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发奎评张学良:撤退时不炸桥 不忘为贫民留粮食

2012年10月22日 15:51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张发奎

核心提示:从军事的观点,张学良应该炸毁这座桥以阻止我军追击撤退的奉军,但是,他顾及整个国家利益。他信中还说,希望把他留下的大量麦子分给贫民。

本文摘自《张发奎口述自传》,作者:张发奎,出版:当代中国出版社 

张学良的奉军同吴佩孚、孙传芳部队比较,吴佩孚军队战斗力最强劲,奉军其次,孙传芳部最差。装备上以奉军最精良,吴部与孙部差不多。

在第二次北伐中,农民协会对北伐军帮助很大,农民群众为我们担任侦察、向导、运输、通讯等工作。也有过几次,有人拒绝同北伐军合作,河南的红枪会对我们不友好。可是,加入农民协会的红枪会群众向我们提供援助,这必须归功于我们的政工人员。我军每占领一地,有时在占领前,共产党就派人去整顿红枪会。那些未经整顿的红枪会,对我们有所阻挠。有时骚扰我们的后方,掠夺我们的武器。他们装备很差。总之,红枪会的成员,协助我军的多于妨碍我军的。

台湾的历史学家蒋永敬在《鲍罗廷与武汉政权》一书中提及,在河南曾发生过农民与受共产党影响的国民党党部之间的纷争。我记忆中无此印象,但是这类争斗是可能发生的。

人们常常抨击湖南农运无法无天,但由于当时我对共产党印象甚佳,所以我对此类报告一概不予理会。当时我认为工运与农运都是新生事物,对在运动发展的痛苦过程中出现的一些过激的行为,我们应该持宽容态度。此外,我对农民协会有极好的印象,因为他们帮助北伐军。

5月中,独立第十四师师长夏斗寅联同第二十军杨森部、第十五军刘佐龙部从背后袭取武汉,武汉政府依靠叶挺部将十四师等逐出武昌。夏斗寅部驻扎在宜昌,叶挺对夏斗寅部与杨森部采取行动是正确的。

1927年5月21日,许克祥在长沙哗变。当时我在河南作战,对此事未太留意。许克祥是三十五军军长何键的下属。我认为,湖南农民协会虽然犯了左倾幼稚罪,许克祥的滥捕滥杀也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倘若我处于他的位子,不会像他那么大动干戈。我不相信有关共产党阴谋的报告,故仍然信任共产党员,同他们合作。

1927年6月7日,我和一些参谋与一个骑兵连离开开封去郑州。一到就看到张学良致国民革命军的函件,他希望我们不要毁坏郑州附近跨越黄河的铁路大桥。这座桥正由一位比利时籍工程师管理。从军事的观点,张学良应该炸毁这座桥以阻止我军追击撤退的奉军,但是,他顾及整个国家利益。他信中还说,希望把他留下的大量麦子分给贫民。我感到此人头脑清醒,置国家利益于他个人利益之上。奉军的军纪不坏,张学良是足智多谋的。他原先以为河南守得住,所以构建了防御工事,临颍尤其坚固。尽管外传他是“太子爷”,他还是能干的将才。

几天后,我在郑州会议上遇见冯玉祥。他对我说:“你真了不起!你们南方人两条腿比我的马队还跑得快!”他不知道,我的部队是日夜兼程,一刻不停赶到开封的;他想不到我们跑得这么快。我们向开封急行军的速度确实引起了北方官兵的钦敬。

冯玉祥对武汉政府的态度给我的印象是:他是左倾亲共的,他不和我们站在一起,但也没有同我们断绝关系,似乎在骑墙观望。

在郑州会议上,我们决定把唐生智和我的部队撤回武汉,把河南的军政管辖权移交给冯玉祥。这是汪精卫提议的。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回师武汉的理由,原来计划在郑州与冯玉祥部会师后,稍事休息,然后进军北京。

我们决定回师武汉,是因为湖南农民协会的不正当举动。汪精卫报告说,农民协会发动骚乱,走向极端,导致后方不稳。他是郑州会议上最活跃者,唐生智也讲了许多,他也报告了农民协会制造的动乱。我们同意,鉴于前述暴行,我们不能再继续从事第二次北伐了。有关前述暴行问题,要留待我们回到武汉再议。郑州会议并没有提议军事长官解除各支部队中共产党员的武装。

郑州会议收到朱培德发来的电报,说蒋先生准备夺占江西,但我们回师的主要原因,乃是湖南农民协会的暴行。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张学良 张发奎 贫民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