的时候,他们都不再说什么了……"

苏智良的梦

作为中国学界研究"慰安妇"问题的第一人,苏智良的这个15年有过太多的梦。

2005年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的时候,网上有人提起了一位英年早逝的美籍华裔学者张纯如。日军在南京的屠杀罪行经过几近半个世纪的国际性"遗忘",最近几年因西方主流媒体的陆续报道,在中国大陆之外也开始进入公众话语空间。张纯如女士对此功不可没。享年只有36岁的张纯如,1997年以《被遗忘的大屠杀--1937年南京浩劫》一书而知名,后却因工作操劳过度患上抑郁症,在灿若夏花的年纪里早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苏智良与张纯如有过几面之缘:"我们已经约定,她下一个课题就是与我合作搞慰安妇的题材。可我等来的却是噩耗。"

或许年龄和经历是我们抱在胸前硬抗人生残酷的减震轮胎,我们需要足够的年龄和经历,才能避免心灵受到过早的创伤。

"我理解她,我完全能理解钩沉其中的那种苦痛、黑暗、无法自拔。我觉得实在太可惜。多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即使那些材料让她气得发抖,她下笔时依然坚持客观,让事实自己说话。国内学界可以学步张纯如的人才实在太少。我们损失的不仅仅是一位学者,还有一次很好的机会。"

历史无法再现,后人能做的只有弥补。苏智良在每一次钩沉中超脱,他用笔纪录,用心倾听,丹心照汗青、秉笔写历史。

"我看到过最惨的,是山西的一个老人。她因为早年做过慰安妇而被村民遗弃,一个人没人照顾,昏倒在小道上几个小时醒来后,慢慢地爬回家从水缸里舀瓢水喝就完事了。有的老太太要出国控诉作证,当地官员就当着她们的面训斥道,你还干过这事啊?还想丢人丢到国外?回去,回去……"

"其实我们做得还很不够,现在不快点做,以后就没有机会做。你想想,这些受害者早年身体受过创伤,晚年境遇不妙,八九十岁的人了,还可活多久?我们还要继续努力,让全人类都知道这段最悲惨的女性史。"

"我更希望我们的年轻一代能知道这段历史,如果他们能客观地看清这些真相,能阅读到这些文字,我们做长辈的根本不用去教授什么,他们就会懂得如何去爱亲人、爱国家、爱人类。"

苏智良声音渐渐提高。

这世上最残忍的并非死亡。法西斯的奥斯维辛集中营受尽了世人的唾骂,但是那些遇害者都死了,永远停留在不可更改的历史座标中;而那些受尽身心凌辱的慰安妇却活了下来,她们那么勇敢,执着,用她们卑微的肩头扛起了一切几乎不堪承受的厄运。在苏智良的眼中,她们才是真正的勇者,是生活的歌唱者,是爱的诠释者。当苏智良把这些故事写进自己书中的时候,他明白,对生命的热爱与礼赞虽然是通过那么残酷的方式表达,可就因其充满了奋斗的力量而使得一切都愈发美得耀眼而绚烂。

今年3月5日,苏智良赶往东京,去参观全世界第一个开在东京早稻田大学的"慰安妇资料馆"。他准备了10万日元,去买了一批与“慰安妇”有关的书籍,去古董店淘一些当年的军用品,准备拿来放在正在筹建中的"中国慰安妇资料馆"。这个资料馆将于今年7月7日在上师大开馆,离开1937年7月7日,正好是整整70年。

"我这次去东京还要劝日本的学者和政界人物,让他们能正视历史,向德国学习,这样才能吸取教训,与亚洲和睦共处,才可能为邻国所信任。"苏智良出发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最后说道。节奏依然不温不火,那股淡定的力量让人肃然起敬。

苏智良的梦会实现的。

苏智良档案

出生年月:1956年6月

政治面貌:中共党员

文化程度:硕士研究生

职务: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主任

教育部社会学科继续教育项目组组长

荣誉:全国优秀教师

享受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

上海市高校首届名师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刘延清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