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争取“代表中国”资格:《日台合约》谈判蒋介石空受辱

2012年09月11日 03:08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陈红民 傅敏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本文摘自《东方早报》2010年1月27日刊

蒋介石日记》解读

《蒋介石日记》原稿拷贝影像前不久首度在台湾公开。记录日记的这批胶卷,现由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中心保管。

读《蒋介石日记》,可以了解他同意签订“日台和约”时有着怎样的考量,“和约”签订后又有怎样的评价和总结。蒋介石1951年6月15日(距旧金山和会召开前约三个月)接获美国关于中国大陆与台湾同时被排除在会议之外,由日本自主选择媾和对象的妥协方案。他闻讯“至为愤怒”,称此“违反了国际信仰”,随即发表措辞强硬的《对日和约声明》:“任何含有歧视性之签约条件,均不接受。”说话虽硬,但实力是外交的后盾,此时尚需第七舰队维持其“安全”的台湾有何资本与美国讨价还价,最后只能在一连串不甘心却无济于事的努力中接受现实。

争取“代表中国”资格:蒋介石有求于日本步步退让

1949年国民党政权败退台湾后,仍号称是“全中国惟一合法的政府”,却无法掩饰其政令不出台、澎、金、马的落魄现实。蒋介石的当务之急是要拓展“对外关系”,保持国际地位,维护代表中国的“合法地位”。1951年,盟国确定在美国旧金山与战败的日本签订和平条约,确定日本的战争责任与战后地位。中国作为对日作战时间最长、受损失最大的国家,理所当然应该是和会的代表,但当时中国分裂的状况与美国、苏联两大集团对峙的国际格局却使中国被排除在外。蒋介石闻讯旧金山和会将开,积极响应。美国虽力主台湾代表中国参加旧金山对日媾和会议,却遭到苏联与英国的坚决反对,最终,美英两国达成妥协,将中国大陆与台湾同时排除在旧金山和会之外,并由日本自主选择与大陆还是台湾媾和。就这样,原本是战败国的日本居然被赋予了挑拣缔约对象的选择权,实为中华民族的耻辱。蒋介石最终选择依靠美国逼迫日本与台湾谈判签约的下策,虽暂时取得了“代表中国”的资格,但其内心充满着矛盾、无奈与挣扎。

读蒋介石日记,可以了解他同意签订“日台和约”时有着怎样的考量,“和约”签订后又有怎样的评价和总结。

蒋介石1951年6月15日(距旧金山和会召开前约三个月)接获美国关于中国大陆与台湾同时被排除在会议之外,由日本自主选择媾和对象的妥协方案。他闻讯“至为愤怒”,称此“违反了国际信仰”,随即发表措辞强硬的《对日和约声明》:“中华民国参加对日和约之权,绝不容疑。中华民国政府仅能以平等地位参加对日和约,任何含有歧视性之签约条件,均不接受。”说话虽硬,但实力是外交的后盾,此时尚需第七舰队维持其“安全”的台湾有何资本与美国讨价还价,最后只能在一连串不甘心却无济于事的努力中接受现实。

蒋介石曾强烈谴责美英赋予日本以对中国缔约的对象选择权,但后来却积极谋求与日本缔约,深恐日本选择了大陆。如此一来,台湾在与日本的谈判尚未开始时,已经先输一着。

日本最期望的局面是与两岸同时交往,获取最大利益,首相吉田茂在多种场合发出“考虑在新中国建立海外事务所”之类的“越轨”言论。这既令台湾当局惊惧,也为美国所不容。在台湾当局的强烈抗议、吁请下,美国务院外交事务政策顾问杜勒斯以《旧金山和约》在美国参议院通过将遭遇困难相要挟,胁迫吉田茂接收美国准备好的一封信,并以吉田致杜勒斯公开信的形式发表,保证日本以旧金山和约为基础,与台湾订立和约,史称“吉田书简”。蒋介石此时长舒一口气,在日记中记曰:

日本政府发表吉田致杜勒斯函(即“吉田书简”——引者),保证日本对“中华民国”订立双边和约,并根据旧金山和约之原则为基础,此乃半年来之奋斗所致。惟须待签订与生效后方能确定,此时尚不能即抱乐观也。(《日记》,1952年1月16日)

蒋称“吉田书简”的发表,“乃半年来之奋斗所致”,可见他对“吉田书简”的发表是很满意的。因为这保住了蒋孜孜以求的代表中国政府的“合法地位”。但蒋对当时国际格局下日本如何行动并不清楚,才有欣喜之余,“此时尚不能即抱乐观”的感叹。

苦心计划自称“勿使美对此事卸责”

为了保证谈判达成自己的预定目标,蒋介石积极筹备,确定方针。他在“吉田书简”发表次日的日记中作了如下部署:

吉田声明函发表后,我应取之步骤:甲、应即派定和谈代表有力人士,使日可早派犬养健来台,以防其只派商务专员代表也;乙、要求美国参加谈判为中介,勿使美对此事卸责;丙、双边和约必须于多边和约生效前正式签订。(《日记》,1952年1月17日)

他认为首要的工作是促使日本“派定和谈代表有力人士”。他担心日本只派遣低层次的谈判代表,那么和谈的政治意义将大打折扣。他甚至具体提出理想的日方人选是时任吉田内阁的法务大臣的犬养健。犬养健不仅位重,他的家族与国民党渊源也深。蒋所以坚持“要求美国参加谈判为中介”,是他很清楚日本一直对与台和谈态度消极,之所以同意与台缔约完全是在美国的高压下促成的,因此,他认为“勿使美对此事卸责”对即将开始的日台和谈十分关键。此项考虑虽为情势所迫,却将台湾当局的弱势和开展“外交”活动时的尴尬暴露无遗。蒋介石也急于完成谈判与签约,要使“双边和约必须于多边和约(即“旧金山和约”——引者)生效前正式签订”。虽然台湾当局已被旧金山和会拒之门外,但若能争取在《旧金山和约》生效前签署对日双边和约,仍可勉强保住“中华民国政府”代表中国参加对日媾和这张面皮。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和约 蒋介石日记 旧金山和会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