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花冈和平纪念馆开馆仪式在日本大馆市举行

2010年04月23日 15:49
来源:918爱国网

东京时间4月17日下午13点30分,由日本秋田县大馆市市民团体亲自主持的“花冈和平纪念馆”开馆仪式在秋田县大馆市举行。这是首次由日本的民间团体自发组织的反思历史、宣传和平、促进友好的一次活动,也是作为加害者方,进行自我反省的行动体现。中国大使馆代表参事官薛剑先生、花冈事件幸存者李铁垂、北海道劳工刘连仁之子刘焕新、日本消费者行政担当大臣社民党党首福岛瑞穗女士、秋田县佐竹敬久知事、大馆市市长小畑元、花冈和平纪念会理事长川田繁幸花冈和平纪念会理事长川田繁幸等一百多位友好人士参加并见证了这次开馆仪式。

“花冈和平纪念馆”是为纪念“花冈起义”(亦称花冈暴动、花冈事件、花冈惨案、中山寮暴动)中418名死难劳工以及在花岗被奴役致死和付出艰辛劳动的众多中国劳工而建。1945年6月30日晚,700名被掳中国劳工不堪忍受“鹿岛组”(今鹿岛建设公司)的残酷折磨,在耿谆、王敏率领下打死监工,逃往中山寮附近的狮子森山。一场远离中国本土的大暴动震惊了日本朝野,警方出动2万军警围捕枪杀。翌日,余生的中国劳工全部被俘,暴动惨遭镇压。重落日寇魔掌的中国劳工遭到更为残酷的变本加厉的迫害。酷暑7月,中国劳工被捆绑双手,跪在铺着石子的共乐馆广场上,三天三夜不给吃喝,日晒雨淋,侮辱毒打。几天过后,广场上尸体遍地,其惨状目不忍睹。至此,被强掳花冈的979名中国劳工,共计418人命丧东瀛。这就是震惊世人的“花冈惨案”。但因战后历史的原因,国内花冈劳工幸存者之间失去来往,又与日本信息不通,“花冈事件”似乎不再被人提起。然而在日本,由于爱国华侨、有识之士和日本爱好和平人士的不懈努力,“花冈事件”纪念活动一年也没有停止过。从1985年开始,大馆市将“花冈暴动”的6月30日定为“和平纪念日”并在政府大楼升起中国国旗,坚持每年为死难的中国劳工举行“慰灵仪式”和多种形式的纪念活动。

日本女政治家、日本社会民主党党首、内阁府特设大臣福岛瑞穗在仪式上说:

“今天天气虽然很冷,但是我们都很激动。衷心祝贺花冈和平纪念馆的建立。我为能参加今天的开馆仪式深感荣幸,毋庸讳言,为了建立纪念馆,许多人付出了很大的心血。在此我对各位表示敬意,同时对专程赶来的幸存者,以及中国受难者的遗属表示欢迎和敬意。

我自己也是会员之一,今天纪念馆的建立至少有两大意义。第一,它是秋田县大馆市铭记历史,长期进行630慰灵祭祀活动历史的一个见证,过去,田英夫、土井多贺子都多次参加630慰灵祭祀活动。这也是这一活动的结晶。第二,今天我本人只要有时间就一定会去参观世界各地的和平纪念馆。我去过奥斯维辛集中营、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韩国的独立纪念馆等等,在加害之地,由加害者和受害者齐心协力共同建立纪念馆,在世界上也许是第一个,在日本也是第一个。其意义是非常重大的。我坚信,我们可以从内心去追悼死难劳工,将历史和事实铭记在心,共同去拓展未来。

和平总是会受到威胁的,我们如果不精诚携手合作,把历史铭刻在心去开拓未来的话,那么我们就不能建立真正的和平。花岗和平纪念馆正是来构建和平的出发点,让我们将历史和追悼铭记在心,携手合作,相互鼓励将纪念馆作为去改变政治的原动力。让我们一起来维护纪念馆的发展吧。”

秋田县知事佐竹敬久先生发言:“首先对纪念馆的成立表示衷心的祝贺,今天城市的面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战争的伤痕已经几乎看不到了。现在没有经过战争的人口已经占了国民的大部分。希望广大的县民不要忘记现在的生活是在过去付出极大牺牲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和平是难能可贵,为没有战争的生活而努力。

现在恐怖主义、贫困、环境破坏等正威胁着人类的和平,为了使21世纪成为没有战争的和平的世纪,各个国家督应该相互合作,去解决各种复杂问题。花岗和平纪念馆的建立意义重大,希望通过它去安慰受难者的在天之灵,希望纪念馆也能成为祈求和平的象征去发挥作用。”

大馆市长小畑元先生发言:“长期以来,我们大馆市市民长期做两件事,一是我们坚持不断地将真实的历史传给后代,二是每年6月30号举行追悼死难者的活动。花冈和平纪念馆建立起来了,对此我感慨万千,今后我将和纪念馆的各位一起努力,不断地将真实的历史向后代,向全世界传播下去。”

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亲自为“花冈和平纪念馆”撰写馆名,并委派参事官薛剑先生出席了开幕式并致辞。致辞中指出,建立“花冈和平纪念馆”是“花冈惨案”受害中国劳工、劳工家属及有关支援团体和人士多年的心愿,经过中日双方持续不懈的努力,今日终于得以实现。我相信这不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告慰“花冈惨案”死难劳工的在天之灵,而且能够通过纪念馆今后的活动进一步匡扶正义、反省侵略,在两国人民中壮大和平友好力量。

