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红四军老战士为何在长征时期12次翻越夹金山?

2012年07月02日 16:22
来源:文史参考 作者:胡宗林 熊崧策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由于我表现好,第一次过夹金山,受到地方部和收容队领导的表扬。1935年10月,几万大军离开藏区,浩浩荡荡开始南下,胡宗林第二次翻越夹金山。夹金山在两个粮站之间,一来一回,就要翻两次山。我们共过了5次,就是10次。

本文摘自《文史参考》2011年第12期,作者:胡宗林/口述 熊崧策/整理,原题:一位12次翻越大雪山的红四军老战士

胡宗林1920年生,四川理番(今理县)人,藏族,藏名仁钦索朗。1935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参加了长征。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入抗大第六分校学习。后任太行军区分区武工队分队长、第四野战军营教导员。建国后,历任中共雷南县委书记、西藏工委日喀则分工委副书记、山南专署专员、西藏自治区民政局局长、自治区第三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1985年离休。现居成都。

人们常常用“爬雪山,过草地”来形容长征的艰苦卓绝。红军翻的第一座大雪山是夹金山。仅仅翻越一次就十分困难,很多红军长眠在雪山深谷。而一位藏族老红军竟然翻越了12次,创造了长征途中的奇迹。这位令人尊敬的老红军就是胡宗林,采访中,胡老讲述了长征中他在雪山草地来回几趟的传奇经历。

与妇女团并肩战斗

1935年5月22日,红四方面军9军的一部从茂县附近西渡岷江,分别向理番(现改名为理县)、黑水前进。30日,进占理番县城薛城。31日,占领杂谷垴。6月3日,先头部队进抵理番通往懋功的要地猛固。从此,我的命运也跟着改变。

我是四川阿坝理番人,出生于1920年。我的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藏族农民,他一辈子受苦受穷,去世得早,我没有见过我的生身父亲。后来母亲改嫁了,继父是汉人,叫胡德昌。

红军到理番县不久,就开始招兵,他们叫“扩兵”、“扩红”。我对红军的了解多了,也有了感情,就想当红军。当时我也不懂什么革命道理,只认准了一个理:当了红军,再不用伺候人,再不会挨打挨骂,也不会饿肚子,还有大米饭吃。

我加入了红四方面军31军,被分配在学兵连。学兵连,培训的时间长一些,作为干部来培养。

有一次,整个连队被调去参加攻打杂谷垴喇嘛寺的战斗。杂谷垴喇嘛寺是我们地区最大的一座寺院,平时有几百个喇嘛。红军到理番县之前,国民党的特务分子也潜入寺院,挑动喇嘛与红军作对;被红军打垮、打败的国民党散兵败将,也跑到寺院。此外还有当地的屯兵和土匪,都汇聚在寺院,提出所谓“武装保卫寺院”的口号,来反对红军。

6月18日,总部命令妇女团担任进攻杂谷垴喇嘛寺的任务。同时命令我们学兵连参加战斗,要求我们在19日上午务必赶到。我们提前一天,于18日上午赶到。

我们到达时,战斗已经打响。妇女团有三个连投入战斗,从三面向寺院发起猛烈进攻,还有总部炮兵的炮火支援。枪一响,国民党散兵败将和特务分子早就跑得不知去向,喇嘛和屯兵乱作一团,红军从三个方向冲进寺院,打死打伤数十人。战斗很快就结束了。

上级命令我们学兵连协助妇女团打扫战场,帮她们烧水做饭,抬担架。这次战斗,红军的损失很小,只有几个伤员,没有一个同志牺牲。我们看到妇女团的战士们,穿着整齐的军装,戴着八角帽,扛的全是德国造的马枪,都很新,一人一支枪,一把大刀,威风凛凛,神气得很。我们都非常羡慕。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红四军 老战士 长征 时期 12次 翻越 夹金山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