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邓小平的外交遗产及其影响

2012年07月24日 20:59
来源:人民网 作者:叶自成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根据时代变化的特点及时制订和修改中国的外交战略和政策、以中国的基本国家利益为处理中国外交的指导思想、把服务于中国经济建设这一中心并为之创造良好的和平国际环境作为中国外交的主要任务、维护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是邓小平外交哲学的基本内容。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叶自成,原题:《邓小平的外交遗产及其影响》

邓小平外交宗旨:维护中国利益 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

邓小平不仅是伟大的改革者、政治家,而且也是伟大的外交战略家,是具有大智慧的大外交家。他的外交实践和外交思想,不仅深刻影响了改革开放时期的中国,而且也将对今后的中国外交产生持续而深远的影响。实事求是:外交哲学的鲜明特色邓小平的外交哲学是邓小平留给中国最珍贵的外交遗产。实事求是不仅是邓小平关于如何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指导思想,也是邓小平外交哲学的鲜明特色。根据时代变化的特点及时制订和修改中国的外交战略和政策、以中国的基本国家利益为处理中国外交的指导思想、把服务于中国经济建设这一中心并为之创造良好的和平国际环境作为中国外交的主要任务、维护世界的和平与稳定,是邓小平外交哲学的基本内容。

今天,中国提出了不少邓小平时期没有提出过的主张和立场,诸如维护全人类的共同利益,与周边国家共同发展,构建和推动中国与东亚国家的自由贸易和共同市场等,就是邓小平外交哲学在新时期运用的结果。在任何时期任何情况下,判断一件事能不能做的标准,就是看它是否有利于中国的国家利益,是否有利于中国的现代化发展,是否有利于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这是邓小平留给我们的最宝贵的外交遗产。邓小平的外交哲学是现实主义的,与西方的现实主义又有重大区别。西方现实主义外交哲学一般说来是悲观主义的哲学。邓小平的外交哲学则是乐观主义的哲学。邓小平的外交哲学充分估计到中国和平与发展的困难与艰巨性,但他始终对中国人民的事业的胜利抱有坚定的信心。邓小平的自信来源于他对生活的热爱,对中国的热爱,源于对中国所从事的和平与正义事业的热爱。正如他对外国客人所说:我是三上三下的人,对什么问题都抱乐观主义的态度。他的这种乐观主义的外交哲学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之交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他不相信国际局势对中国而言能坏到那里去,不赞成把国际形势看成一片漆黑,因为世界上矛盾大得很,多得很,他善于在困难的局势中看到中国可利用的机会。正因为他对中国有一个大国的自信,正因为他不信邪的坚强决心,使他能在国际风云变幻时处变不惊,在惊涛骇浪中为中国拨正航向,把对中国极为不利的国际局势转换成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二次高潮,展现出时代伟人的超凡脱俗之处。今天中国的国际局势和当年相比更加复杂,不少人对中国的发展没有信心,对中国解决统一问题没有信心,重温当年邓小平在1989-1992年之际的乐观主义对我们观察局势是有重要意义的。国际视角求证“开门搞建设”邓小平外交遗产中,对当代中国的实践产生最大影响的,当数邓小平20世纪80年代初所做出的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题和中国必须对外开放的两大基本决策。犹如邓小平提出经济建设是一切工作的基本出发点这一国内纠正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路线一样,邓小平关于世界大战打不起来、和平与发展是具有全球战略性质的问题的判断,是对外工作中的拨乱反正,把过去关于准备打世界大战的路线扭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一个国家的对外对内总布局都是建立在对时代的基本问题的判断上。正因为邓小平做出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根本问题的判断,使得中国得以把主要的工作重心转到现代化建设上来,才有了中国改革开放20多年的大发展和综合国力的大提高。今天,继续坚持和平与发展的战略,继续坚持把国内现代化建设放在中国的一切工作的首位,对中国的未来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对外开放是邓小平外交遗产的另一块基石,它也是事关中国国内外工作的全局性的指导思想。邓小平总结中国和世界各国的历史经验,从中得出的最重要的结论,就是没有一个国家能关起门来搞建设,中国必须对外开放。对外开放的思想不仅为中国提供了经济现代化建设的精神动力、市场、资金、技术,而且也深刻地改变了我们观察世界的方法。它为中国迎接冷战后全球化的新浪潮提前做好了准备。

独立自主,为后冷战时代未雨绸缪

邓小平是一位伟大的现实主义政治家,他处理一切问题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解决实践中已经存在的问题;但邓小平又是一位富于远见、有深刻洞察力的战略家,他善于根据形势的发展趋势谋划未来。毛泽东最重大的战略决策是20世纪70年代与美国改善关系;邓小平最重要的外交战略决策,则是在20世纪80年代。当中美关系还处在蜜月期时,当中苏关系还处于敌对状态时,邓小平从中国未来的发展趋势出发,极有远见地提出了中国必须实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思想。据此,中国与美国拉开了距离,一方面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另一方面警惕美国和平演变中国、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的图谋。这一决策对后来发生的六四事件后美国制裁中国以及苏联东欧剧变后西方加强对中国的压力,提前做好了准备。

邓小平做出的与苏联改善关系的决策,一方面使中国提前做好了中美关系交恶的准备,另一方面为苏联解体后中俄两国发展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从中苏边界谈判演变为上海合作组织拉开了序幕。邓小平的独立自主外交在今天仍然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当我们在反恐问题上,在防核扩散等问题上与美国进行合作时,我们也应当保持清醒地头脑,独立地做出自己的判断,对美国保守势力遏制中国演变中国的图谋保持高度警惕。“一国两制”,充分体现外交智慧“一国两制”是邓小平外交哲学和和平与发展在祖国统一领域的具体体现。国家统一虽然是中国的内政,但台港澳的统一和回归,其关键都涉及到中国与美国、英国和葡萄牙的关系,因此它又是中国外交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国两制的战略构想,既考虑到了中国人民整体的根本利益,考虑到了维护和平与发展的大局,也最大限度地考虑到了台港澳同胞的既有利益,甚至也考虑到了美英葡在台港澳的一些合理的利益,是一种“多赢”的安排。

这一战略构想在香港和澳门已经成为现实,实践证明一国两制的思想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虽然香港近来出现了一些问题,台湾民众对一国两制还不太理解,我们也必须根据香港和台湾的现实情况提出新的对策,但一国两制仍将是实现国家统一的基础。当然,“台独”势力在台湾的发展也对能否继续坚持这一基本思想提出了巨大的挑战,值得我们深思,也将考验我们的智慧。

(备注:本文部分小标题为编辑自拟)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邓小平 外交思想 世界和平 中国利益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