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31年陈诚对蒋介石“指桑骂槐”:不长进 复古

2013年01月01日 14:23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黄道炫 陈铁健

核心提示:同月,在给妻子的家书中他对总座(顾祝同)就尖锐得多:“总座给我一部《读史方舆纪要》,一部《江西全省舆图》,而且再三同我讲这两部书,对于现在剿匪的重要。我又感到我们中国的不长进,一切都是复古。或许是我的脑筋过敏吧?但一比较其它的国家来看,我只有惭惧。”

本文摘自《蒋介石,一个力行者的思想资源》,作者:黄道炫,出版社:山西人民出版社

蒋介石一生,极重精神修养,自身修身如此,对其最赏识的下属也不例外。作为蒋最信重的部属之一,蒋指导陈诚,可谓尽心尽力,在修身上极下工夫,期许也非常人可比:“甚望吾弟克自砥砺,准备一切,以为最后定国之用。”但是,由于思想上的差异,陈诚对蒋的指导并不完全认同,双方关于修身及传统思想的微妙互动,颇具意味,是观察蒋介石精神世界一个有趣的案例。

1930年代的国民党内,陈诚可谓少年得志,年少气盛,当属常情,所谓“外间声闻过誉,而不知自检自戒,无形中生长骄心”。陈诚之骄,在国民党中颇引物议,蒋介石也多所注意。为克制陈诚的虚骄之气,使之不致恣肆放纵,蒋介石数次致函陈诚,“戒其骄矜”。先是在电文中迂回批评:“十八军声誉雀起,固为可慰。据一般观察,上下官兵已养成骄矜之气”,把整个十八军作为批评对象,避免直接刺激个人,但其真正所指其实双方都应该十分清楚。对此,陈诚不以为然,回电说:“九一八事件发生,而各官兵敌忾之情,不可终日,言行之间,不无激烈之处。外间不察,谓为骄矜,致劳厪注,心殊不安也。又查一般对于赤匪,无不谈虎变色。此种情态,殊为可虑。职每以赤匪绝非三头六臂为言,期能转移一般人之观感。”这等于间接反驳了蒋介石的指责,澄清蒋所谓骄气其实乃官兵之盛气。接到陈诚回电后,蒋介石不再客气,直接指出其所认为陈诚骄傲之处:

近来与弟相晤对语,别后总觉你说人之短,看人之轻,以你所言者,总括之,几乎天下无可用之人。换言之,即以无人能出我右者之意,存乎其间也。此为任大事成大业者,最不可有之缺点,亦即自满骄败之起点……中年之人,如能于韬光养晦之句,时加注重,则犹可及时蓄锐,以收后来发扬光大之效。

对于蒋介石不留情面的批评,陈诚内心五味杂陈,在家书中他强调的是蒋介石对他的期许,写道:“接蒋先生一长函,大意说我看不起人矫骄,非任大事成大业之道。但其望我之切,无异形于言表。”多报喜、少报忧乃人之常情,何况蒋对陈的期望确属事实,这样的反应并不为过。至于对蒋介石本人,陈诚回电自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一面不得不承认蒋的指责,表示:“骄气一节,在他人或系出于猜度,然职追随钧座有年,而职之个性学力,无不在钧座洞察之中。今以是砺职,闻之不胜惶恐。嗣后惟有切实悛改,以期无负钧座知职之明。”同时,他也不甘心就此认错,强调:“职亦不欲为羊公不舞之鹤,重辱教命也。”因为是蒋所言,所以陈不得不概括承受,但陈对蒋介石的韬光养晦那一套教诲并无思想的交集,他更要强调自己不是无能的不舞之鹤,潜台词其实不无能者遭怨之意。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蒋介石 陈诚 复古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