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謇等立宪派士绅不信认革命党:革命幼稚偏激

2012年04月01日 12:08
来源:历史研究 作者:章开沅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1904年,“朝旨赏三品衔,为商部头等顾问官”,表现出对作为东南上层绅商代表人物张謇等人的倚重。张謇、汤寿潜、赵凤昌等则与两江总督魏光焘、湖广总督张之洞加强联络,为他们反复起草与修改请求清廷实行立宪的奏稿。由于魏张二督已呈现暮气,张謇又与业已绝交20年的袁世凯恢复联络,极力争取这个清末最大实力派的支持。同时,张汤等组织编译刊印《宪法义解》、《日本宪法》、《日本议会史》等书,分送各方面重要人士,甚至秘密送入宫中12本,希望能够对慈禧光绪有所影响。随后,当奉旨出洋考察宪政的载泽、端方、戴鸿慈回到上海时,张謇等又专程赶来欢迎,与他们多所商谈并代为起草《为立宪致各省督抚电》。

当时风气已开,立宪主张早已不再是孤独的呐喊。正如影响极大的《东方杂志》一篇社论所言:“今日立宪之声,洋洋遍全国矣。上自勋戚大臣,下逮校舍学子,靡不曰立宪立宪,一唱百和,异口同声。”(注:《中国未立宪以前当以法律遍教国民论》(社论),《东方杂志》第2年第11号。)《南方日报》说得更为惟妙惟肖:“昔者维新二字,为中国士夫之口头禅;今者立宪二字,又为中国士夫之口头禅。”(注:《论立宪当以地方自治为基础》,《南方日报》1905年9月21日。)正是在全国一片立宪声中,清朝政府不得不在1906年夏宣布预备立宪。东南地区的上层绅商立即跟进,于同年12月在上海成立预备立宪公会,随后又在福建、北京等地设立分会,俨然成为全国立宪运动的神经中枢。

预备立宪公会推定郑孝胥为会长,张謇、汤寿潜为副会长。郑孝胥是福建闽侯人,举人出身,曾任中国驻神户领事,以后历任广西边防大臣,安徽、广东按察使,湖南布政使等职,亦属与张汤相知甚深的挚友。他之所以出任会长,除具有以上辉煌官衔外,更为重要的是与热心支持公会的云贵总督岑春煊渊源较深。公会的主要成员大多是江浙工商业者和具有开明倾向的东南精英人士。据《预备立宪公会会报》光绪三十四年(1908)第20期所载当选董事名单,除郑、汤、张三位会长外,还有许鼎霖、李平书、李云书、周廷弼、周金箴、王一亭、王清穆等,都是江浙地区颇为活跃的上层绅商。此外则是一些与他们关系密切的名流文士,如张元济、高梦旦、孟昭常、孟森、杨廷栋等。还有其他一些江浙资本家以及与工商界关系较深的知识界头面人物,如叶惠钧、王同愈、刘垣、刘树声、沈同芳、狄葆贤等,也是会中的活跃分子。

预备立宪公会成立以后,致力最多而影响也最大的当然是三次国会请愿,但同时他们也扎扎实实做了一些其他方面的相关工作。

首先是他们在不同程度上控制了各省咨议局,如江苏咨议局即由张謇一手操办,筹建期间除主持筹办处外,还相继成立咨议局调查会与咨议局研究会,参与其事者多为预备立宪公会会员和地方开明士绅。所以1909年咨议局正式开会,张謇便顺理成章当选为议长。汤寿潜虽然没有直接参加浙江省咨议局的筹建与运作,但与该咨议局负责人陈黻宸、沈钧儒、陈时夏等都是志同道合的知交,议员中之活跃者如褚辅成等对汤亦推重备至。所以当清廷撤免汤寿潜浙路总理职务并且“不准干预路事”时,浙江省咨议局立即以“停议待旨”的强劲姿态,要求政府收回成命。1910年,各省咨议局联合会在北京成立,张謇和江苏咨议局便成为全国性的龙头。预备立宪公会虽然活动能量很大,但毕竟只能定位为民间社团,而咨议局则是奉旨正式成立的民意机关,两者结合起来自然会产生更大的社会动员力量。

其次是他们在不同程度上参与了各地商会的创建,并且始终与商会保持密切的伙伴关系。如张汤与上海商务总会总理曾铸的交谊甚厚,遍及全国的抵制美货运动可以说是他们共同主导的。1907年,张謇和预备立宪公会曾倡导调查商业习惯与拟定商法草稿。他们主动邀请各地商会派代表来沪开会讨论,随后正式派代表与会的共有88个商务总会、商会、商务分会、商务分所,其中包括海外新加坡、三宝垅、长崎等地华商总会,此外还有黑龙江等30余处商会以通信形式参加讨论。会议讨论结果是:“以预备立宪公会主讨论编纂之任”,就是把拟订商法草案的全权委托给该会,可见其号召力之大与公信程度之高,商会虽然是奉旨建立,但由于适合社会发展需要,也可以说是应运而生,它在全国许多大中城市乃至县、镇都建立了总会和各级分支机构。立宪派虽然还没有形成严格意义的近代政党,但却可以凭借庞大的商会网络把影响延伸到基层。而商会的势力实际上已经渗入各地市政机构(如工程局、自治公所等),以及其他各种社会团体,如教育会、体育会、商学会乃至医学会、书画研究会等等,其影响已经辐射到社会生活的众多层面。

第三是他们已经控制了具有全国影响的主流媒体。当时的邸报与各省官报发行量与读者面都有很大的局限,而且也并非一般市民所喜爱。上海影响较大的报刊如《申报》、《时报》、《东方杂志》都站在立宪派这一边。英商创办的《申报》,自1907年被席子佩买下后,议论即为张謇等人所左右,政治倾向几乎是亦步亦趋。《时报》主人狄葆贤、主要撰稿人雷奋都是预备立宪公会的骨干,且已当选为江苏咨议局议员,自然与张謇步调更为一致。《东方杂志》的实际主持者张元济亦为预备立宪公会领导人之一,且与张謇共同筹办教育会。该刊主编孟森则为张謇极为倚重的助手,同时亦为江苏省咨议局的重要骨干。上述这些主流媒体又影响了一大批规模较小的报刊,因此俨然成为社会舆论的导向。这当然更加增强了立宪派的实力与影响。

正是由于以上三点,所以国会请愿运动才能不断蓬勃发展,给清末政局变化以深刻的影响。

国会请愿是预备立宪公会、各省咨议局和部分开明地方官员共同发起的。1909年夏秋之交,张謇事先与江苏巡抚瑞chéng@⑦以及许鼎霖、雷奋、杨廷栋、孟森等秘密计议,经过江苏省咨议局开会讨论决定,由瑞chéng@⑦出面联络各省督抚,要求组织责任内阁;由张謇出面联络奉、黑、吉、直、鲁、浙、闽、粤、桂、湘、皖、赣、鄂等省咨议局,要求尽早召开国会(注:《张謇日记》,宣统元年八月三十日。)。汤寿潜除不断亲自到外省活动,还把张謇邀到杭州,向浙抚增韫说明召开国会与组织责任内阁的必要性,增韫当即表示完全同意。江浙两省巡抚和咨议局在立宪问题上首先取得一致意见,因此很自然地在全国国会请愿运动中处于倡导与中心地位(注:《张謇日记》,宣统元年九月二十一日。)。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立宪 革命党 张謇 士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