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稳健立宪派张謇为何与清政府决裂 转而拥护革命?

2012年03月29日 18:30
来源:党史文苑 作者:王敦琴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皇族内阁”已使张謇极为失望,而其出笼后两个月还未见任何改革动静,更使张謇感到绝望。张謇上书新内阁,请其发表政见,并指出“循是不变,国家前途之危险,有不忍终言者矣”。张謇认为如仍因循守旧,则必将亡国。

本文摘自《党史文苑》(2011年19期 )作者:王敦琴,原题:张謇在辛亥革命时期的政治参与及影响  

张謇(1853—1926),我国近代著名实业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是毛泽东强调的中国民族工业不能忘记的四个重要人物之一。他曾在科举仕途艰难跋涉近三十年,终于摘取了科举皇冠上的明珠——状元,并被授翰林院修撰官职。然而,19世纪末的中国,内侮外凌,列强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在此国难当年,张謇毅然放弃做官,走“实业救国”和“教育救国”的道路,在家乡南通兴办实业、教育、文化、公益等各项事业,引领近代南通走向早期现代化。张謇虽然辞官,但却以自己独特的方式进行政治参与,以自己特殊的身份在辛亥革命时期的中国政治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作为国内立宪派领袖,张謇一直被认为是辛亥革命的反对派。的确,他曾热衷于君主立宪,并多年为此奔走呼号,祈望在中国实行君主立宪,在保全皇位的前提下,将皇权分离一部分出来,仿效日本及西方国家,设立国会,大力发展民族工商业,以达到富国强兵的目的。张謇也曾怀疑过革命,认为革命意味着流血与破坏。然而,他对革命、对民主共和的认识及态度有一个根本性改变的过程,即从不赞成革命到转而拥护民主共和,并为新生的民国东奔西走、上下沟通、殚精竭虑。在辛亥革命及其前后,张謇的政治参与极为活跃,他在各地独立、南北议和、清帝退位、民国建立及运行等方面作出过重要的贡献,产生了深远的历史影响。

在革命的滚滚洪流中,张謇也实现了自己的政治转向,由不赞成用革命手段推翻清政府到拥护民主共和。

张謇等立宪派及其所掌控的谘议局之所以会赞助革命,既是大势所趋,也是他们对清廷的失望乃至绝望所致,同时,也还因为他们与革命者在思想、观念上有趋同之处。

对清廷的绝望是张謇抛弃君主立宪并进而赞助民主共和的要因之一。在“皇族内阁”出笼后,清廷又宣布了“铁路国有”,这使张謇感到很失望。但是,张謇仍然想作最后的努力,他邀上海老朋友汤寿潜、赵凤昌等一起联名上书给摄政王载沣,望朝廷“危途知返”,改组内阁。他建议朝廷注重民生,实行宪政,政府承担川路亏空,并全部收购商股以平息保路风潮等。张謇的各种努力未能奏效。此时的张謇仍对朝廷抱有一线希望,在武昌首义时,张謇希望迅速平息起义。张謇作这些努力,其根本原因是想结束炮火纷争,以免工商业受战争之伤害。其实,此时的张謇已经对朝廷失去信心,认为朝廷“举措乖张,全国为之解体”,此等结果,是朝廷咎由自取。张謇心目中,朝廷之亡是迟早的事,他曾坦言:“亟求立宪,非以救亡;立宪国之亡,其人民受祸或轻于专制国之亡耳。”由此,我们可深感张謇对政府的失望。

“皇族内阁”已使张謇极为失望,而其出笼后两个月还未见任何改革动静,更使张謇感到绝望。张謇上书新内阁,请其发表政见,并指出“循是不变,国家前途之危险,有不忍终言者矣”。张謇认为如仍因循守旧,则必将亡国。

各地“和平光复”改变了张謇对革命的看法。武昌起义发生时,张謇正在武汉。为庆贺大维纱厂开车,张謇于1911年10月4日到达武昌,10月9日出席了湖北谘议局议长汤化龙等所设的午宴。此间,张謇与有关政要会谈。10月10日晚,张謇在汉口所乘的轮船开动后,他发现长江对岸火光冲天,这正是武昌起义的炮火。当他顺流而下到达安庆的时候,革命军已经占据了武昌城,安庆的新军也在起义准备之中,这一切,使得张謇不得不放弃原计划与安徽巡抚朱家宝商谈导淮问题而急忙赶回南京。此时的张謇对局势的发展很是担忧,他不希望看到战争和内乱,不愿看到流血,也担心“实业救国”计划落空。于是,他想尽快平息这种局面,使“实业救国”计划有一个和平环境得以实施。他先赶回南京,请求江宁将军铁良、两江总督张人骏“亟援鄂”,未果。又赶往苏州,连夜替江苏巡抚程德全起草《改组内阁宣布立宪疏》,请朝廷立即解散“皇族内阁”,组织责任内阁,以稳定局势。他又担心列强干预,便以江苏谘议局名义致电各省,呼吁不得借助外兵,否则将亡国。此时,革命的烈焰正在燃向各地,各省纷纷宣布独立,上海宣布光复,苏州、杭州宣布独立,江苏巡抚程德全被革命党人推举为都督,张謇的实业、教育发祥地通州也宣告独立。至此,全国已有4/10的省份宣布独立。这一切,使张謇感到独立之势难以阻挡,清廷大势已去。张謇虽不赞同以武力方式推翻政府,但赞同革命派发展实业、富国强兵的主张。黄炎培视他为挚友,同盟会会员有难张謇出手相救。同时,各地宣布独立,没有流血,也未对工商业有大的损害,“和平光复”使他看到了希望。多种因素使得张謇最终转向了民主共和。为纪念民国诞生,张謇自撰“民时夏正月,国运汉元年”的嵌名春联,可见其喜悦与期待。南北议和期间,有人认为“人民程度不够、土地太辽阔,不宜共和,宜君主立宪”,张謇曾撰长文进行说服。

张謇在思想上转向民主共和之后,在行动上便作出努力。一是给奉命进攻湖北民军的袁世凯,劝告袁要认清形势,顺应时势,在人心已趋于共和政体的情形下,应赶往北京,以防皇室逃亡,要尽快与南方达成协议,确定共和政体,以稳定时局;二是写信给江苏督抚铁良与张人骏,劝告他们放弃武装反抗,“响应革命”;三是出任江苏临时议会议长,并真诚履职;四是到上海会见革命派人物章太炎、宋教仁、黄兴、于右任等,并与之商谈;五是剪去大清臣民标志的辫子。

在接受民主共和之后,张謇即与清廷公开决绝。一是拒绝清廷的任命。对清廷关于江苏宣慰使的任命,张謇在日记中讥讽:“何宣何慰耶?”他拒绝出任农工商大臣,认为“理无可受”。二是奉劝清廷认清局势,尽快让位。他与伍廷芳等联名对清廷作最后之忠告:“大势所在,非共和无以免生灵之涂炭,保满汉之和平。”劝其认同共和,尽快让位,不使民生遭殃。

作为立宪派领袖,张謇政治态度的转变有着重要的意义及举足轻重的影响。他的转变实际上为一大派别力量的政治转向,这就使得革命派与清廷力量的对比发生了重大变化。至此,革命派与立宪派可谓是殊途同归。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立宪派 张謇 清政府 革命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