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23年蒋介石访问苏联被斯大林“冷落”内幕

2012年12月29日 15:27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作者:李玉贞

蒋介石在该团品尝了战士们的膳食,仔细观看了营房中的一切,他向该团官兵表达了自己深刻的感受:军民团结是红军强大的真正原因。然后发表了关于世界革命的话,称中国人要向“已经战胜了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苏联军队学习,“也要准备为反对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而捐躯”。“革命”和拥护革命是那个年代红色都城的最强音。蒋的讲话不时为热烈的掌声打断,他也热血沸腾,结束讲话时,激动得双手发抖。军乐队奏着极富感染力的《同际歌》,蒋介石竟是被战士们抬着放到汽车跟前的。

后来代表团还考察和参观了其他军事单位和工厂农村,蒋介石眼界大开,印象颇深的是:军队中的共产党员“将领及士兵……为主干。凡遇有困难勤务,必由其党首负责,躬先之。”“全团上下亲爱。团长专任军事指挥。政治及智识上事务与精神讲话则由党代表任之。权责甚明。”当蒋介石在彼得格勒试乘旅行飞机,高高地“滑翔天际如在陆地”时,他可谓折服于苏俄军队实力了:“俄国武器之研究及进步可与欧美各国相竞发,非我国之窳败也。”后来国共两党的军队都借鉴了苏联的政委制模式来建立党军,1927-1928年间国民党依靠这样的党军建立了一个与苏联相同的党国,实现了孙中山以党治国的目标。毛泽东后来将其概括为“支部建在连上”,“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中华人民共和围的建立就是遵照同样的思想。热情跌落怒不可遏为哪般

9月13日蒋介石把反映国民党军事计划的《代表团意见书》提交到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团向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斯克梁斯基和红军总司令加米涅夫介绍了其要点:

国民党决定避开华南外国人盘踞的两大基地上海和香港,把活动重心、大本营转移到中国西北。在库伦迤南靠近中蒙、中俄边界处按照苏联红军的模式建立孙中山的新军,兵源便是这一带中国境内外的华人。待时机成熟便从西北进军,攻打北京。代表团一行希望就此得到苏方建议和帮助。这便是孙中山从1918年开始酝酿的那个西北计划。

在莫斯科期间,蒋介石还向共产国际提交了一份《国民党代表关于中国国民运动和党内状况的书面报告》,于其中表明中国的“国民革命将具有世界性质”,因为中国也要推翻世界资本主义,而中俄两国应当在这场斗争中携手合作。乍看起来,“世界革命”对于共产国际领导人是动听的语汇,但是《代表团意见书》却“遇冷”———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没有得到苏方任何回应。有材料记载说蒋介石一度感到莫斯科“全藐视他”而大发雷霆,甚至称病,希望去疗养。负责代表团接待工作的苏方人员还向共产国际报告说,中国代表团里“打起来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原因之一是,共产国际领导人当时正忙于一个他们自视为体现世界革命成果的大计划——建立“欧洲工农苏维埃共和国联邦”:早在1918年德国仿效十月革命成立巴伐利亚苏维埃共和国时,列宁十分关切革命者“采取了什么措施同资产阶级刽子手谢德曼之流作斗争?各市区的工人和仆人苏维埃是否已经建立?工人是否已经武装起来?资产阶级是否已被解除武装?”但那个苏维埃没有坚持下来,著名的德国女革命家罗莎·卢森堡被杀害了。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之鸟”没有像列宁、季诺维也夫等在1920—l922年间预言的那样立即鼓翼腾飞。

共产国际对世界革命的幻想依旧。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1923年1月,德国因战争赔偿问题与法国、比利时等国出现争论,后两国便出兵占领了德国鲁尔地区,德国经济凋敝和社会更加动荡。德共领导人于1923年7月11日发表《告全党书》,表示要准备开始武装斗争,组织失业工人,号召群众起义,“一个工人被杀,就要用两个法西斯的命来抵”。接着是7月29日德共组织的反法西斯日活动。德国动荡局势的加剧,使共产国际内部包括斯大林在内的要员都抛弃了争论,一致从配送武器、派遣干部为德国的“十月革命”紧锣密鼓加紧布署。

这就是蒋介石《代表团意见书》受到“冷遇”的原因。斯大林认为“德国即将发生的革命是当代最为重要的事件。它的胜利,对于欧洲和美洲的无产阶级来说,要比6年前的俄国革命意义更为重大。德国无产阶级的胜利无疑将把革命的中心从莫斯科移到柏林”。莫斯科期盼“欧洲工农苏维埃共和国联邦”建立后俄国将加入其中,“共产国际逐渐占居世界政治斗争舞台前沿的时期正在到来”。有关人士摩拳擦掌,呈现着背水一战英雄此去必凯旋的气势。托洛茨基明确致函斯大林,说要到“欧洲形势明朗化”后再议蒋介石的《代表团意见书》。他的设想似乎不无道理,这个“联邦”若得以出现,孙中山的中德俄联盟自然不在话下,但是共产国际没有料到德国形势发生“逆转”,不可能煽动工人于11月9日总罢工,那个拟议中的“联邦”永远消失。

此后,苏方正式就《代表团意见书》表态,11月12日苏联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鲁祖塔克和红军总司令加米涅夫同代表团讨论了蒋介石提交的《代表团意见书》。苏方没有直接就军事行动计划本身做出直接的回答,只强调务必加强对军队的思想教育和从根本上解决国民党军队干部的培养问题。斯克梁斯基建议国民党以俄国革命为榜样开展政治工作,“应该集中财力用于宣传:出版报刊,选举运动之类”,这样才可能出现人民热烈支持革命军的场面。他认为“近几年必须只做政治工作”。如果按照《代表团意见书》所述立即“开启战端,那就意味着冒险,出兵未捷身先死”。国民党代表团毫无疑问听出了弦外之音。蒋介石对此说法并不以为然,他强调的是中国国民党开展政治工作既遇到帝国主义的镇压,又受到国内警察的追踪乃至迫害。中俄情况不同,俄国当年只有一个敌人——沙皇政府,而中国革命者面对的是“世界各国的帝国主义者”。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蒋介石 苏联 斯大林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