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国军老兵忆抗战后开小差:还好跑咯 不然淮海就打爬


来源:贵阳文史

人参与 评论
00
被解放军俘虏的国民党士兵。

说起当初逃离部队之事,老人调侃地说道:“还好我跑咯,我要不跑的话,到时候淮海战役不是就打爬了呀?呵呵呵……”

核心提示:老人起初拉了几年的黄包车,后来又从事建筑、修房子的活路。说起当初逃离部队之事,老人调侃地说道:“还好我跑咯,我要不跑的话,到时候淮海战役不是就打爬了呀?呵呵呵……”

本文摘自《贵阳文史》2012年第6期,作者:周渝,原题为《腾冲:满城烽火葬敌寇——老兵何绍清访谈》

1945年初,为防止日军进攻贵阳,何绍清所在的部队从昆明调往贵阳驻防。接下来便是接到抗战胜利的消息。胜利之日的来临,全国各界人士都有自己欢呼与庆祝的方式。学生们结队高歌,老百姓相拥欢呼,开店的生意人则免费请客……何绍清记得,自己在听到抗战胜利消息后的第一声欢呼是:“明天要得吃猪肉咯!”

抗战胜利了,何绍清的军旅生涯随之结束,他选择留在贵阳。对于这段经历老人回忆说:“当时接到命令,叫我们部队开到河南去搞接收。但是我听那些当官的讲可能要打内战,我们下面都在传‘可能要打内战了’。我听到这个风声就不想去。因为我是班长,行动要自由点,我就找了个空子跑了。”何绍清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部队,从此在贵阳另谋生路。老人起初拉了几年的黄包车,后来又从事建筑、修房子的活路。说起当初逃离部队之事,老人调侃地说道:“还好我跑咯,我要不跑的话,到时候淮海战役不是就打爬了呀?呵呵呵……”

在内战爆发前脱离军队,也让老人在“文革”期间少惹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文革”期间,正在搞建筑的他被划为十八类人员,每天晚上去学习。除此之外,并未受到过多牵连和迫害。改革开放后,老人与老伴一直住在贵阳相依为命。如今老人没和儿女住在一块儿,老两口每个月的收入加起来有3000元。曾经有志愿者来看望他并送来慰问金。何绍清老人说:“他们到我这里来,还给我们送慰问金。我说不用咯,我们两个老的都有收入,并不缺钱。你们能来我就很高兴咯,那钱还是拿给那些需要帮助的老兵。”正如性情直率的何绍清老人,我发现很多抗战老兵见到志愿者后都非常热情,他们之所以高兴,更多的原因是他们知道,今天依旧有人记得他们当年为这个民族所做的一切。他们渴望能得到国家和社会的承认。

1945年7月7日,抗战爆发整整8周年的这一天,为纪念腾冲战役阵亡将士而修建的烈士陵园建成。李根源取《楚辞》中《国殇》之篇名,题为“国殇墓园”。这座墓园忠烈祠内的阵亡将士名录碑,共收录了9186名烈士的姓名。躺进国殇墓园的烈士只有一部分。而这部分人中又只有一部分人留下了姓名。

战争足以在瞬间吞噬年轻军人的生命,而政治的残酷又足以将他们的精神尽数掩埋,几十年不见天日。这究竟是国殇?国难?还是国耻?可能一切都无法寻觅、一切都无法弥补。还是记住那些还能记住的人和事吧:晏章才,中士班长,生于务川,死于腾冲;刘少文,上等兵,生于金沙,死于腾冲;陈志田,排长,生于湖南,死于腾冲……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淮海 何绍清 开小差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