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长征也曾很快乐:战士进入茅台镇后拿酒当水喝

2012年02月29日 07:35
来源:读书文摘 作者:朱鸿召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核心提示:贵州茅台“义成老烧房”的主人,听说红军来了,早已逃之夭夭,“所有的财产,一律没收了。当然酒也没收了啊!”老烧房是一座阔绰的西式房子,里面摆着每只可装二十担水的大口缸,装满异香扑鼻的真正茅台酒。此外,封着口的酒缸,大约在一百缸以上;已经装好瓶子的,约有几千瓶,空瓶在后面院子内堆得像山一样。住在酒坊里的战士,拿起茶缸把酒当水喝,晕了睡,醒了再喝,甚至跑到大酒缸边蹲着看。第二天出发,还用衣服包着三瓶酒带走。

文章摘自《读书文摘》2009年第7期 作者:朱鸿召 原题为《长征也曾很快乐》

长征是艰苦的,长征也是快乐的,因为年轻热情、多才多艺、集体行动和信念理想……

1934年9月下旬,部队受命撤离前线阵地,集结江西于都一带休整。除最高领导层,一般干部战士都不知道未来动向,细心的同志从种种迹象感知部队将作大的转移,但根本没想到要经历二万五千里长征。据耿飚回忆,他所在的红一军团出发时,月亮又大又圆。驻地群众看到部队上门板、捆铺草、打背包、裹绑腿,知道红军要打仗去了,纷纷前来话别。有几位江西籍红军新婚不久的妻子也来送别,大家便乘机与他们开玩笑,闹得新娘子成了大红脸,赶紧离去,躲得远远地望着队伍出发。而开通的苏区姑娘们,把绣好的荷包、炒好的瓜子、黄豆等美食,追着战士往手里塞;胆子更大些的,干脆跟着战士走一程,询问“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呀?”“能立功当英雄吗?”把年轻的战士害臊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姑娘们却嘻嘻哈哈,三五成群地唱起:“红军哥哥打胜仗,哎呀,妹等哥哥快回来……”

行进在长征队伍里的红军战士们,普遍年龄二三十岁左右,比如:李富春34岁,舒同29岁,彭加伦、陆定一、谭政、王首道都是28岁,彭雪枫27岁,张爱萍、莫文骅、李雪山、冯文彬24岁,耿飚、刘亚楼23岁,张震、童小鹏20岁,萧华才18岁。投身革命,集体行军,令行禁止,或攻城,或宿营,缴枪比赛,抓俘虏比赛,爬山涉水也比赛,没有个人衣食之虞,年轻的心充满着革命的热情,快乐无处不在。童小鹏记忆犹深的是,黑夜行军途中走在前边的老曹搞鬼。不能打火把,就一个接着一个,脚跟脚,前边走后边走,前边停后边停,遇到石头或土堆,前边的提起脚跳过去,后边的就依样从之。可是老曹明知前边有个石头,故意不跳,轻轻地跨过去,惹得紧随其后的童小鹏以为平常无事,扑通一跤跌倒了。一个哎哟哎哟地叫痛,一个吃吃吃地笑个不止,搞鬼得逞,再假做人情,嘘疼问痛,援之以手,还教训几句。李富春回忆,夜行军开始不习惯,几天后就感觉很快畅了。“月明星稀,清风徐徐,有时虫声唧唧,有时水声潺潺,有时犬吠数里,野花与黄菜争香,夜中更觉幽雅。”离敌人很近,或穿过堡垒线,则夜行军很肃静,不准点火把,不准照电筒,不准抽烟,不准谈话。无敌情顾虑,则大扯乱谈,甚至可以并肩而行,有时整连整队半夜高歌,声彻云霄。在总政治部行列中,潘汉年、贾拓夫、邓小平、陆定一、李一氓、李富春等同志竟然扯出个股份制的“牛皮公司”,专事经营古今中外的笑谈美谈和奇闻逸事。

 
[责任编辑:石立] 标签:茅台 战士 当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