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冠英:当年我骂台独不存在勇气的问题
2010年03月08日 17:20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正在加载中...'

凤凰网3月7日《凤凰网历史》节目播出“郭冠英:当年我骂台独不存在勇气的问题”,以下为文字实录:

凤凰网: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历史频道的人物访谈节目《往事随凤》,我是节目主持人陈书娣。有这样一个人他叫郭冠英,在台湾有人评价他是“深蓝中的深蓝”,有人评价他是“出言不逊”,而他就在这个当口发表了、创作了,这样一部纪录片:关于张学良的《世纪行过》,引起了非常广泛的关注。今天我们非常有幸请到了郭冠英老师作客凤凰网。让我们热烈欢迎郭冠英老师,郭冠英老师,您好。

郭冠英:谢谢。

凤凰网:我第一次关注郭冠英老师,是看到您发表了一篇文章,上面是说“台湾只是中国叛逃的一省,哪来什么主权之说?”我知道当时您是所谓的台湾驻多伦多的一名党员,您当时没有考虑到自己的仕途和自己特殊的身份吗?

郭冠英:我有,但是我认为我在网络上以笔名写文章,这是我的言论自由。

凤凰网:是“范兰钦”、“郭才子”这样的?

郭冠英:对,或者是一些问题都可以,如果是公开出来讲“我是郭冠英我代表新闻局,或者我不代表新闻局”,但是大家都知道你是新闻局,我这样讲就是不对的。可是如果不对,陈水扁在公开场合说“中华民国现在还没有亡国,中华民族是什么东西”,“外省人中国人应该都下太平洋”,“太平洋没有加盖,你们都滚嘛”,他不是公开讲吗?他也是公务人员,他是最大的公务人员。而且我们这些政客,每天每天骂中国人去中国化。他们有的当了大的,我们的局长,有的了当了总统,我为什么不能讲呢?我还不是公开出来讲,所以我没那么勇敢说不考虑我的仕途,我是一个很爱钱的,很想做官的,很懒惰的,很想找一些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

凤凰网:人傻,上司傻。

郭冠英:我们的上司不傻,他们有的是台独分子;但是我钱还是蛮多的,我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如果我那样做中国就可以统一我可以放弃那些东西,但是我那样写文章,也不见得国家马上就可以统一,所以我不是这么一个。我做的那个东西我觉得是个很自然,很当然的事情,这是言论自由嘛。

我可以这样讲,60年前我那样做我很勇敢,因为60年前1949年我那样做被枪毙,在蒋介石的时代。50年代我那样做,关到我们的绿岛至少是10年20年徒刑。30年前我会被感化,40年前我一定得离开新闻局。但是25年前我这样做就没问题了,因为我们废除了刑法100条,也就是说你没有言论叛国的问题,你只是不能有组织、不能有行动。

所以我问他们说,你说如果我做官员讲这个话不对,我请问你我们公务人员能不能参加民进党、能不能参加台独的政党?一些质询我的监察委员无言以对,我说可以吧?他们可以参加毁灭中华民国的政党有组织、有行动。我只是说台湾不是一个国家台湾没有主权,这是符合我们中华民国《宪法》的。我们的《宪法》说只有中国才有主权,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大陆也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我们的说法。

因为,只是现在两岸分裂我们的主权是一个,我们的治权是分开的,大陆的治权是由中华民国共和国的。台湾的治权是中华民国的,可是主权是一个。所以世界上我们要求双重承认,或者否认都是违反我们中国《宪法》的,我们中华民国的《宪法》是中国《宪法》,不要忘记这一点。所以我是爱国护宪的,怎么爱国护宪?现在台湾只有台独的自由,没有想统一的自由简直荒谬,而且统一是我们的国策我们宪法没改。如果今天你念台湾共和国我这样讲,你说对我的仕途有影响那是对的,今天是中华民国我是中华民国的官员,我效忠的是宪法,不是效忠某个政党,我这样做有什么错呢?

凤凰网:您当时会受到哪些方面的压力吗?比如说有一些狂热的台独分子,甚至是我们所知道的台湾有一些黑帮分子,会给您的人身安全带来一些伤害吗?

郭冠英: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在多伦多,就接到很多人的电话威胁我的生命,痛骂我的。

凤凰网:说得最夸张的是什么?

郭冠英:反正就是要杀你,该死就骂台湾的脏话,但是我知道会被电视剪掉,所以我不讲那个脏话。可是我也没办法,结果我们的办公室,后来我回到多伦多因为我先是被调职,我回去收东西的时候,我们多伦多那个长官就叫我不要到办公室来,怕这些暴民来打我,把办公室打坏了。结果我没就没去两天,他叫我两天不要去。结果我们新闻局还扣我两天算旷职,后来纪我一个大过,过了6个月、7个月又补我一个大过,你说这荒谬不荒谬?他命令我不要来上班,为什么我还要去请假呢?你知道我们那个长官多么有担当,他说什么?我们新闻局问他说,你是不是有叫郭冠英不要来上班?他说有,但是我没有叫他不要请假。

凤凰网:所以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郭冠英:对。

凤凰网:让您离职的一个借口?

郭冠英:也不是离职,他这先是记旷职,免职他是因为我跟主持人乱讲话,后来我不承认我是范兰钦,后来又承认我是范兰钦,因此你欺骗长官,他是以这个理由把你免职的。可是在那个免职以前,他已经把我们这个言论,比如说台湾不是国家哪里来外交?这种言论,你新闻局你怎么可以把台湾不是国家认为这是失职的言论呢?这是真正维护宪法的言论,你应该表扬我。最可笑的是他表扬过,去年我讲台湾不是国家,他还表扬过我,我还是新闻局第一名心得写作报告的代表人,结果第二年就讲同样的话,去年我是劳动模范,今年就是反革命,怎么可以这样做?

凤凰网:您怎么看这个反反复复的过程?

郭冠英:反反复复就是我们现在所谓的泛蓝的政府,第一个他已经不是那么蓝了。他觉得我话已经倾到红了,我倾红也是,我就说中国共产党万岁,也是我的言论自由。你可以讲台独万岁,我为什么不能讲中国共产党万岁呢?当然很多人可能不喜欢这个东西。

另外这是言论自由,你也可以讲甚至你喜欢本·拉登,这是你的自由嘛。只要我不要以行动,可是我们新闻局就把我给撤职了,但他说新闻局给你免职的理由是错误的。

所以我现在变得,我应该在新闻局至少还要做6个月,等到中纪委跟我决定撤职以后才能滚蛋,结果他一下把我免职了,反而是它错了。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