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謇发动三次国会大请愿 领导谘议局争取士绅权益

2012年03月29日 18:20
来源:党史文苑 作者:王敦琴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张謇分别以“预备立宪公会”和江苏谘议局研究会等名义宴请各省议员代表,并发表《请速开国会建设责任内阁以图补救意见书》。稍后,上海会议决定成立国会请愿同志会。

本文摘自《党史文苑》(2011年19期 )作者:王敦琴,原题:张謇在辛亥革命时期的政治参与及影响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各省谘议局纷纷成立。1909年10月,在谘议局开会的前一天,张謇拜见了江苏巡抚瑞澂,请其联合各省督抚请速组织责任内阁,而自己则联合各省谘议局请速开国会。这样,各省谘议局第一次开会时,江苏谘议局议长张謇就发起组织谘议局联合会。张謇的提议得到各地的热烈响应。经过一个多月的联络,先后有16省谘议局代表于12月18日陆续到达上海,开会商量请愿速开国会之事。张謇分别以“预备立宪公会”和江苏谘议局研究会等名义宴请各省议员代表。对于请愿书和请愿团成员,张謇都仔细斟酌,并发表《请速开国会建设责任内阁以图补救意见书》,情真意切,情理交融,从列强瓜分中国谈起,将国家的危机娓娓道来,最后落脚到只有速开国会,组织责任内阁,方可全国上下一心以共同抵御外侮,否则,就使得爱国者灰心,人心殆失。上海会议决定成立国会请愿同志会。张謇在为16省议员代表饯行时发表演讲说:“秩然请礼,输诚而请。设不得请,而至于三,至于四,至于无尽,诚不已,则请亦不已。”这也是张謇为请愿定下的基调及方针,和平请愿,不成不收兵。于是,1909年底开始,轰轰烈烈的请开国会运动序幕拉开了。

1910年1月,各省请愿代表团代表到达北京,向都察院呈递了“速开国会”请愿书。各省督抚也纷纷致电清廷,请求速开国会。第一次请愿未能得到政府的重视,这使更多的人感到义愤。半年后,请愿代表团成员扩大到150人,带着征集的30万人的签名,开始了第二次请愿,但遭到清廷的拒绝。张謇也曾再次向摄政王上书,强调速开国会的重要性及必要性,但亦未被重视。在这样的情况下,1910年8月,第三次请愿又开始了。此次的请愿更是声势浩大,且多层面展开。先是各省举行千万名民众的游行活动,并带着数十万甚至上百万民众的签名向各省督抚请愿。然后,各省代表带着本地各阶层人士的签名,分批到京请愿。同时,上书多方,包括摄政王、都察院及资政院等。在如此声势浩大的请愿运动驱使下,朝廷不得不作出让步,摄政王载沣宣布提前三年召开国会,原本准备开国会的年份由1916年提前到1913年。

1911年5月8日,皇族内阁公之于众,人们大失所望。内阁成员共13人,满族9人(其中皇族7人),汉族4人。这个结果令全国哗然,立宪派更是深失所望。立宪派期望速开国会,朝廷却以9年为期;而期待的责任内阁,竟然又是皇族内阁!

至此,以张謇为首的立宪派人士十多年的奔走呼号换得了这样的结果。这个结果与张謇等立宪派的初衷具有较大的距离。当然,朝廷从反对开国会到同意开国会,这毕竟是一个重大变化,从某种意义上说,应该是张謇等立宪派的一种胜利,那样一个固步自封的朝廷在立宪的声浪中也不得不顺应时势,做出姿态,这毕竟可视做清廷在改革的道路上迈出的一步。

但是,这一步迈得未免太小、太晚,民心已失。立宪派不满意,革命派更是不可能接受。在立宪派为请开国会而掀起大请愿运动、清廷磨磨蹭蹭被动应付之时,革命派的武装起义正如火如荼,此起彼伏。尽管起义屡遭挫折,但革命志士前仆后继,百折不挠,终于爆发了武昌起义。革命者一呼百应,一夜之间占领了武昌城,三天之内占据了武汉三镇。革命之火焰迅速向全国各地蔓延。

武昌起义后,各省纷纷宣布独立,脱离清政府。清政府就这样遭到抛弃。此结果,实为清政府咎由自取。这样的局面固然与革命派多年的宣传、发动,多年的起义影响分不开,同时也与张謇等立宪派多年的奔走呼号相联系,与立宪派人士掌控的各省谘议局的附和分不开。张謇等立宪派不是革命的发动者,但他们的种种努力客观上为革命的实现奠定了基础。张謇等十多年对君主立宪的鼓吹扩大了社会影响,触痛了神圣不可侵犯的皇权,客观上推动了人们的思想解放。张謇等千呼万唤的责任内阁被异化为皇族内阁,这便成为了革命的重要口实,客观上为革命的爆发提供了催助剂。张謇等立宪派在领导谘议局争取权益过程中揭露的政治落后、官场腐败等亦给革命注入兴奋剂,客观上也助燃了革命的烈焰。曾为袁世凯幕僚的张一麐研究后认为:“辛亥革命,皆以谘议局为发端。”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张謇 国会大请愿 谘议局 士绅 权益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