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左权将军牺牲疑点:以死洗清“托派”嫌疑?

2012年07月05日 11:02
来源:检察风云 作者:散木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在左权牺牲之前的1941年11月,他有一封致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申诉书,那是他流着泪写的,信中倾诉了那后来令他决然以死相向的不平。

本文摘自《检察风云》2005年21期,作者:散木,原题:左权将军的烈死与“托派”嫌疑散木

一、左权之死

1942年5月25日,抗战中的八路军首长、人称“朱彭左”之一的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将军,在山西辽县(后易名为左权县)麻田反“扫荡”战斗中与日军激战突围时,不幸遭炮击壮烈殉国。

左权将军是八年抗战中牺牲的中共最高级别的将领,他的英名永世长存。然而,仔细推敲左权将军的烈死,似乎有些蹊跷。他的战友回忆:左权是在部队突围中牺牲的,可是他在敌人炮火的猛烈轰击下,一再叮嘱战友卧倒,自己却依然继续前进,旁边也没有一个卫兵,结果他被日军的炮弹击中头部,壮烈牺牲。事后,彭德怀将军也不解地发问:当时日军向麻田十字岭我方发射了三枚炮弹,作为训练有素的高级指挥官,左权应该完全能辨别出炮弹飞行的声音和角度,但是他没有躲避。这是为什么?难道左权将军是想不惜以自己的死来说明什么吗?

在左权牺牲之前的1941年11月,他有一封致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申诉书,那是他流着泪写的,信中倾诉了那后来令他决然以死相向的不平。他说:“我在1932年曾受过党的留党察看处分一次,那是因为在肃反当中被反革命托派的陷害及调闽工作时遗落托陈取消派文件一份……这是个错误,也是个疏忽,愿受应有的处分。唯被托派陷害一事,痛感为我党的生活中最大的耻辱,实不甘心。但当时中央书记处他们未发觉,虽是曾一再向党声明,亦无法为党相信……迄今已经10年了,不白之冤仍未洗去,我实无时不处于极端的痛苦过程之中。回溯我1925年2月在广州入党,那年冬即赴莫斯科。1930年6月回国,同年9月入苏区,直到现在已将近17年了……总以为真金不怕火炼,党有工作给我做,在斗争中工作中表白这不白之冤,自有水落石出之一日,以此安慰自己。现在我觉得不应该再忍受下去了,故向党提出要求,请将我的问题做结论,洗涤这一不白之冤,取消对我留党察看的处分。我再以布尔什维克的真诚坦白向党声明:我没有参加过小组织活动,我与反革命托派无论在政治上组织上均无任何相同之点,无任何组织关系。我可以向党担保,我是一个好的中国共产党员,希中央讨论答复。”

二、左权和“托派”的嫌疑

左权的上书提及一个党内久已存在的“托派”的问题,它曾经伤及许多无辜的同志。

左权将军是当时八路军首长中不多的一位既有长期的革命阅历又是“科班”出身的高级指挥官之一。大革命中他考入广州陆军讲武学校,不久又转入黄埔军校第一期,之后由周恩来和陈赓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后投身巩固广东革命根据地的战争,屡建功勋。1925年月11月,他被派往苏联学习,先后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和莫斯科高级步兵学校、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

那时的莫斯科正酝酿着一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上的大风暴。斯大林与托洛斯基的“反对派”的斗争达到白热化,这又影响和反映到中国革命中来,左权后来的积郁,就是因为对苏共一些“反对派”有所好感而带来的。后来他回答组织上的审查时说:“那时我才20岁,年轻幼稚,一方面相信列宁主义与布尔什维克中央是正确的,一方面又对托洛斯基与拉狄克有过某些英雄主义的崇拜……但不久,等到托洛斯基反革命的原形日益暴露时,我那些崇拜观念也就自然消失了。在整个反托斗争中,我是站在党的方面的,并真诚地向党声明,在组织上没有任何联系。”但党内斗争的严酷不是年轻的左权所能想像到的,不久他就被牵涉进“江浙同乡会”——一桩王明等残酷打击自己的同志、树立宗派的“处女作”。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左权 牺牲 疑点 洗清 托派 嫌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