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台儿庄大捷中李宗仁留影的火车站为何今天没有了

2013年10月13日 12:11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李海流

一条铁路,两次“奉旨允准”,按说应该没问题了,张莲芬便于1907年春破土动工。谁知各路人马正干得起劲,邮传部一纸“停工候核”的饬令,又将中兴矿局推入窘境。原因是“恐与津浦正线有碍”,要候津浦路“勘定线路后,再行酌办”。铁路修不成,每月还须支“股利息银、员司薪费一万四五千金”,一时人心惶惶。股东撤股,债主逼债,眼看十年心血要打水漂。张莲芬破釜沉舟,上下奔波交涉,亲谒山东巡抚和督办津浦路大臣,终于弄清了“停工候核”的原委。

原来,邮传部想从津浦铁路的韩庄站向枣庄修一条支线,以便廉价使用中兴矿局的优质焦煤。可又拿不出钱来,便想停筑枣台铁路,用其资金来修韩枣铁路。其实,修韩枣铁路缺乏科学依据,修临(城)枣(庄)支线,才对中兴矿局和津浦铁路两利。张莲芬上呈邮传部,表示愿意相助修造临枣支线。邮传部才批准开工兴建枣台铁路。

地方豪绅抵制修筑铁路

当时枣庄的地方豪绅,不少是靠发煤窑财起家的。中兴矿局办矿伊始,他们就在矿界、开采等方面进行过种种抵制。此时,更借筑路之机,寻衅滋事,妄图置中兴矿局于死地。号称“峄县八大家”之一的翰林官崔广源联合在京参奏,控告中兴矿局在筑路中“借德款、掣德旗、包外工、掘民墓、割民麦、霸民田”。

1908年5月,请旨山东巡抚查办制止。山东巡抚袁树勋虽觉“情节离奇”,仍派候补知县对以上种种苛语“进行密查”,结果发现崔广源等所告各节无一确证,便一一驳回。崔等不服再诉,控告张莲芬“私借德款,擅开路工”以及“原派之员所查不实”等情,山东巡抚只好又派候补道陈增亮“既按所禀各节,破除情面,确查禀复。”经过详细调查,结果与原查无异。

1908年8月,山东巡抚据禀批示:“查铁路为当今要政,中兴矿局拟筑运煤铁路,系为振兴商业,兼利交通而设。该崔等原控各节,既经该道查明,并非原派之员所查失实;此次续控各节,又均查无实据。非该崔等故意抗顽,即属挟嫌妄渎可知。本应彻究,为破坏商业者儆。姑念该县风气未开,该公司拟造铁路事属创建,或不免动滋疑惧,暂以宽免。惟以后不得砌词屡渎,自取讼累。”这样,一场诉讼风波才算平息。

上告败诉,崔翰林等豪绅仍不死心,极力煽动群众反对修路,说修路扒祖坟冒犯祖宗、破坏风水招惹灾祸云云,串通地主拒不出卖修路所用土地。铁路线原定从峄县东北关经过,只因乡绅煽惑,聚众闹事,迫于无奈,线路只好绕道峄县南关,以致多筑50米铁桥1座,10米铁桥2座,大弯道1段。

历尽艰辛筑通百里铁路

1907年,按照与德商礼和、瑞记两洋行签订的商借商还购货合同,建造枣台铁路的90华里钢轨、钢枕及运输50吨煤斗车50辆、火车头3辆、起重车、平板车、客车等全部设备,约有数万吨,由德商船运抵上海交货。

1909年,枣庄既无公路,又无铁路,运河亦无货轮,津浦路尚未通车。必须由上海转口镇江,再由镇江换装木船,经京杭运河转至台儿庄,再由台儿庄人抬肩扛、骡马车运至筑路工地,其间困难,难以言状。为解决运输难题,在运河自造1艘官舫及十几艘货船,下水运煤到瓜州,返回则接运设备器材。逆水上行,十几天才到清江,再卸载过闸。运河上游冬季水浅,需另觅小船分装划载。到了台儿庄,离枣庄还有90里陆路,只能用骡马车及人力拖运。

1912年1月,枣台铁路全线通车,中兴矿局历时13年修筑完成这条长达百里的铁路,在清朝末年,算得上是一项壮举。整个线路工程费用达170万元,平均每公里费用达4万元。

枣台铁路的延伸和覆灭

枣台铁路通车后,中兴矿局的运输条件有了显著改善,煤炭产量大幅提升,效益大有提高。津浦铁路建成后,本着路矿两利的原则,中兴矿局又于1912年筑成临(城)枣(庄)支线与枣台铁路联轨,使枣庄煤炭往西可直销津浦路沿线各城市,往南可分销沿运河各港口码头。1933年,中兴矿局日产原煤已达3000多吨,时值军阀混战,铁路商运不畅。中兴矿局便与陇海铁路局订立合同:一是投资75万元,修筑连云港运煤专用码头;二是为陇海铁路垫资100余万元,修筑枣台铁路的延伸——台(儿庄)赵(墩)支线。1935年3月,台赵支线与枣台铁路联轨通车。临枣、枣台、台赵三条铁路全部贯通后,枣庄铁路网形成东接陇海、西连津浦两大铁路干线的格局,三条铁路连在一起简称“临赵铁路”。

1938年夏,枣庄沦陷,这条铁道线成了铁道游击队等抗日武装杀敌的好战场,日军统治下的车站、铁路经常遭到“破坏”。抗战胜利后,接踵而来的解放战争使枣赵铁路消失在枣庄的版图上。1946年,鲁南军区为阻止国民党利用枣赵铁路运送兵力进攻山东解放区,组织群众一夜之间将枣赵铁路的路轨全部拆除,从此枣赵铁路逐步废弃,临枣铁路一直沿用至今,2011年并在此基础上修通了枣(枣庄)临(临沂)铁路。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台儿庄 车站 枣赵铁路 国民党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