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大商传奇 范旭东之海归创业

2011年09月01日 15:29
来源:投资家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聚贤

1917年,初冬。华北平原刚刚下了第一场雪,天地间一片洁白。

天津,太和里,范旭东寓所。

妻女都去北京哥哥家了,天刚蒙蒙亮,范旭东就起了床。他身穿家做便服贴身丝棉袄,头顶瓜皮式样棉帽,一副当时并不多见的近视镜架在鼻梁上。一个人来到院中,范旭东用手去迎接那飘舞的雪花,仰起脸去感觉雪花的冰凉与清新。

“铃铃”急促的铃声打破小院宁静。会是谁,大雪天一清早儿就上门。

范旭东拉开门,门外,雪花中,三位并不相识的客人。

跃入眼帘的是中间那位清秀的年轻人手中的一束冬梅,梅花已经开放,洁白的雪中一点点鲜红亮眼!

这三人是热衷于中国碱业的东吴青年,清秀者是东吴大学教授陈调甫,旁边分别是上海制造商王小徐,苏州汽水厂老板吴次伯。他们三人已经在实验室里成功制造出碱的样品,但没有办法量化生产。这次从苏州远道而来,刚刚下船,就打听道路,直奔范家求援。

“你是管家吧,干什么愣着?我们是苏州来的,快去通报范旭东先生。”吴次伯说,用手捂着发僵的耳朵。

“哎呀!是远方的客人,快请进屋!”范旭东很惊讶。

小客厅不大,温暖如春。范旭东帮客人扫掉身上的雪,又忙着打开墙角的炉子加煤。只是三个人都不坐,坚持站着。

“咦,你们怎么不坐?请坐呀!”“我们是慕名来访的。范先生是我们心中楷模,我们在路上已经说好,要先行拜师礼。此时尚未见到师长,学生怎敢落坐!”陈调甫说。“三位太客气了,请坐吧,我就是范旭东。”

一句话,使三个年轻人都愣住了。

久大精盐厂享誉海内外,获利颇丰。他们以为范旭东一定已成为一位知性阔佬,怎么却如此寒酸呢?待意识到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陈调甫激动了,满怀崇敬地向范旭东深深鞠了一躬。

“富而不显,先生真是令人起敬。为了中国的化工事业,我愿投奔先生。”这次雪地踏访,将为中国的化学工业开出一片新天地。

第二天,一辆灰色轿车由天津驶向塘沽。

到达海边后,范旭东领着陈调甫三人走向盐场,呼啸的海风灌得他们几乎站不住脚。北方的风真凉,尤其是海边的风。南方来的三个人虽说穿上了棉衣,还是觉得寒风透骨。

“一个化学家,看见这样丰富的资源而不起雄心者,非丈夫也。我死后,还愿意葬在这个地方。”范旭东深情地说。陈调甫的心怦然而动,再看范旭东时,后者已是泪湿双眶了。

几个人在海滩上跑这跑那指指点点。他们都是三十岁上下的年纪,正是创业的黄金时光。海风,来得更猛烈一些吧!中国的碱厂,就是要在这群热血青年手中矗立起来!

这次来访,让范旭东意识到,要光大中国的化学工业,如果不能团结一群人为之奋斗,那就没办法迈进更高境界。

1918年11月,范旭东在天津召开了永利制碱公司创立会。从此,在范旭东的号召下,留日学者李烛尘、留美博士侯德榜……,一大批有志于中国现代化学工业人才慕名而来,永利成为名副其实的聚贤庄。

美国,纽约,伊利诺大学。

上完进修课的陈调甫顾不上与学友打招呼,便急急走出研究室。他一边走,一边穿上从中国带来的藏蓝色毛呢大衣,围紧围巾。一出楼门,刺骨的寒风立即示威般地向他刮来。这种天气,学生们都在围炉喝酒,谁愿意顶风冒雪在外面受罪呢。

来美国一年多了,制碱工艺还是没弄明白,陈调甫心中万分焦急。他冒雪出门,就是去邮局发信,给范旭东介绍人才招聘与工厂设计图纸的情况。陈调甫在信中以难以抑制的情感写道:“我已在美物色到您所需要的人,他的名字叫侯德榜。”

不久,范旭东回信来到。信中说:“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设计搞出来。多花费些时间、金钱不要紧,塘沽的厂基已经买好三百亩,只等你的设计了。有了侯德榜,有了陈调甫,中国的化学工业敢不振兴吗?”

纽约,化学所俱乐部。

陈调甫、侯德榜正与美国工程师孟德谈判。

孟德曾是美国一家碱厂的厂长,离厂后,在报纸上打广告,代人设计碱厂。此时,在化学所俱乐部,陈调甫、侯德榜和孟德正在就设计费砍价。

孟德圆乎乎的手指不停地在沙发扶手上弹跳着,然后向陈、侯伸出两个手指。

“二万?美金吗?”侯德榜急切地问。

“当然!”孟德傲气地说。

想起范旭东信中的话,陈调甫的心颤了,手抖了,一咬牙和孟德签订了协约。外商对制碱技术保密非常严,别说图纸,中国人连厂门都进不去,机器更是别想见到。

为搞外快,孟德真是豁出去了。他不择手段,从碱厂偷了一套蓝图,然后照葫芦画瓢,很快就把图纸设计完了。

陈调甫提醒他,“孟德先生,请结合中国情形略为变通好吗?”孟德两只手一摊,“要修改是你的事,我不负责。”也难怪老孟如此,这家伙照猫画虎,哪有“变通”的可能啊!

一手交图,一手拿钱。两万美金到手了,孟德吹着口哨,找酒馆喝香槟去了。

陈调甫带上图纸,立即启程回国,他知道塘沽有焦急等待图纸的人。一见面,二人紧紧握手。范旭东发现,陈调甫比去美国前瘦多了,眼睛内布满一道道的血丝。不容易,太不容易了啊!

“美国人讹了我们两万美元!”陈调甫心疼地说。“不怕!等我们建成了碱厂,等我们有了自己的化学工业,到时候,哈哈,到那时我们也不去讹人。”范旭东的手一挥,大笑着说道。从陈调甫手中接过图纸,范旭东决定马上转交给上海的王小徐,让其按图制造。

中国最早的制碱厂,就这样一路磕磕绊绊地凑合着建起来了。

[责任编辑:刘延清] 标签:范旭东 大商 海归派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