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真实的霍元甲:曾入黑社会 后人忙挣钱少练武

2011年12月08日 09:18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刘畅 刘叶茹

核心提示:曾孙霍自正说:“现在大家都忙着挣钱,练武没有太多经济来源,霍家武功没有被后代继承下来。”

本文摘自《环球人物》2011年12期  作者:刘畅 刘叶茹 原题为:霍元甲后代制药有方,练武不行

走进天津市西青区精武镇小南河村,随处可见写有“精武”二字的招牌:“精武超市”、“精武饭庄”、“精武学校”……因为这里是清末著名爱国武术家、精武体育会创立者霍元甲的故乡。

“这是我们家原来的房子,现在是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了,归国家所有。我就搬到这后面自己盖的房子里。”霍元甲曾孙霍自正指着写有“霍元甲故居”的一片院落向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介绍。62岁的霍自正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2006年,因起诉电影《霍元甲》侵犯名誉权,他曾一度成为舆论焦点。

“新版电影把霍元甲描写的好像黑社会人物,一帮酒肉朋友,不务正业。还说他为争第一滥杀无辜,招来杀母灭子之祸,家破人亡,绝后了。那我们这些后代算什么?他们说是文艺片,可以虚构,而我打官司,就是要让大家正确看待霍元甲。”霍自正后来败诉,恢复了平静的农家生活。

坟地练出的功夫

拿着家谱,霍自正向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讲述了霍元甲起伏跌宕的一生。1868年,霍元甲出生在一个迷踪拳世家。史料称,“迷踪拳”(后称迷踪艺)的基础套路由宋代梁山好汉燕青的“燕青拳”演变而来,到霍元甲父亲霍恩第已是第六代。霍恩第有3个儿子,霍元栋、霍元甲和霍元卿。传说,因为霍元甲幼年体弱,霍恩第开始不让他习武,怕影响霍家的声誉。“我觉得这些被故事化了,霍家有习武传统,不可能不让霍元甲练,可能是他先天条件不足,家人没太看好他。”霍自正说。

现在的小南河村,有一片枣树林,原来是坟地,荒无人烟。霍自正告诉记者,霍元甲当年就把那里当成了练武的地方。“他日复一日在那儿偷练,由于怕丢霍家面子,他从不和人比武,也没有人知道他练得怎么样。有一天,村里来了位武师,想和霍家人比武。谁也没有想到,霍元甲的武功竟然超过了所有弟兄,打败了前来挑战的高手。”那以后,霍元甲武功高强的消息不胫而走,他也终于走出坟地,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霍家练武场上。

霍自正说,在电影和电视剧中,都有霍元甲婚外情的情节。其实,霍元甲一生只娶过一位妻子,并没有什么情人。“霍元甲的妻子姓王,是邻村一位地地道道的农家妇女。王氏三寸金莲,一生勤劳俭朴,粗茶淡饭。和霍元甲成亲时,继承的是老一辈的土坯房。电视剧里描写的气派的深宅大院和成群的佣人,都是没有的事。”

婚后,霍元甲和妻子靠种几十亩盐碱薄地勉强度日。农闲时,他挑着柴去天津卫卖钱。1896年,霍元甲在天津卫投奔了一家以搬运为营生的“脚行”,不久还当上了代理掌柜。霍自正说:“脚行在那时也算黑社会组织,清末国力衰弱,政府没有能力管理市场,只能让脚行或者码头霸主代为管理。脚行的混混们以各种方式欺压百姓,以武力获取钱财,除了上交一部分给官府,其他均据为己有。”

脚行有位冯掌柜,他原本以为霍元甲来了,能靠他的武功抢夺更多的权力和金钱,没想到霍元甲不仅不动武,还悄悄为百姓免去很多额外的杂费。霍元甲口中常说“免了”,这二字成为当时天津卫很多人的口头禅。霍自正说:“曾祖父引来手下和冯掌柜的强烈不满,被他们关了起来,最后愤然离开。”

霍元甲是通过两次打擂台声名鹊起的。一次是1901年,一位俄国人来天津卖艺,在报纸上发广告,称自己是“世界第一大力士”,打遍中国无敌手。霍元甲看了提出要与之一决高下。或许是迫于霍元甲的气势,俄国大力士灰溜溜地逃离天津。第二次是1909年,英国大力士奥比音在上海登广告,侮辱中国人是“东亚病夫”,霍元甲赴上海张园与他比武,慑于霍元甲的威名,奥比音最终未敢交手。两次不战而胜,霍元甲长了中国人的志气。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霍元甲 武术 功夫 民国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