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謇、陈启源、盛宣怀兴办近代企业之比较

2012年03月31日 11:02
来源:武陵学刊 作者:童远忠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盛宣怀经营的汉冶萍公司,情况更糟。盛接办这个资本达数百万元的大公司后,“既无统筹全局之计划,又无专门知识之人才”,而是把它变成自己的封建衙门。有人在描述该公司官僚衙门习气和经营腐败时曾写到:“……公司职员,汉、冶、萍三处,统计不下千二百人,大半为盛宣怀之厮养,及其妾之兄弟,纯以营私舞弊为能”。公司一名叫林志熙的属下,一个人私吞30多万两白银,这在公司还不足为奇。

汉冶萍公司长期入不敷出,盛宣怀于是多向外国银行押借。1908年,盛宣怀整顿铁厂,向日本借款200万日元。1913年,他又和日本签定借款合同,借款1500万日元,条件是:以公司全部资产作担保;聘请日本人为财务顾问和技术顾问,监督企业的财务和技术问题;40年内售予日本头等铁砂1500万吨、生铁800万吨;公司以后若再要借款,必须先向日本横滨正金银行商洽。这样苛刻的条件,实际上等于日本帝国主义完全控制了汉冶萍公司。可以这样说,汉冶萍公司的发展史,也是帝国主义控制和吞噬公司的历史。

三、他们兴办企业的历史作用

陈启源、张謇、盛宣怀创办的企业,在中国资本主义产生和发展过程中起到了不同的历史作用。

陈启源一生由商而工,最后亦商亦工。他在“领风气之先”的家乡广东投资于轻工业,虽然规模不大,但毕竟带了个好头,在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史上起了先锋作用。

张謇则是在19世纪末民族危机空前严重的情况下弃官经商。甲午战争的惨败,对中国人的刺激是亘古未有的,张謇更是如此。他深深感到:“天下将沦,惟实业、教育有可救亡图存之理,舍实业,官不为,设至陆沉之日,而相怨当日吾辈不一措手,则事已无及。”[7]张謇认为,救国“根本在实业”,但实业包罗农工商各业,范围太广,其中应有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产业部门。经过对进出口贸易的深入考察,张謇认为重点产业是棉纺织和钢铁两大工业,认为中国要振兴实业,必须以棉、铁两种工业为中心,即他后来发展成为的“棉铁主义”。当然,在发展工业的同时,他并未忽视发展商业。为了振兴民族工商业,他主张政府应建立保护奖励机制。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张謇将培养人才,开办学堂作为发展工商业的前提条件。他认为,开办学堂,引进西学,培养和使用各类专业人才是强国之本。为振兴实业而培养人才,为培育人才而兴办学校,办师范,为办学校而兴纺厂,张謇顺着这个思路,走上了状元办厂兴学的道路,通称为“实业救国”、“教育救国”。张认为“士生今日,固宜如此”。

张謇“振兴实业”是为了对抗设在中国的外国资本主义企业。“惟吾国尚有特别情形,如各通商口岸外人设立之工厂,其数额不在少,……类皆利用吾国丰富之原料,低廉之佣工,其制出之品,又能深投习尚,视销路为转移,最为心腹之患”。他兴办实业,也是为了“养民”:“非此(新式工业)不能养九州数百万之游民,非此不能收每年数千万之漏卮”。为了减少帝国主义经济控制,建立独立的民族经济,张謇在大生纱厂赚得丰厚利润之后,踌躇满志,从1899~1911年,以通州为基地,以棉纺业为中心,又兴办了一系列辅助企业,共34个,总投资900多万元。张謇的实业,形成了一个相当完整的经济体系,具有强烈的民族性,中国的面粉、玻璃等工业从此开始起步。为了“养民”,在苏北沿海各县,张謇还先后创办了20个盐垦公司,资本估计达到1600多万元,围地413万多亩,已垦地98万亩,年产棉11.6万余担。工农业加在一起,形成一个庞大的大生民族资本集团,资产总额大约3300多万元。大生系在全盛的时候,人称“南通是中国著名的实业模范区,张氏也是中国第一个实业大王”。

另外,晚年的张謇由主张依靠本国资金兴办实业,反对外国资本在中国设厂或中外合资设厂,转变为主张对外实行“开放主义”。张謇作为国内立宪派首领,辛亥革命后被南京政府任命为实业总长。但是,他对在这个革命政权下发展实业,毫无兴趣和信心。袁世凯窃权后,他出任袁世凯政权的农商总长,他认为这是自己“振兴实业”的抱负可以顺利实现的时机了,急忙草拟了各种各样的计划,想趁机“大展鸿图”。但袁并不予支持,张謇感到“财政竭蹶,无可措手”,便转而向帝国主义伸手求援,提出了“合资”、“借款”、“代办”等形式来“利用外资”的计划。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他又主张实行全面的“开放主义”,呼吁各帝国主义国家的资本集团共同出资,“集一银公司,以棉铁为主要,以类于棉之稻麦,类于铁之煤为从要”,对中国进行长期的大规模投资。但作为民族资产阶级的一个代表人物,张謇在利用外资问题上,还是力图争取比较合理的条件的。如在向日本呼吁借款时,他就曾表示:借款条件要“以能还本息为终止”,“其尤要则借外债不可丧主权”。当然,由于阶级和时代的局限性,张謇的地方实业建设以失败而告终,在他1926年逝世前,他的大生资本集团便宜告破产。

盛宣怀在政治上依恃李鸿章的支持和庇护,在经济上通过和外国势力勾结,走上了创办和经营近代工业的道路。“从官员变为官僚企业家的最明显的例子是盛宣怀。但是盛宣怀办他的工业企业是次要的,他的主要关心是要在官场飞黄腾达。”他凭借自己的权势,进行垄断扩张,着力打击民资本主义工业的发展。

从陈启源、张謇、盛宣怀创办企业的过程可以看出,他们3人所走的道路不尽相同。陈启源、张謇所走的是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道路,有利于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因而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盛宣怀则是走的一条半殖民地半封建的道路,不利于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发展,成效也甚微。如果说陈启源是近代中国第1位有名有姓的民族资本家,张謇是近代中国最大的、第1个状元民族资本家,盛宣怀则是近代中国影响最大的1个官僚买办资本家。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张謇 陈启源 盛宣怀 近代 企业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