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长征初红军为何损失惨重?情报泄露计划被国民党掌握

2012年11月13日 15:19
来源:党的文献 作者:王美芝

10月23日,香港《工商日报》刊登《赣南第一纵队发现共匪八万突围激战,详情由21日2时起,双方开始激战未息》说:“赣省共匪,自被中央东北两路军攻陷石城兴国后,长汀瑞金宁都已受包围,匪共深知残局告危,旦夕覆灭,非突围他窜,不足以苟延残喘,故朱毛彭等股匪,约8万人左右,于昨日暗离雩都,会昌,放弃老巢,实行向南路信丰,南康间冲出重围,窜往湘南,沿萧克共匪旧路图入川黔,联合贺龙萧克各股共匪,另谋发展,查南路军之安远、重石、版石、古陂、新田、韩坊、信丰、南康赣州之第一纵队全线防地,已于昨21日上午12时发现匪踪,下午2时,旋即发生激战,赣南各地烽火遍地,完全入于战事状况,截至昨22日正午,双方仍在混战中,胜负未分。”该文还提到:“查朱、毛、彭德怀各匪首,自决定放弃老巢,于昨18日即分别率其匪军,向南路军各地防线突围”,红军“于19日起,分三路向赣西移动,实行向信丰南康间突围,经湖南,转黔东,入四川……现探悉共匪志在冲破我军防线,然后方可从容过南康、唐江,出上犹、崇义入湘南,窜逃入川会合贺龙”。

以上两条报道清楚地说明,中央红军尽管在转移出发前严格保密,行动时封锁消息,从部队调动到机关撤离也在夜晚进行,注意隐蔽,对部属只告知每天的行进路线和宿营地,但从开始战略转移后,国民党就对其从何地秘密出发及出发的人数和转移路径计划,掌握得一清二楚。由此也说明,绝非像有些著述所说,蒋介石事先没有发现红军转移的迹象。


中央红军大转移的秘密军事行动,几乎是在国民党掌控下进行,其遭受重大损失也就可想而知了。国民党是怎样获得中央主力红军有关“突围转移”的情报呢?笔者认为:

一是红军突围的行动意图被国民党察觉。7月,以寻淮洲、粟裕所率领的红七军团6000余人组成的“北上抗日先遣队”,向闽浙赣方向东征、北上,目的是调动敌人,减少中央苏区的压力,便于主力红军突围;8月上旬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红六军团9700余人退出湘赣边革命根据地,向湖南中部西征,为红军主力的“转移”探路。尽管他们打的是北上抗日的旗帜,但蒋介石一开始就看出端倪:“北上抗日”实质是突围,红六军团的西征,是突围西进,以求与红二军团贺龙会合,攻取四川,创建新的根据地;“抗日先遣队”是主力红军突围的先头部队。

9月25日16时,朱德致电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董振堂、李卓然、周昆、黄甦、罗炳辉、蔡树藩,提到:“明26号及以后的战斗动作中,诸兵团应再高度估计情况,并检查自己的决心。一方面你们应给敌人相当的损失和抵抗,另一方面应很爱惜地使用自己的兵力,并且坚决避免重大的损失,特别是干部。”“在飞机轰炸、炮兵集中所威胁不利的条件下,及我们工事不十分巩固时,指挥员应适时放弃先头阵地,以便于我们阵地的纵深实行突击。”“应特别注意在战时中不间断地对于部队指挥,在失利时,应有有组织地退出战斗的计划。”(《朱德年谱》(新编本)(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版,第399—400页。)9月27日,朱德致电彭德怀、杨尚昆:“目前三军团及十五师基本的作战任务,是迟滞陈路军向石城前进,只在有利的条件下,以局部的突击消灭敌人的先头和侧翼部队,必须避免坚决的战斗,而首要是在保存我们的有生力量”;“在战术上,你们应在每一个地区上进行运动防御,以完成作战任务”。并指出:“万一陈路军在这次的战役中能一下子占领我们所有的支点时,军委决定放弃石城。”(《朱德年谱》(新编本)(上),第400页。)各作战部队首长根据这些指示指挥部队作战和适时退却,被国民党发现了其作战意图。10月12日,国民党《中央日报》报道:“厦电总部息,四纵队6日进至河田东五里湖泊背,匪不战弃河田西退,我即占附近高山、河田在山下,已一空镇,我亦未进驻,现即在高山筑工事,并一部越过西追,据报匪亦有不战弃汀意。”10月16日,香港《工商日报》报道:“14日午前我周纵队克复兴国城,俘获无算,刻在清查中,匪第一第五两军团是役溃不成股,纷向龙江头及宁都方向逃窜”,“东路军连日均有进展,……长汀残匪确有弃汀西退模样”。10月17日,香港《工商日报》报道:“东路军于6日集全力进迫河田……讵匪竟不应战,于剿匪军进至距河田东五里之湖泊背地方,匪即全部向西溃退,东路军遂毫不费力,而收复河田,匪军既放弃河田。”

中央苏区报刊的宣传,也会令国民党嗅出红军即将转移的气味。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9月29日刊登张闻天的署名社论《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中说:“为了保卫苏区,粉碎五次‘围剿’,我们有时在敌人优势兵力的压迫之下,不能不暂时的放弃某些苏区与城市,缩短战线,集结力量,求得战术上的优势,以争取决战的胜利。四川红四方面军就是这样取得了空前胜利。”这将红军即将转移的计划间接地指了出来。在中央苏区发行的其他报刊,对此也有类似的表述。

10月12日,周恩来按事先商量好的暗语,给正在与粤军谈判的代表何长工、潘汉年发去电报:“你喂的鸽子飞了。”(参见刘喜发主编《红军长征全史》第1卷,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90页。)暗示红军开始转移了。这样的暗语使国民党粤方代表很敏感,加上10月8日粤方已得到在赣南的谍报人员关于中央主力红军可能转移的情报,两相印证,必然得出红军要转移的结论。

二是国民党谍报人员获得红军拟突围转移的重要情报。据叛变的盛忠亮讲:“国民党的特务,有许多已经钻进党的秘密机关里了。”(王俊义、张树相、丁东主编《黄药眠口述自传》,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228页。)香港《工商日报》10月10日刊登《粤方所得情报共匪七万集中瑞金,但向某方进犯尚未得确报,陈济棠李宗仁共商防犯法》说:“据某军事机关传出消息,月之8日晨,接到赣南某密探情报……现赣省共匪,日来纷纷调动开拔,现集中全力七万余人于瑞金县属,声势浩大……一说谓其欲向赣南窥伺。”可以清楚说明,国民党在中央苏区派有谍报人员,并于10月8日将探查到中央主力红军可能转移和已集结七万人的情报,报告给了粤军陈济棠。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国民党 红军 情报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