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大商传奇 范旭东之海归创业

2011年09月01日 15:29
来源:投资家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绑票

绑票,是古代中国绿林好汉的拿手好戏。

到了近代中国,绑票者及其手段与被绑对象也与时俱进。绑票者多为军阀,被绑者多为实业家。绑票地点也从乡间推进到都市。

绑是手段,票是目的。

久大精盐打开市场后,产销两旺,财源滚滚,自然被许多人盯上了,尤其是那些有枪便是草头王的军阀们。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战争打得十分激烈,塘沽成了两军拉锯的地方。趁着打仗的乱劲儿,长芦盐运使张廷谔开始趁机捞钱。

一天,张廷谔来到久大精盐厂,找到范旭东。这位34岁的盐运使血气方刚,敲起竹杠一点也不拐弯:“吴大帅就要打败张作霖了,这块地盘统统归吴军所有了。不过,眼下,大帅军费紧张,派兄弟来找你俩钱,听清了,是借,你不用害怕!”

见范旭东一言不发,张廷谔又咂咂嘴自言自语:“这样吧,过三不过五,三五天之内我来拿钱,你可要给我提前准备好,误了大帅军机,责任你可担不起!”

幸运的是,不久,直军前线全军覆灭,吴佩孚从海路逃走了,张廷谔也没敢再找范旭东。久大算是躲过一劫。

不幸的是,豺走了,狼又来了。1925年,奉系军阀驻天津直隶督办李景林也打起久大的主意,不过这个军棍比张廷谔更狠毒,也更无耻。

一天黄昏,范旭东回天津日租界的家。这里很繁华,范旭东怎么也想不到,就在家门口,光天化日之下,自己却被地方当局派人绑架了。

天津驻军兵灾善后清理处,一间宽敞豁亮的办公室内,李景林出面了。

他挺着胸脯,话语强硬:“本督办急需军饷20万元,范老板帮着解决一下吧!”“我无钱可拿!”范旭东严词拒绝。“要钱还是要命,你看着办吧!”李景林大吼,从腰间拿出盒子枪往桌子上一拍。没想到范旭东不屑一顾,冷笑道:“要命,本人倒有一条。”

见硬的不行,李景林换了一副嘴脸:“老范啊,你今年42了吧?长我一岁,我该叫你一声哥。兄弟眼下有难处你总该帮一把吧?你变通变通,可以向久大借些钱嘛!”

“本人无权借用公款哟!” 范旭东寸步不让。他坐在舒适的沙发上,饶有兴致地摆弄着手中两个拇指般大的小瓷马,这是准备送给女儿的礼物,看也不看李景林。

一个硬“借”,一个死扛。

李景林终于火了,土匪本性毕露,他一把抢过范旭东手中的两个小瓷马,恶狠狠地摔向地面,一边大骂:“妈拉个巴子!想死,没那么容易!”

就这样,这个军棍干脆把范旭东囚禁起来。

范旭东妻子许馥和久大精盐厂,先后接到李景林的信:赶紧送钱,否则就要范旭东的命。

这事,被担任过大总统的黎元洪知道了。当时,黎元洪已经卸任,住在天津。黎元洪很小时就随父从湖北移居天津北塘,天津也可称是他的第二故乡。

离开北京时,黎元洪曾向临时执政段祺瑞保证:赴津养疴,息影家园,不闻政治。

当西南发生反段风潮时,段祺瑞担心黎元洪会受到利用,就三番五次派人来迎接黎元洪入京,以便就近监控。段的算盘,老黎岂不明白,因此,他向段祺瑞再三保证:“一不活动,二不见客,三不回京,四不离津。”

从此,黎元洪淡出政坛,转向实业经营。天津久大精盐,里面也有他的投资。现在久大CEO居然被抓,这不是活生生地要杀自己的生蛋金鸡吗?因此,一得知消息,黎元洪马上找到李景林,大发雷霆:“你们简直是马贼作风,快给我放人!”老黎毕竟是前大总统,不买面子不大合适。但就是天王老子出头,只要不是张(作霖)大帅自己亲自来,不给钱,谁的话也不管用!

就这样,久大精盐厂背着范旭东给李景林送去8万元,李景林趁机下台阶,放了范旭东。李景林讹诈得逞了,当大把钞票到手后,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回家那一夜,妻子许馥一刻也没有松开丈夫的手。接连几夜,她一次次从噩梦中惊醒。

范源濂也紧急从北京赶来天津,看望刚刚获救的弟弟。兄弟俩抱头痛哭,悲愤难鸣。

“在中国,办件事,怎么这么难啊!”

[责任编辑:刘延清] 标签:范旭东 大商 海归派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