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国中将王宗槐忆长征:一边吃点心 一边没收财产

2012年05月25日 08:57
来源:党史博览 作者:李伶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展示地点就设在定襄一中的对面。青年们爱听红军的故事,主持会议的王宗槐便在大伙的掌声中讲了一则红军“以字换盐”的故事。

“三年前,我们在苏区反‘围剿’,盐比金子还贵。红军没盐吃,哪有力气行军作战呢?红军队伍里有个年轻人拍着胸脯说:‘这有何难?派两人,跟我进县城,背盐去!’部队领导将信将疑:‘背盐?吹牛吧?好,给你派两个!’傍晚时分,三个人回来了,果然背回了两小袋子食盐。怎么来的?卖字,用字换来的。大家觉得奇怪:‘你连毛笔都没有,用什么写的?’那同志便从自己的破棉袄里撕出一块棉絮,说:‘这玩意儿,绑在棍子上,这叫红军笔,好用得很呀!’”故事说到这里,王宗槐卖了个关子,说,“想不想见见那位以字换盐的书法家?”

“想!”会场掌声雷动。

这时,舒同举着“抗日救国,报名参军”的横幅走上了讲台。

王宗槐说:“这位舒同秘书长就是那位以字换盐的军旅书法家。”接着,他接过舒同手中的横幅说:“这字就是他用‘红军笔’写的。现在,请舒秘书长当场展示,以谢晋民!”

舒同在一片掌声中绑好了“红军笔”,便在两张八仙桌拼成的写字台上当场泼墨挥毫。王宗槐则在一旁说:“都说八路军是土包子,不对,里头能人多着呢!就说舒同秘书长吧,不光才学渊博,字也写得好。在南方时,老财们出钱还买不到哩!”

许多青年学生从后排挤过来求字,舒同便不停地书写,不断地奉送。那别具一格的字体,博得了大伙的称赞。

定襄南王中学学生张际功一见墨宝,便头一个要求报名参军,其他青年也纷纷响应。不到一个月,定襄青年1000多人参加了八路军。他们组成的新兵团,又称定襄团,后来成为晋察冀军区的二分区六团,归赵尔陆领导。两个月后,舒同成了晋察冀军区政治部主任,那位头一个报名参军的张际功,则成了舒同的秘书。

舒同、王宗槐的定襄扩军,为以后创建冀西抗日根据地打下了基础。

吸烟,他违反了青年工作戒律,官兵们却称赞他是“好样的”

定襄扩军任务完成后,王宗槐随舒同星夜赶到五台县河东村向聂荣臻报到。这时,原一军团已改编为八路军一一五师,主力已由晋东北南移,转往吕梁山,开辟晋西地区。留下的同志在聂荣臻率领下,正以五台山为中心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王宗槐便是落实此项工作的组织部门负责人之一。经过一番筹措,晋察冀军区于1937年11月7日正式成立。聂荣臻出任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唐延杰任参谋长,舒同任政治部主任,王宗槐任军区政治部组织部部长。

1938年1月11日,晋察冀边区在阜平县隆重召开了军政民代表大会。到会的149位代表中,有共产党员,也有国民党党员,还有文艺、宗教及工农大众的代表等。王宗槐作为八路军的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

在选举代表过程中,王宗槐抽烟的故事在部队和当地群众中传为美谈。

1937年12月中旬的一天,聂荣臻和舒同向王宗槐布置任务说:“吕正操带了人民自卫军的主力两个营和一个特种营,来到路西(平汉铁路以西)的王快镇,进行整训,你代表军区去慰问,并帮助他们整训和建党建政(指建立政治机关)。”这支人民自卫军原属东北军五十三军六九一团,大都是东北人。“九一八”事变后,他们忍辱挥泪告别故乡,退居华北。1937年10月10日,该团在晋县小樵镇举行誓师大会,在“保卫华北,保卫家乡”的口号中打出了“人民自卫军”的旗号,由吕正操任司令员。这支队伍刚刚脱离旧军队,存在不少问题,急需进行整顿。另外,部队中虽有几名共产党员,但没有党的组织,无法开展工作。

领受任务之后,王宗槐立即着手准备:筹集了一批饼干、罐头,还有大量的土特产作为慰问品;让刚组建的军区抗敌剧社20位同志赶排了一台文艺节目,并让每人准备了一只八路军斗笠。

王宗槐带慰问团到了王快镇,受到了人民自卫军的热烈欢迎。桌子上放了许多招待香烟,其中有英国南洋烟草公司的“红炮台”、“白金龙”,皆铁盒精装。最次的是国产中上等的“大婴孩”。因为王宗槐不会抽烟,他就“借花献佛”,用来招待。

几天后,找他聊天的人越来越少了。王宗槐很纳闷:是什么原因呢?一天,一位地下党员对他说:“弟兄们听说八路军里规矩太多,连烟都不准抽,原以为谣传,这下子见你这个组织部长都不抽,就信以为真了。他们有顾虑,担心将来改编后受约束,吃不消。”

王宗槐大有感悟。红军里确实有“不抽烟”这条要求,那是从1934年开展“青年冲锋季”活动开始的,后来成了部队青年工作的一条戒律。久而久之,大家都养成了不吸烟的好习惯。长征途中,打下贵州桐梓城,缴获的“白金龙”香烟堆积如山,抽烟的可以随便拿。但除了几个年龄大的“老烟鬼”带了一些外,其余的都分给了当地老百姓。改编八路军后,帽徽虽然变了,但老传统没有变。青年官兵之间仍然相互监督,很少有人抽烟。王宗槐一直从事青年工作,自然模范带头,所以也一直不会抽烟。眼下环境变了,任务也变得十分特殊,他不得不灵活对待原先的一些规定。为了打消人民自卫军一些官兵的顾虑,增强政治工作的渗透力,他立即学着抽起烟来。刚吸烟时又辣又呛,滋味很不好受,但他把这事当作一项任务来完成,强忍着吸进去,吹出来。来人越多,他抽得越凶。这样人来人往,你递给我一支烟,我给你点个火,烟一冒,话就来了。聊天之际,他向大伙解释说:“抽烟劳民伤财,八路军里不提倡,但也允许抽,靠自觉,不强迫。”这就解除了人民自卫军广大官兵不必要的顾虑,整编工作进展得非常顺利。在短短10天内,便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长征 王宗槐 吕正操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