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红军为何过草地:集全军之力吃掉一个营要八天

2012年07月17日 09:16
来源:文史精华 作者:贾章旺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红军决定改道草地北上。毛泽东认为,与其打松潘,打胡宗南,用千万红军战士的生命到胡宗南的屠刀下去讨一条通道,不如向大自然闯出一条生路。

8月4日至6日,中央政治局在毛儿盖附近的沙窝召开会议。中共中央总负责张闻天就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合后的政治形势与任务的决议草案作了报告。毛泽东在发宫中再次强调两河口会议强调的北上战略方针。会议批评了张国焘的错误(没有公开点名),增补陈昌浩、周纯全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会议之后,军委决定两方面军混合编组为左、右路军北上,左路军以马塘、卓克基为中心集结地域,向阿坝地区开进,然后东进《朱德、刘伯承随左路军行动);右路军以毛儿盖为中心集结,向班佑、巴西开进;两路军在班佑地区靠拢,然后向甘南并进。

8月17,B,毛泽东会见红1军先遣团团长杨成武时,要求必须从茫茫草地上走出一条北上的行军路线来。毛泽东说:胡宗南在松潘地区的漳腊、龙虎关、包座一带集结了4个师;东面的川军已经占领了整个岷河东岸,一部分已占领了岷河西岸的理县,追击我们的刘文辉部已经赶到懋功并向抚边前进;薛岳、周浑元部集结于雅州,敌人判断我们会东出四川,不敢冒险横跨草地,北出陕、甘这一步棋;但是敌人永远摸不着我们的底的,我们偏要走敌人认为不敢走的道路。

8月18日,红军先遣团出发。

红军向草地出发前,毛儿盖附近的藏民忠告说:如果红军不穿毛袜子和羊皮衣,一定会被冻死。实际上红军无法得到这些,他们大都是穿着一套或两套单军衣走进草地的。

毛儿盖会议之后,右路军先头部队从毛儿盖向班佑开进,党中央、毛泽东随右路军行动,开始了横跨松潘草地的艰苦历程。

为掩护红军的侧翼安全,毛泽东派出红军一部,猛攻胡宗南的松潘防线,特别是松潘的前出阵地镇江关。双方在战斗中均有重大伤亡。胡部一度向松潘撤退。双方在松潘城的白塔山阵地展开了激烈的争夺,胡宗南急调二线部队加入战斗。数日红军主动撤退,向草地深处飘忽而去。

草地,是黄河上游的高原,海拔在2000米左右,没有人烟,没有树林,没有飞鸟,一个死寂的世界。人人都说,草地是绝地。放眼望去,纵横数百里,苍苍茫茫,渺无际涯。草丛河沟交错,淤黑色的积水散发出腥臭气味,腐草结成的表面十分松软,泥泞不堪,在郁郁葱葱的青草之下,是满布机关陷阱的大泥潭,行人只要稍一不慎,失足其间,就会陷于灭顶之灾。许多红军将士就在这样的沼泽草地中,失足陷入泥潭,站在一边的战友却无从援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患难与共的战友慢慢地沉下去,永远留在那泥沼之中。战士们抬着向导,选择草根较密的地方,一步一跳,艰难地行进着,并为后续部队留下一个又一个路标和安全标记。

沿着先头部队开辟的道路,右路军主力随后陆续进入草地。变幻无常的草原气候,时而晴空万里,暑气蒸腾;时而乌云翻滚,浓雾弥漫,风雨冰雹降临。每逢夜晚,战士们常常是裹着湿漉漉的单衣露营,背靠背以相互体温御寒。没有了粮食,开始吃树皮,吃草根,吃皮带。

红军战土有的被泥潭吞噬,有的不敌严寒被冻死,有的因身体虚弱而病死,更多的是因饥饿而死。

红军右路军务部队在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后,大都经过了5—7天的行军,奇迹般地走出了沼泽草地,分别到达川甘边境的班佑、巴西地区。

班佑以东的上下包座,是红军进入甘南的必经之地。红军到达之前,胡宗南已经派出一个团的兵力在包座南北的大戒寺、求吉寺据险防守。胡宗南最早知道红军已经越过草地,是在杨成武率先遣团到达班佑地区。他第一个反应是自己的听力出了毛病;第二个反应是急调第四十九师就近驰援包座。

红军前敌总指挥徐向前考虑到中央红军万里转战,减员甚大,特向党中央和毛泽东建议,由四方面军所属部队攻打包座,开辟北进通道。8月29日,徐向前指挥红30军全部和红4军一部发起包座战役。31日,歼灭了胡宗南纵队的第四十九师5000余人,且缴获甚多,打开了红军北进的通道。

胡宗南得到第四十九师全军覆灭的消息,魂飞魄散,一时竟目瞪口呆,将自己反锁在屋子里,踱步徘徊,几成颠狂之状。

至此,胡宗南坚守的川甘交界的松潘通道,形同虚设,对红军已经不起任何作用。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胡宗南 胡部 松潘地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