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孙中山遗体改殓易棺之谜:苏联水晶棺最终未使用

2012年05月30日 18:10
来源:报告文学 作者:陈光中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1927年11月25日深夜(实际是26日凌晨)2时半,守灵人员秘密地将孙中山的遗体从楠木棺(即“第三棺”)移入美式棺(即“第一棺”),用棉花药水包裹防腐,藏到碧云寺内东侧水泉院的山洞内,以防不测。

这是孙中山遗体的第三殓。

1928年初夏,张作霖败退东北,于6月4日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6月7日,守灵人员将孙中山遗体重新移回楠木棺(即“第三棺”)。

这是孙中山遗体的第四殓。涉及的两具棺椁均为旧物。

但是,如果仔细琢磨,这段“史实”似乎存有许多问题。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守灵人员有无移灵防腐的专业技术能力?

根据有关资料所述,孙中山遗体第一殓时所做的防腐处理方式,是由腿部向血管内注入福尔马林防腐液,并无在棺内灌装福尔马林的记载。可想而知,那美式沉香木棺(即“第一棺”)原是普通棺材,不能盛装防腐液;而且遗体将公祭三天让民众瞻仰,若用液体浸泡,难免让瞻仰者心中不适──也许正是由于没有如此处理,才造成遗体变色而不能永久存放。

所以,楠木棺特地配置了铝材内壁,用以盛放福尔马林防腐液而不致泄漏。

但是,福尔马林不仅容易挥发,还有强烈的刺激性,使用起来也很不方便:标本必须全部浸泡在液体中,一旦接触空气,不仅会变色,还将干枯变形。因此,使用福尔马林保存遗体,不仅需要特殊材质的容器,还得由专业医务人员配置操作才行。这样的工作,是军人出身的守灵人员所难以完成的。更不必说“用棉花药水包裹防腐”了──如此处理方式,遗体难免会接触空气,怎能保持原样?

有意思的是,在2001年8月出版的《香山公园志》中,根本没有关于孙中山遗体移藏水泉院的记载。据其所载,1928年前后,的确有军阀意欲毁灵的消息。时任香山慈幼院院长的熊希龄早年曾任北洋政府总理,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他亲自出面要求张宗昌派一个连的兵力“驻山保卫”。如此一来,张宗昌只有竭力护卫而再不敢毁灵,否则,孙中山灵榇若有闪失,不管是谁的责任,都将由张宗昌承担万世骂名!张宗昌无奈,“特派督战队长康万胜率领军官团来山保卫……孙中山的灵寝才安然无恙。”

可以作为参考的,还有《总理奉安实录》中的一段话:“其时,北平军队揉杂郊外,时有流弹,护灵处主任马副官湘秘密电沪报告,葬事筹备处乃函托叶恭绰、熊希龄、李徵等设法维护,以期安全。”──其中也没有提到移灵隐藏的事情。

我特地请教过香山公园的有关人士,探讨当年守灵人员移灵的情况,他认为不太可能。别的不说,仅看水泉院的那个山洞,虽然环境幽静,却并不深邃,即使勉强移灵,把遗体藏在与金刚宝座塔这么近的地方,不但未必隐蔽,反倒有欲盖弥彰之嫌。“移灵”一说,也许是守灵卫士无奈之中想出的计策:故意散布传言,让人以为孙中山的遗体已经不在碧云寺了,以此转移视线。

我想,如此解释,似乎更为合理。

当然,这些只是推测。毕竟时隔八十多年,历史的真相难免愈显模糊了。

1929年5月,南京政府正式拉开奉安大典的帷幕。5月20日下午2时,孙科与协和医院的史蒂芬医生来到碧云寺,在守灵人员协助下,将中式楠木棺(即“第三棺”)内的防腐液放净(有关资料记为“保护油”,这一细节表明,孙中山的遗体是浸在棺中的防腐液即“保护油”里的),史蒂芬将遗体揩净后用白色绷带包裹周身,然后移入美式沉香木棺(即“第一棺”),暂时重新放回石龛之内。

这是“第五殓”;涉及的两具棺椁仍为旧物。

22日晨7时,迎榇专员指挥守灵卫士将灵榇移到金刚宝座塔前下方的普明妙觉殿。8时许,宋庆龄等人赶到,由史蒂芬医生及助手、护士将遗体以白绸裹缚,并为孙中山理发。接着,孙科等人为孙中山更衣。原来是准备穿中山装的──这是最恰当的方案,但医生比较有经验,说人的遗体长度比生前要缩短好多,中山装需要身架雄伟,并不适用。所以,最终是仿照回教葬礼的方式,内裹白绫、外着长袍马褂。

更衣完毕,在宋庆龄等家属的守视下,由孙科等人将遗体移入另一具新棺──特制的美式铜棺。

这具棺椁是1925年决定将孙中山土葬之后,治丧处特地向美国订购的,早在1925年8月便已运抵上海,存放在香山路孙中山故居内;1927年5月转运至南京;1928年12月运抵北平。

依次排来,此为孙中山遗体的第六殓;这最后一具美式铜棺则是“第四棺”。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孙中山 遗体 改殓 易棺 苏联 水晶棺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