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42年河南大饥荒始末

2012年12月03日 01:07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兰台

1942年的大灾,“河南人几乎死得路断人稀。鲁山白果树村竟发现人吃人的惨剧。逍遥、许昌、襄县各地市场,任何物价都比人价贵,长成的少女,只要几个烧饼便可以换来。至于路旁的饿尸,街头的弃婴,更是数见不鲜。侥幸不死的儿童,也都饿得满脸尽是皱纹,两眼泛作灰色,使你不敢相信这是人间。[27]短短数语,勾勒出中原大灾之后人间地狱般的悲惨景象,令人不忍卒读。

(三)1943年特大蝗灾

1.饥荒

连续两年水、旱、蝗等灾之后,河南经济更形凋敝,故入春以后,即发生严重饥荒。2月2日(十二月二十八日)《大公报》发表《看重庆,念中原》社论,其中特别谈到河南的灾荒:“饿死的暴骨失肉,逃往的扶老携幼,妻离子散,挤人丛,挨棍打,未必能够得到赈济委员会的登记证。吃杂草的毒发而死,吃干树皮的忍着刺喉绞肠之苦。把妻女驮运到遥远的人肉市场,未必能够换得几斗食。这惨绝人寰的描写,实在令人不忍卒读。而尤其令人不解的,河南的灾情,中央早已注意,中央的查灾大员也早已公毕归来,我们也曾听到中央拨了相当数额的赈款,如此纷绘半载,而截至本报通讯员上月十七日发信时,尚未见发放赈款之事,千万灾民还在眼巴巴的盼望。这是何故?尤其令人不忍的,荒灾如此,粮课依然,县衙门捉人逼拶,饿着肚纳粮,卖了田纳粮。忆童时读杜甫所咏叹的《石壕吏》,辄为之掩卷叹息,乃不意竟依稀见之于今日的事实。”[28]

这篇社论说了几句真话,却惹怒了国民党政府的权贵,立即令《大公报》停刊三天。据《河南省旅沪同乡会会议》载:“济源自去年(1942年)旱魃为虐,粮米昂贵,每斤二百余元,各处饥民均典卖房田,变卖牛马,苟延生命。入春以来,糠菜业已吞尽,物产无所弃变,全恃剥食榆皮,扫吞蒺藜,风烛朝露,危在旦夕。孟县去年旱灾奇重,饥民惨死沟壑,流亡各地,不可胜数。丰收之年,时感不足,值此旱灾形成,交通不便,接济无路,婴儿抛弃,无人收留,道旁遗尸,被人割食,耕牛家犬,均杀果腹,现罗掘俱穷,谋生乏术。鲁山、襄城、许昌、郏县、禹县等地饥民食树皮草根已成惯事,有将干草炒黄,磨成细末,和以榆树皮粉果腹者;有用田内青麦苗暂时疗饥,吃后不到数日,中毒而亡;春间更加严重,饥民夜间将新埋的死尸掘出争割煮食;虽极贫之家,有人在外不归,夫非既富有之被起票,而人时有失踪,是不唯人食兽之食,人且相食也。”[29]

2.水灾

5月18日(四月十五日),黄河在“扶沟、西华间决口16处,豫东10余县几全部陆沉。”[30]8月(七月)以后,又“大雨滂沱,经月未止,伊水、洛水、汝水、颖水和贾鲁、双汩(右为自)等河,水位陡涨至三公尺以上,各河流大堤坝到处被水侵蚀决溃,以致开封、郑州以南,潼关以东各低凹地,同时成灾。”[31]

11月4日(十月初七)《新华日报》报道:“嵩县汝源区浩劫频仍,又遭十天大雨,8月10日夜(七月初七)山洪一齐暴发,一时沿山居民,田庐人畜,都随着大水一齐漂流。汝河的水高到20多丈,两岸街市如黄庄、吕屯、沙沟岗、张槐、木植街等9处,都化为乌有,被冲去镇公所1,保公所3,中心学校1,保国民学校5,保长2,教员1,学生20名,男女民众500多口,山地平地计13,000余亩,绝门灭户的几十家,坍塌房屋,损失物品的不计其数。……

南召在9月19日(八月二十日)下午4时,暴雨骤作,顷刻之间,冰雹大落,由县西南柴岗乡所属的枣庄、范庄、贾庵、上石凹等处,向东南流去,经过的地点,房屋树木,毁坏无算,秋禾稻豆,一卷而光。东西长几十里的地方,民众哭号震野。陕乡二麦欠收,不足四成,灾后的人民都将希望寄托在早晚二秋,谁知早晚秋禾又被旱魃蝗蝻,摧残净尽。

项城旱灾蝗灾后,又遭水灾,贫农忧愤自杀的颇多。水淹区的灾民,都架木为巢,或者站在坟头,饥饿终日,已经有了二十多天。”[32]早晚秋禾又被旱魃蝗蝻,摧残净尽。

3.蝗灾

与此同时发生的是骇人听闻的蝗害。蝗虫所过之处,禾稼被吞噬净尽,为害甚巨。王锡朋在《1943年—中原蝗灾录》中具体描述当时的情况:如今,老人们每每忆及当年情景,仍历历如在眼前。说起那年的飞蝗之灾,其来势之猛,可谓迅雷不及掩耳,刹那间,象一阵大风似的沙沙作响、嗡嗡有声的飞驰而来了。好似一片黄云,顿时使天空为之色变。大人、孩童纷纷伫立院中、村头、田野,仰望天空,惊诧着、议论着、叹嘘着。当蝗虫低空飞临时,象大风吹顶,呼呼有声,人们只要举起扫帚、竹竿向空中随意挥打一下,便能打掉十数只甚至几十只,其密度由此可想而知了。这股巨大的飞蝗群,也不知从何方而来。只听说从黄泛区飞越黄河,侵袭到豫北,至太行山麓的林县、安阳,又飞袭到黄河南的叶县、舞阳、郾城等地,纵横飞翔,动向莫测。凡飞蝗所经过的原野,禾苗尽被吃光,连树叶也没有幸免。更有甚者,麦场上放的草苫子、席子以及草帽,也都被咬烂了。且看那树上落满了的飞蝗,将树的枝桠也都压弯。村里村外遍地皆是,墙壁上、屋顶上、窗户上也都爬满了飞蝗,连灶房内锅台上也比比皆是,人们不敢掀起锅盖做饭,因一掀锅盖,蝗虫便会盲目的往锅里钻,使人发呕。更为奇怪的是,正在觅食的鸡子,竟也不啄食蝗虫了。[33]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1942 河南 蒋介石 灾荒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