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发奎忆抗战:若日军没占领某地 那是他们不想要

2013年01月22日 08:15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黄道炫

依靠张发奎无望,共产党人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独立发动武装暴动。1927年8月1日,中共发起南昌起义。起义爆发后,留在张发奎部队中的共产党人处境凶险,前程未卜,命运几系于张发奎一手。此时,张发奎采取了克制的态度。几十年后,张发奎回忆其处理过程:“共产党员都被集中到九江,我说:愿意去南昌的,可以同郭沫若一起走,不愿去南昌的将被送往上海或任何他们愿意去的地方。他们会获发路费。我们分共并不意味着暴力,是指共产党员要退出政府与军队中。我坦率要求他们,当我准备攻击南昌时,走到一边去。唐生智乱杀共产党人,我不能这样干。我甚至没有抓过共产党。”(97页)

一个人的回忆总会有感情色彩,扬己抑人更是很多回忆录都不能摆脱的通病。晚年的张发奎不失为一个可爱的老人,但也不能完全免于人类自私、自恋的毛病,因此,回忆中难免有些地方不一定完全符合事实。不过,具体到送共产党员去南昌这件事本身,张发奎确实没有说谎。郭沫若在回忆中提到,根据张发奎的要求,在九江的共产党员政工干部集合起来,和郭沫若一起离开。

不过,张发奎不会谈到他和蔡廷锴之间的一段公案。蔡廷锴原系陈铭枢第十一军旧部,1927年3月陈离开武汉投奔蒋介石后,张发奎接掌第十一军,蔡廷锴虽仍袭旧职,但与张发奎间上下并不相安。南昌起义中,蔡廷锴顺势借参加起义脱离张发奎,随后再寻机与中共分道扬镳。和张发奎一样,蔡廷锴与中共分手后,对共产党也采取不赶尽杀绝的做法。当时,张发奎曾致电蔡廷锴,要求将部队中的中共党人“范孟声、徐石麟等枪决”。张发奎在自己部队中未开杀戒,却要蔡廷锴杀共产党,显有借刀杀人之意。蔡廷锴当然也不傻,反而派其参谋长持张电传示范孟声、徐石麟等,并传达蔡的意思:“张发奎太无人情,蔡愿保留尔后合作余地。”将二人悄悄送走;对张发奎则电复已将范孟声、徐石麟等枪决。

张发奎、蔡廷锴这段往还,可以清楚显示民国年间一些政客或军人,为人处事的基本手段:处处留情,不把事做绝,这是当年生存的不二法门。它也提醒我们:看人读史,切切不可仅仅看到别人想让你看到的部分,不管是什么人、什么事,都是如此。

作为一部由哥伦比亚大学专业人士所做的访谈回忆,《张发奎口述自传》一个引人注目的特点是留下不少关于军队组织、供应的记载,通过这些记载,可以更加准确认知当年的军队乃至政治、社会状况,这是这本回忆录独具特色之处。

张发奎长期供职粤军,历经多个层级,对粤军状况可谓了如指掌。他详细讲述了粤军的征募、训练、薪饷、伙食、衣着、武器、奖惩、通讯、情报、补给等方面的状况,有趣的是,他提到,当年“当部队奉命驻守某地时,士兵会自己饲养猪与鸡,栽种蔬菜,以改善伙食”(18页),看来部队自力更生在中国也是其来有自。当然,他也没有讳言:“每当商人们告诉我们,他们想设立一些番摊(赌桌)或烟榻,允诺每月缴付一笔贡金,我就答应了。用这一方法,我赚了一大笔钱。”(41页)坐地分肥,这就是当年军人的常态。

成为国军后,张发奎从旅长做到国民党临败退前的陆军总司令,风雨沧桑二十多年。对每个时期国军的状况,张发奎都有回忆,他回忆北伐时期,“民众为我们当挑夫、当侦探、抬伤员。烧水煮粥,也帮助我们破坏铁路。有时他们收取酬劳,但有时也会自愿提供服务”(59页)。这样的状况,历史研究者常常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对抗战时期后勤供应的回忆,尤具意味。

抗战爆发后,中国不仅军事上受到强大压迫,后勤系统要维持庞大的战争机器运转,也相当艰难。张发奎提到:“士兵每月有两元医药费,但随着通货膨胀加剧,几乎买不到什么东西。有时冬天过去棉衣还没有运到,士兵只好挨冻。随着战事的持续,士兵们的情况无疑日益恶化。”(228页)1941年,鉴于粮价飞涨,军粮购办困难,国民政府推行田赋征实,即将原来的货币纳税改为农产实物交税。这一改变,张发奎认为最大的成效就是避免了军队与民众的冲突。因为“部队的食米供应方面,由中央向各省规定每年应征粮的总数,各省主席再将征粮数摊派到属下各县,然后保长告诉民众把应缴粮食送到县政府,由县府报给行政专员,后者依次呈报省政府。省政府交给我一张全省各县的征粮统计单,我将食米定量分派给军级单位”(236页)。军粮供应,由军队和地方政府接洽,军队不再和民众直接发生关系,避免了军民关系因此恶化。

作为读者,对张发奎所述这样一种制度的改变特别注意,是因为当今的普通读者乃至史学研究者,对当年许多制度的演变及其后包含的意义,缺乏足够了解,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口耳相传的讹论长期左右着人们的思维,很少有人能够耐心对当年实际运作的状况做细致入微的考察。作为一个口述访谈,能够花这么多的篇幅谈论这些话题,足可见访谈者的精心、关怀和训练,而张发奎作为一个相对单纯的军人,其回忆也颇具参考价值,值得阅读者认真对待。

一部访谈不可能涵盖一切,能够在访谈中尽可能挖掘出访谈对象潜藏于心中的历史秘辛,已经难能可贵。这部访谈面对历史的态度,可以部分纠正笔者已经形成的对回忆录深刻疑虑的偏见。在诸多自吹自擂的回忆录的汪洋大海中,这部回忆录告诉我们,毕竟,回忆录也还是可以这样写的。尽管,没有也不可能有完美。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抗战 张发奎 日军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