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调查日军性暴力问题:为了受害者痛苦不再延续

2010年04月23日 16:10
来源:918爱国网

WAM共同代表池田惠理子讲解性暴力展览,她背后的照片墙是亚洲各地包括中国在内,遭受日军性暴力的女性照片。

“旅日华侨中日友好促进会”秘书长林伯耀先生在展示中国媒体对日军性暴力事件的报道

145张老人的脸,在投射灯下安静地陈列着。这些老人神态不一,有来自菲律宾、韩国、朝鲜、斐济、印尼、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地区……,共同的是她们都是老人,都是女性,60多年前都受过日军性暴力的受害者。

4月19号的东京,樱花已经过了盛开花季。池田惠理子站在这些老人的跟前,告诉来访者,这些都是她和同事实地采访,并愿意刊登照片的受害者。旅居日本多年的华侨,中日交流促进会秘书长林伯耀先生安静地站在一旁,“这些能够站出来的老人很勇敢,很了不起的”。

照片墙位于东京早稻田奉仕园院内二楼“女性之战争与和平资料馆”,说是资料馆,但整个资料馆实际只有两间屋子,120平米大小。陈列照片的小屋只有五六平方米, 里面的大间用于资料展示,陈列着各种描绘战争和女性的展板,以及各种战争犯罪研究书籍、报刊报道、录像带等,也包括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十几本书,墙上还有些受害者作的绘画。

这个小地方,却是日本第一家展出侵略战争时期性暴力问题的资料馆,而且是仅有的几家之一。

真相被有意无意地隐藏了

池田惠理子说,战后至今将近65年,在日本国内建立了上百家战争纪念馆、资料室,都是从受害者的角度出发设立,却没有一家是从日本加害方的角度,去记载亚洲国家受害情况的资料馆。“慰安妇”甚至已从初中历史教材被删去。

池田的父亲曾在日军侵华期间,在杭州当兵,但是回国后却一直没有跟她提起过这个事实。直到15年前,1996年制作慰安妇问题纪录片时,池田惠理子意识到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真相被有意无意地隐藏了。此后,她开始了调查日军慰安妇问题,多次和林伯耀先生到山西等地实地采访。

受害者身体情况都不太好,加上年岁已高、她们作为历史活生生记忆的载体,在加速消失中。跟日本政府、企业打官司的过程中,照片墙上的145位老人,一些年纪大的受害者已经离开了人世。

时间不等人。性暴力问题的调查、资料馆的运营却仍然遭遇了不少困难。池田惠理子是NHK的电视制作人,做调查和维护资料馆都市利用业余时间进行的,都是志愿者贴钱做事。

慰安妇问题研究,并不受日本政府欢迎,没有政府经费的支持,只能靠社会团体和社会募集资金。而许多日本人不太愿意面对这种不光彩的过去,对此并不关心;关心的人大都经济拮据。

资料馆馆址选在东京市中心,租地和维持预计需要1亿日元。在近1800名普通市民和松井留下的基金的支持下,资料馆于2005年8月1日如期开馆。但是这5年的运营,费用支出消耗,使得资料馆一直处于赤字之中。为了开馆,有人已经变卖了收藏品,有人捐出了养老金,而资料馆的运作牵扯太多精力,有志愿者甚至失去了工作。

“干我们这一行的,站台等车都不站在第一位”

资料馆也遇到了很多社会阻力。右翼分子不断打恐吓电话,资料馆的网站不时受到黑客攻击,还有一些右翼分子在网上宣称已经派人摸底,准备破坏资料馆等等。池田惠理子介绍说,2008年11月,有大批的右翼分子,在资料馆楼下集合,用高音喇叭高呼口号,随后约有30人冲入馆内。当时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组成人墙,强硬地将这些闹事者档在门外。

当地警察到场后,警察也只是在一旁站立,维持秩序,并未将右翼分子驱离。

这些和右翼分子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的工作人员,常常需要直面闹事者,和无形的危险。旅日华侨朱弘先生站在东京地铁车站和记者提到,日本的友好人士在地铁站台上等车的时候都很小心,远离铁轨。在东京,干这一行的,站台等车都不站在第一位,以免被不明分子在身后推倒,成为“意外”。

这种资金和精神的双重压力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承受。在参观资料馆后的座谈会上,花冈和平友好基金管理委员会北京事务局的王红女士、日籍华人墨面先生、朱弘先生几位谈到亲友经历以及访问受害者的情状时,几度哽咽语塞。

918爱国网的吴祖康谈到,他创办网站时,将南京大屠杀资料上网,曾经有3个月连续工作,到了晚上做噩梦,梦见有日本老兵追杀。

他说“我们接触的是历史黑暗一面,面对人性的扭曲,有时候是非常难受的”。他想知道,资料馆年轻的两位参与者如何面对这个问题。

资料馆年轻工作人员山下芙美子,目前从事中国海南岛慰安妇问题调查。她也是上大学时听教授讲座时才知道有“慰安妇”有这个样的历史。2005年大学毕业后就自学汉语,全职做起来慰安妇调查。

她去过海南岛几次,她说受害妇女都是祖母辈的,她接触的一位大娘说,希望受害者的痛苦经历不要再延续。这句话让她非常感动,她觉得这就是更有必要把历史的真相传达给年轻一代。

年轻一代:把慰安妇图片展放进咖啡馆

米田麻衣是一个“80后”,虽日本没有这个概念,但无疑她和山下芙美子一样是一个特别的日本80后。米田麻衣目前就读于日本惠泉女学园大学研究生部,平时在资料馆帮忙。

2007年,还在上大学的她帮忙参与海南岛慰安妇问题项目,开始接触到这一问题。跟很多日本人一样,她的高中同学对这一历史事件毫无感知,她去过海南岛几次,希望把历史真相传播给同龄人。

但是如何吸引住更为年轻的一代是个大问题,池田惠理子说,她们编辑出版了专门提供给初中学生的教材,让老师带学生过来参观,让学生毕业旅行时推荐这些介绍历史真相的地点。

而有些大学生面对中日之间感情有疑问,就会去了解更多历史,她们还请到老兵来资料馆做阵营集会。努力使资料馆成为一个交流和学习的地方。

米田麻衣说,慰安妇问题涉及性暴力,和战争问题,在日本具有双重的负面性。在日本这种政治气氛下,绝大部分年轻人对类似的主题集会和演讲会有心理上的顾忌。如果直接和朋友说,让他们参加慰安妇讲座往往可能遭到排斥。

“我们的表达方式和上一辈人不一样”,她和伙伴们把海南岛慰安妇问题的图片展放在了咖啡馆,那边不仅有慰安妇的历史信息,而且还有很多海南岛的风光照片,这样让参观者更容易接受。

米田麻衣说,性暴力受害者的证言对我来说,是非常残忍的。但是如果没有共同历史真相和记忆的基础,中日之间就不会有真正的友好。

[责任编辑:刘延清] 标签:日军性暴力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