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日本担心袁世凯统一中国 曾经多次资助倒袁派

2012年06月22日 09:39
来源:中华读书报 作者:程巍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而法兰西精神此时听起来倒像无政府主义:“法兰西人,富于自由思想,其趋向与德人之艰苦卓励者不同,且思想界受种种复杂之灌输,故无论对于何种学说,何种事象,无始终执一之迷信。种种高尚之大发明,皆其思想活泼之赐也。然流弊所届,却与放任主义相邻,不能勇猛精进,就如法律规则,在德人眼中,一字一句,皆必有非常强大之效力。设使无效力,则竟宣告废止之,不肯为片纸之虚设。法人不然,每见典例发布,未几已同虚设。”

1916年12月所登刘叔雅《叔本华自我意志说》则追寻“德意志精神”的谱系,首提叔本华:“先生之说以无生为归,厌生愤世,然通其意,可以为天下之大勇,被之横舍则士知廉让,陈之行阵则兵乐死。绥其说一变而为尼采超人主义,再变为今日德意志军国主义。”同期谢鸿的《德意志青年团》则大赞德国军国主义教育使其“国民意气之盛,可谓横绝一时。实际德国之强,不在军容之盛,由于国家之基础巩固,举国人民复能贯彻青年德意志主义,尽其所有智力、能力、财力以供国家牺牲。有此精神,乃有今日之战绩。饮水思源,谓非青年社会教育之赐不得也”。

从这里可找到《青年杂志》反儒、道、佛的动机。与尼采反基督教的理由一样,它认为儒、道、佛造就了信奉“奴隶之道德”的文弱国民,如陈独秀所说:“吾国旧说,最尊莫如孔老,一则崇封建之礼教,尚谦让以弱民性,一则以雌退柔弱为教,不为天下先。吾民冒险敢为之风,于焉以斩。魏晋以还,佛法流入,生事日毁,民性益偷。由厌世而灰心,由灰心而消极,由消极而堕落腐败。”

6

说《青年杂志》支持帝制,乃厚诬陈独秀,但《一九一六年》的确惹起了嫌疑。1916年3月《青年杂志》停刊,时当袁世凯取消帝制之时。三个月后,袁氏病殁,清算帝制分子及其喉舌就成了新一轮的舆论狂热,《一九一六年》也遭非议。9月,当《青年杂志》易名为《新青年》复刊时,就不得不对这篇九个月前的文章作出辩白。

于是,复刊号登出一封由《青年杂志》作者之一的汪叔潜写的读者来信,质问:“国事前途惟一之希望,厥惟政党。吾民政党之观念,极为薄弱。吾人方提倡之不暇。乃先生于一九一六年之论文中,将政党政治轻轻一笔抹杀。夫抹杀政党政治,原非抹杀政党,然当此政党观念仅仅萌芽之时,吾愿贤者慎勿稍持此种论调,致读者之以词害意也。且即就政党政治而论,初亦何尝可以抹杀哉。先生之言曰:‘政党政治,将随一九一五年为过去之长物,且不适用于今日之中国。’又曰:‘纯全政党政治,唯一见于英伦,今且不保。’愚诚不审此语何所根据。”又云:“政党政治者,立宪政治之极轨也。今之并世各国,凡犹未以政党政治称者,皆学焉而未至者也,否则有特别情形者也,否则其国之政治初未上宪政之轨道也。”陈独秀在答复中努力自辩,但最后承认:“前文未达,予读者以误会,资官僚以口实,殊非立论之旨。得尊函纠正之,敢不拜嘉。”

“吾人没齿不忘”的袁世凯在复刊号中一变而为“违法叛国,急于偿其称帝之素愿”的阴谋家,而“不适用于今日之中国”的国会的重新开张则使陈独秀喜极欲哭:“嗟乎!国会神圣,为何种机关,议员代表人民,为何等人物,乃至今日始见于社会,吾心滋戚矣。”当然,复刊后,有关德国的文章锐减,但这并不意味《新青年》的“德意志精神”的衰退。10月登出刘叔雅《欧洲战争与青年之觉悟》,称“和平者痴人之迷梦”,“愿吾青年,人人以并吞四海为志,席卷八荒为心,改造诸华,为世界最好战之民族,国家光荣,庶可永保勿坠”,并说“就今日国际关系言之,则威力诚为正义,强弱诚即曲直”,“德意志人谓德国之兼并世界为合乎公理,谓世界之被德国征服为光荣,语虽近夸,实含至理”。

次月又登出刘叔雅《军国主义》,称“求生意志,乃世界之本源,竞存争生,实进化之中心,国家者,求生意志所构成,军国主义者,竞存争生之极致也”,“苟欲守此疆域,保我子孙黎民,舍军国主义无他道;生于今日之世,苟欲免为他人之臣虏,舍持军国主义无他法”。吴虞也于次年2月发表《家族制度与专制主义之根据论》,谓孝道之废“乃立宪国文明法律与专制国野蛮法律绝异之点,亦即军国社会与宗法社会绝异之点”。将文明社会等同于军国社会,足见《新青年》期望于“新青年”的是“德意志青年团”的中国版。析其立论之逻辑,其反孔非儒,与其说因孔教与共和相抵,不如说与军国社会相抵。对军国主义的崇拜也体现为对威力强大的武器和暴力语言的崇拜,如同期发表的《文学革命论》宣称要以德国造“四十二生的大炮”对付文学革命的异议者。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日本 袁世凯 统一 中国 二次革命 资助 倒袁派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