薛剑同时也指出,刻骨的战争创伤需要抚平,惨痛的历史教训必须牢记,期待日方能够逐步将正确的历史认识化为自觉行动,勇于承担起应尽的政治和道义责任,妥善处理包括强征劳工在内的历史遗留问题。这不仅有利于中日关系摆脱历史包袱的拖累,更好、更快地轻装前进,而且有利于日本在国际社会赢得更多的尊重和信任,拓展更为广泛和稳定的实际利益。

最后,薛剑代表程永华大使再次感谢中日两国和平友好团体和人士长期以来为推动解决强征劳工等中日历史遗留问题所做的积极努力,衷心期待“花冈和平纪念馆”在今后的运营中为纪念历史、宣传和平、促进友好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

周长明的祖父周庆锡是惨死在日本的劳工之一。作为花冈劳工幸存者及遇难劳工者遗属代表,他在发言中说:“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情十分沉重,仿佛看到了418位亲人们那一个个鲜活的面容,在向我们诉说,诉说着当年中华民族的耻辱,诉说着他们在异国他乡所饱受的苦难,特别是以‘花冈暴动’为代表的英勇反抗,不畏强暴、不甘屈辱、勇往直前的崇高气节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他们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支撑起中华民族的脊梁,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英雄凯歌。那段惨痛历史,作为后辈的我们,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周长明很高兴地看到大馆市政府二十多年来,坚持不懈地举办花冈惨案死难者慰灵追悼仪式,并将每年的六月三十日定为大馆市和平纪念日。他希望通过展览能使更多的日本朋友能更清楚了解过去的不幸历史,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并感谢中日友好人士和团体为推动战后索赔问题所做出的积极努力,更期待纪念馆为宣传和平,教育年轻一代发挥应有作用。

日方代表之一大馆市市长小畑元致词说,日方对“花冈暴动”采取的非人道行为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今后日本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必须将这一史实告诉给下一代人。他祈祷长眠于此的中国劳工安息,祝愿日中两国永远和平友好下去。

花冈和平纪念会理事长川田繁幸在开馆典礼上致辞说,这个纪念馆,作为一个在加害的地点、记录加害的事实及其前后情况的装置,也许可能被说成是日本的异类,也是记录这一事实的全国唯一的设施,尽管规模很小,但期待着纪念馆能承负起产生深层的人间爱和为日本找到正常的国际感觉这样的使命。

川田还提到,这个纪念馆是在日本全国各地人士的大力支援下用秋田当地产的能给人带来安详的“秋田杉”建立起来的,馆内展示内容也不局限于事件本身,它还展示了大馆市民和中国民众之间的友好交往,并期待着日中友好能够不断加深。

川田最后还就最近发生的青海地震表示了诚挚的哀悼,并祈祝灾区能够早日复兴。

花冈和平纪念馆以翔实的图片和文字资料记录了当年被掳中国劳工所遭遇的残酷压榨和非人待遇,以及以监工为代表的日本军国主义者泯灭人性的残暴行为,这些事实震惊了每一位参观者。花冈事件幸存者李铁垂今年已经86岁高龄,在现场他向记者和观众介绍说,1944年他被日军掳到花冈。在花冈事件中,他第一个冲进通信室,砸烂电话机,掐断电话线,抡起榔头打死了日本的恶监工。日本投降后,他曾前往国际军事法庭,为审判乙丙级战犯出庭作证。“我的愿望就是在有生之年见到日本政府的道歉和赔偿。”他说,“我要为这个目标一直斗争下去。” 至今李铁垂身上还有一发被打中的子弹。

上述幸存者及其家属在开馆仪式前,民主党党首福岛瑞穗进行会谈提出请愿,长期以来,社民党为推动花冈事件的解决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以土井多贺子先生和田英夫先生为代表的一代又一代社民党的政治家们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终于促成了2000年花冈诉讼的和解,在促进中日战争遗留问题的解决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对此,我们表示由衷的敬佩和感谢。如今,我们希望作为执政党一部分的社民党,能够更好地发挥其重要的作用,进一步协助我们受害的中国人继续开展追究过去日本政府战争责任的斗争,旗帜鲜明的为推动中日战争遗留问题的彻底解决,促进中日两国人民实现真正有好的目标做出新的历史贡献。

据资料记载,二战期间,有41,762名中国劳工被强制收容,其中38,939人被迫乘船来到日本,被分散在日本全国135个事业场。据日本外务省在1946年3月1日制成的“华人劳务者就劳事情调查报告书”记载,其中5999人死于工作现场、564人死于来日的船上、248人来到日本后死亡、10人在乘船回中国前死亡、9人残留在日本后死亡,总计中国劳工死亡人数为6830人。但有中国学者认为这个统计数字是不完全的,实际死亡人数远在其上。战时被劫往日本去的中国战俘劳工究竟有多少?但要准确揭开这个谜底,中国方面首先必须对此进行有计划的调查、研究,做大量搜集材料工作,也期待着日本方面能够拿出诚意,向中国方面作出令人信服的说明。

[责任编辑:刘延清] 标签:花冈和平纪念馆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