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黄埔军校在大陆最后日子:一批军官留下与中共打游击


来源:中新网

人参与 评论

愿留四川本地将来打游击的,加入军校游击干部训练班,由军校统一发给武器。结果一部分官佐加入了游击干部训练班。

核心提示:愿留四川本地将来打游击的,加入军校游击干部训练班,由军校统一发给武器。结果是资遣了一部分官佐,一部分官佐加入了游击干部训练班,其余官佐准备随校行动。

(抗战期间的关麟徵(左)和张耀明,图片来源:中新网)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陈宇,原题:《国民党黄埔军校撤离大陆:部分官佐留下打游击 》

1949年5月12日,关麟徵亲自主持成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校务会议,第一次透露军校要做好外迁的准备,他说:“现在虽说上峰还没有这方面的训令,但据我观察分析,时局浮云遮日,只会越来越坏,军校要有充分准备。在如此紧迫的时局下,为免去各级官佐战时为眷属所累,我建议各级主官一律先将眷属疏散,以便安心应战。”在到会人员一致表示同意后,关麟徵又讲了眷属先行疏散的妥善安排方法。10天后的早晨,26辆满载军校眷属的卡车便由南较场开出,驶向各地。军校预计在一周内将填表请疏散的5000余人,全部输送完毕。

1949年6月初,国民党一些军政官员开始计划将军校迁离成都。当时,对迁址地点,暗中存在着很大争议,陈诚一派拟将该校迁往台湾,由陈诚掌握。关麟徵一直与陈诚矛盾很大,尤其对陈诚揽兵权吞并其他部队扩大自己势力的做法,曾公开反对,所以在迁校之争上极力反对把军校迁台,而力主迁往云南,并将此议禀报蒋介石及国防部。8月底,国民党国防部电令批准陆军军官学校迁往云南大理、姚安等处,一面为的是巩固西南后方,一面是准备在临急时,再通过泰国迁往台湾。这个折中方案,关麟徵是勉强同意的。由于他已盯上了陆军总司令一职,所以在开始执行迁校任务时,关是根据国民党政府的规定,积极准备迁校的。军校曾派出专门人员前往云南侦察道路、社情,初步拟定战车、炮兵、汽车等机械化部队沿川、滇公路经昆明到滇西,步兵部队经乐山、西昌再集中到大理、姚安。

军校各级官佐闻知迁校消息后,人心浮动。关麟徵见状,提议要官佐各报志愿,根据所报志愿类别,提出三项处理方法:(1)愿随校行动者准备同行;(2)愿资遣者给资遣费;(3)愿留四川本地将来打游击的,加入军校游击干部训练班,由军校统一发给武器。结果是资遣了一部分官佐,一部分官佐加入了游击干部训练班,其余官佐准备随校行动。

此时,“代总统”李宗仁为了拉拢一部分黄埔系统军人,便将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关麟徵召至南京,拟调关麟徵作参谋总长。

关麟徵有意想干,但又顾忌蒋介石万一东山再起,特又去奉化向蒋介石请示。蒋介石对关麟徵说:“你一向是带部队的,当参谋总长不适宜,不如作陆军总司令好。”关麟徵也想趁此机会掌握国民党军队后备部队组训权和大部或一部作战部队的指挥权。因此,他回成都后,等候新职,并对军校人事做了一些调整。

关麟徵在军校做的一些安排,都是基于蒋介石给他的许愿上,但一直到了8月中旬,国防部还未任命他为陆军总司令,这使他焦虑不安。在此前后,国民党政府又将他原来兼任的第八训练处职务,另委给罗广文,这使他组训新部队的计划,成为泡影。这个月,蒋介石又令军校组织成立6个教导团,关麟徵谈起这事忿忿不平地说:“早在以前我就建议军校成立几个教导团,老汉(指蒋介石)疑心很大,生怕我扩充实力,口头上答应可以成立一两个团,但始终不下命令。现在要成立,已经太晚了。”

关麟徵见一时还不能名正言顺地离开军校,便急于想别的办法辞掉军校校长这一临急难以脱身的职务。他私下里派他的妻弟到香港买了房屋,做好了出走打算。

8月25日,李宗仁“特任关麟徵为陆军总司令”。9月l初,李宗仁电召关麟徵去广州,在去广州的前一天,关麟徵曾对他过去的参谋长、现任校办公室主任的吴丽川说:“李代总统这次叫我去广州,是要我当陆军总司令或参谋总长,现在局面已经成了这个样子,谁干也没有办法。我准备到广州相机行事。学校我决不干了,准备保张耀明来接任校长。”

在关麟徵去广州时,正在重庆的蒋介石将军校教育长吴允周唤去询问军校情况。吴允周的汇报,使蒋介石对关麟徵极为不满。蒋介石又将他的另一个心腹王锡钧召去,询问关于关麟徵的有关言论。王锡钧也是黄埔一期生,他回答蒋介石说:“关校长对总裁的左右有些人不满,嫌他们没有替总裁做好事,并没有说总裁什么。”蒋介石这才消了口气。

关麟徵在接任陆军总司令职务后,想出了一个自认为是两全其美的上策:既不去台湾也不降共,去国、共两方势力都管不着的香港,脱离军界和政界,晚年享点清福。

9月7日,李宗仁的国民党国防部发表陆军中将张耀明为陆军军官学校校长的命令。关麟徵、张耀明在新职明确后,二人为了表示对老校长蒋介石的诚意,一同去见蒋介石。蒋在接见关、张二人时大谈他过去在广东东征中以少胜多、平定军阀的事,并表示即使他现在身边只剩下几个人,也要“革命到底”等等。二人怏怏告辞,回到成都准备办理校长易人交接仪式。

关麟徵在卸去校长一职后,回到军校时如释重负。他高兴之余,决定亲自为长女关伯琨主办婚事。

10月6日上午9时,新、旧校长又进行了业务交接,完成最后一道交接手续。交接仪式在校本部举行,国民党西南长官公署特派处长王从龙监察交接,校各单位主官均到场,并分别于移交分册上盖章,10时余交接完毕。

关麟徵在交接校长仪式全部完成后,尽管那时陆军总司令部已迁到了宜宾,却并没有到职,即由成都径直飞往香港,悄然辞职退出军界,定居九龙做起了寓公。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黄埔军校 军官 关麟徵 四川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