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远征军伤兵自焚新解:很可能是被国民党军枪杀

2013年07月15日 15:46
来源:光明网 作者:孙春龙 戈叔亚

核心提示:戈叔亚说,如果说这些人是用枪自杀后再被烧掉,也是有疑点的,好多重伤员,哪还有力气拿起枪?“这些人,很有可能是‘被自焚’!”“如果是‘被自焚’,肯定是需要上级军官下令的,那又是谁的命令?邱中岳写的文章里,提到杜聿明‘警闻此讯,不禁恻怆动怀难以自已’,显示出他是事后才知道此事的,是他真的不知道,还是有人故意为他开脱?”戈叔亚说。

中国远征军 资料图

本文摘自光明网  作者:孙春龙 戈叔亚  原题为:1500名远征军伤兵集体自焚之谜

莫的村位于缅甸实皆省英多县曼西镇以北,这里到处是布满原始森林的山区。

1942年5月,入缅作战的第五军军部及新22师等在第一次战斗失利后,开始后撤,曼西成为中转站,远征军意图从这里往北经莫的村,然后翻越野人山回国。

时任第五军新22师第65团第二营第六连连长的邱中岳在1999出版的《抗战时期滇印缅作战》一书中提到,“(1942年5月)14日黄昏时分,第五军军司令部与第65团主力到达莫的村宿营,军直属部队及各部队伤患1500余人进驻莫的村东南边的村子里。”但却在同一天凌晨“引火自焚”。

这段悲壮的历史,没有官方记载,其真相究竟如何?

“留点汽油给我们”

根据邱中岳的记载,5月15日,蒋介石令驻守昆明的空军司令王叔铭,与第五军军长杜聿明恢复无线电通讯后,告知可前往印度,但这份电报一周后才被杜聿明收到,“这时第5军已深陷崇山峻岭之中,既同外界联络中断,一切生活来源也彻底断绝,全军身处绝境之中。”

而在此时,另一份来自断后部队的电报让杜聿明更感悲怆。邱中岳在文章中记载:原先留在莫的村的1500余中华儿女,咸以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华魂的志节,宁为烈士死,不作降虏生的决心,慨然于5月21日凌晨1时引火自焚,含恨而终!

邱中岳称,傍晚,杜军长警闻此讯,不禁恻怆动怀难以自已,面对西南莫的村方向,俯首肃立、默哀致敬。

个别幸存老兵,也提到1500名伤病员自焚一事,目前身在安徽合肥的原第五军新22师卫生兵刘桂英回忆说,她是随后续部队抵达莫的村的,“在村子外面山脚下的一块平地上,搭着几个棚子,看到有工兵在掩埋被焚烧后尸骨。”

刘桂英曾听说了关于伤病员自焚的一些细节,“有军官把伤兵集中起来问他们,现在我们无路可走了,你们跟我们走也是死路一条,你走不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你们自己想个法子处理吧。后来伤兵讲,你留一点汽油,你们走吧!”

已故的第96师士兵董祠兴生前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们的部队是断后,等到莫的村时,伤病员已经被烧死了,现场还留下很多痕迹,能看出来,伤病员不是集中到一个地方烧死的,而是被分为好几块,在烧毁的汽车上也有遗骨,“伤病员应该不是直接被烧死的,而是先开枪自杀,死了后战友再用汽油将其焚烧。”

“自焚”还是“被自焚”

然而,在莫的村,当地很多年长的村民,对1500余名伤病员“自焚”一事并不知晓。

二战史研究专家戈叔亚分析,提到这件事情的有台湾的邱中岳,也有内地的刘桂英等幸存老兵,互相都有印证。而且邱中岳记述这段历史的著作《抗战时期滇印缅作战》,是由台湾“国防部史政编译局”印制,非常权威,所以这段历史的真实性基本上是可以确定的。

“但存疑的是,按照中国的传统文化分析,即使在当时非常危急的情况下,也很少会发生1500人主动要求‘引火自焚’的事情,自焚是极端痛苦的事情,尽管他们有汽油。”

戈叔亚说,如果说这些人是用枪自杀后再被烧掉,也是有疑点的,好多重伤员,哪还有力气拿起枪?“这些人,很有可能是‘被自焚’!”

“如果是‘被自焚’,肯定是需要上级军官下令的,那又是谁的命令?邱中岳写的文章里,提到杜聿明‘警闻此讯,不禁恻怆动怀难以自已’,显示出他是事后才知道此事的,是他真的不知道,还是有人故意为他开脱?”戈叔亚说。

上个世纪80年代,杜聿明曾写过两万多字的回忆文章《中国远征军入缅对日作战述略》,仅一句话提到部队途经曼西,对烧毁汽车和1500余名伤病员“自焚”只字未提。

有关1500余名伤病员“集体自焚”留下的文字记载,也仅在邱中岳个人著作中有百余字的描述。真相如何,或许永远成谜。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文摘报 远征军 杜聿明 汽油 伤兵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