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江上苇:孙中山干革命是典型的风险融资经营

2011年08月30日 15:27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杨超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清朝废科举利在千秋 唯独摧毁了清朝统治

凤凰网历史:有人说,事实上1905年仓促废除科举才是真正导致清朝政府在1911年垮台,进而使得传统中国的社会结构解体的大事,您认同这个看法吗?

江上苇:我认同这个看法。

关于科举,乾隆年间满大臣鄂尔泰说得再透彻不过:“非不知八股为无用,而凡以牢笼志士,策驱英才,其术莫善于此。”朝廷设科举不是为求才,而是要给社会一个泄洪口,给士人们提供一个合法从政的公平途径。一旦这条路径被壅塞,那些饱受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教育的书呆子们,就只能通过其他非法途径来参政,这就是革命。

清朝废科举,利在千秋万代,但独不利于清朝自己的统治,它生生地将旧时代的泄洪阀堵塞,却又迟迟找不到替代品,于是帝国堤防崩溃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废科举后好多年,有几个前朝遗民聚在一块吃太史蛇羹,主人是前清进士江霞公,客人是江的同年谭延闿,作陪的是年纪还轻,只来得及考个秀才的汪精卫。饮酣,座中一人喟然长叹:“如果科举不废,谁还来革命!”说这话的是谁呢?前清举人胡汉民先生。

这几个知名“乱党”的评价,大概是对废科举一案,最好的盖棺定论。

鼓吹革命的“乱党”并未做好牺牲准备

凤凰网历史:近来有人提出这么一个看法:如果参考明治政府以及后来的苏联改革经验。事实上在19世纪,后进国家想要进步到发达国家,必须用大政府的管理模式;必须“集权式”管理。可在中国,任何清政府“集权”的努力,都会被看做没有改革的诚意;然而当时的精英阶层一方面不停的要求清政府交出更多的权力,一方面又要求必须有一个强大的政府(表现在外,就是强国,扬国威,比如日俄战争中要求对俄宣战)。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江上苇:这正是清末政治矛盾中,最不可调和之处。

要全面破除旧时代的影响,必须有一个强权集中的政府,方能够以非常之手腕重设社会各阶层利益关系;必须有一段变革非常的时期,以推行这场旷古罕见之大变革;还必须有一代敢于承受转型阵疼之苦难的人民,否则社会就将因盲动和无秩序付出更多的调整代价——然而,那些鼓吹“大乱大治”的“乱党”们,那群盲从“乱党”的庶民们,却谁也没有为这个“大乱大治”的时代做好自我牺牲的准备。

他们倒不缺乏慷慨赴死的勇气,但绝无将一生的苦难、近乎极限的忍耐以及跌宕起伏的失落,奉献给历史圣坛做祭礼的打算。他们几乎没有人考虑过这样一个严酷的事实--这场旷古未见之革命,持续时间将长达一个世纪之久,并改变三四代人的生命轨迹。

同盟会发展过程中湖南派一贯是起调和作用

凤凰网历史:另外,对革命势力有一些问题。当时孙中山在革命党中的实力究竟有多大?当时在革命党内是否存在广东派(孙中山、汪精卫)、湖南派(黄兴、宋教仁)与江浙派(章太炎、陶成章)问题?如果确实存在三派,能简单介绍一下这三派的成因与发展到最后消亡的过程吗?

江上苇:广东派、湖南派和江浙派,实质上分别对应的就是兴中会、华兴会和光复会。除了老广为主体的兴中会因为经济基础独立,思想新颖而走在前面外,华兴会和光复会都是因留学生出洋增长见识,兼受到俄、法为首的列强吞并刺激孕育而生,所以成员大多是知识分子,而兴中会则以华侨、商人为主。在同盟会的发展过程中,湖南派一贯是起调和作用,而广东派与江浙派斗争较多。

因为内斗,江浙派一部分骨干在辛亥前退出同盟会而重组光复会;湖南派则至二次革命后孙黄分家,才逐渐分散退出国民党(中华革命党)核心层;广东派因系从龙之臣,故一直坚持到蒋介石操持国民党时代,才被排挤出国民党核心圈子。然后又是江浙人上位……

孙中山干革命是典型的风险融资经营

凤凰网历史:黎元洪曾经说在辛亥革命前,他根本不了解孙中山,也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主张;并且认为孙中山当时也就在外国人那里有影响,大部分国人,甚至国内主流社会根本不清楚孙中山以及他的革命主张,是这样吗?

江上苇:正是如此。孙中山是革命的首创者,但却没有建立起一套完善有效的组织体系,更没有自己的一套军事班子和核心队伍。在辛亥前他的所谓革命,不过是找个闹市口干一票买卖扬名,然后借此出洋融资,融资后再干一票更大的买卖,然后再融资……跟如今某上市公司的经营模式差不多,典型的风险融资经营,说难听点,如果不是修成正果,这难说不是一个以大义为号召的庞氏骗局。这样的买卖,当然只能针对有闲钱而又特别有爱国热忱的华侨来运作了。

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属于帮派与军官

凤凰网历史:现在对辛亥有各种各样的解读,有人认为是早产,有人认为革命不彻底,还有人认为已经成功了;但在现在我们知道辛亥革命这个概念其实是1920年代国民党宣传的结果,在此之前,一般人的提法是“武昌首义”。您能给网友们简单介绍一下辛亥前后中国的社会现状吗?

江上苇:辛亥革命的胜利,与其说是仰仗同盟会的组织,不如说是天下人心思变,而新军乘之。辛亥的胜利果实,属于新军中的少壮派军官,属于哥老会,而不是同盟会。所以从同盟会国民党的角度看来,是早产了;但要从少壮军官的角度看,那却是正当其时——虽说少壮军官们大多没有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去施展自己的社会抱负。

职业革命家孙中山注定当不了刘邦

凤凰网历史:最后,我们有一个问题。李敖曾经评价孙中山先生,认为先生是为救国而卖国。您怎么看孙中山一生中与外国达成的这些协议?

江上苇:孙中山是个集万千矛盾于一身的革命家。他的爱国热情毋庸置疑,但手段却历来偏险。他从不忌惮以“卖国”的行径来换取爱国的筹码。以满洲土地权益换取日本之反清支持,这已是他口中的老生常谈了。他不是睿智的政治家,而是专业的革命家,他是振臂一呼的陈胜吴广,却注定当不了刘邦。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江上苇 辛亥革命 孙中山 袁世凯 废科举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