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毛泽东反对盲动 有人称“打下赣州再和老毛算账”

2011年07月14日 08:56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余伯流 陈钢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周恩来深觉此事须慎重才好,再次征求了毛泽东的意见。毛泽东根据二打长沙的教训,仍不同意打赣州,认为红军装备技术差,赣州是座坚城,很可能久攻不克反造成我军被动。有人扬言:“打下赣州,再和老毛算账!”

本文摘自《谁主沉浮:毛泽东在中央苏区的几起几落》,作者:余伯流 陈钢,出版社:长征出版社

转眼已是1932年了。元旦过后,正值小寒大寒之际,赣南依然是严冬的天下,草木凋零,狂风呼啸。寒冬的肃杀气氛,撩得人心不安。

革命却未被严冬镇住脚步。周恩来走马上任后,立即抓了两件紧迫大事:一是制止肃反扩大化,二是研究攻打赣州。

1月7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了苏区中央局会议。会议听取了周恩来关于肃反工作的报告,通过《苏区中央局关于苏区肃反工作决议案》,随后又讨论了中共临时中央提出的攻打江西中心城市的问题。

1月9日,临时中央发出《关于争取革命在一省与数省首先胜利的决议》,要求红军“将中央区、闽粤赣、赣东北、湘鄂赣、湘赣边各苏区联系成整个一片的苏区,并以占领南县、抚州、吉安等中心城市,来结合目前分散的苏维埃根据地,开始湘鄂赣各省的首先胜利。”同时,命令红军“急攻赣州”。

这实际上是重弹立三冒险主义的老调,是临时中央对红军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和“九一八”事变后所出现的新形势,作出的一种“左”倾错误估计。

临时中央既然有令,苏区中央局就不得不讨论执行了。周恩来与毛泽东交换了意见,即召开了苏区中央局会议。会议由毛泽东主持,毛泽东不同意攻打南昌、抚州、赣州等中心城市,认为在敌强我弱的情势下,贸然攻坚,势必失败。但中央代表团有的成员不同意作这样的分析,指责是典型的右倾机会主义,会议中途,另选了主持人。

周恩来仔细掂量了毛泽东的意见,觉得他说得在理。对于攻打赣州一事,1931年11月第一次全苏大会期间,就已讨论了嘛!大敌当前,岂可攻坚?于是,电告临时中央,明确表示:进攻中心城市有困难。

毛泽东、周恩来热望临时中央收回成命。岂知,临时中央当即复电,虽未提“占领南昌”了,却仍坚持在抚州、吉安、赣州3城之中,“择一而攻”。

周恩来深觉此事须慎重才好,再次征求了毛泽东的意见。毛泽东根据二打长沙的教训,仍不同意打赣州,认为红军装备技术差,赣州是座坚城,很可能久攻不克反造成我军被动。

周恩来有点为难了。他理解毛泽东的心情,也相信他的分析。但是,作为中央苏区的最高决策者,又岂能抗拒临时中央的指令!他和苏区中央局多数同志都觉得,这3个城市比较起来,如能攻下赣州是最为有利的,可使中央苏区与湘赣苏区贯通起来,连战一片。于是,由中革军委发出了“攻取赣州”的命令,并组成了以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的偌大阵营,决定从2月3日起,打围攻赣州的战役。

有人扬言:“打下赣州,再和老毛算账!”

毛泽东的意见被否定了。毛泽东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对于此事,他心中有些不快。“赣南会议”后的压抑和中央局的严厉批评,一齐搅在一起,更使他闷闷不乐。几月来他连续奋战,如今顿遇不快之事,倒真觉得有点疲困了。心想中央政府的工作也已步入正轨,也该休养一阵子了。他向中央局透露了这个愿望。

他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本打算等待一个时期再说,岂知,中央局却真作出决定,让他离开工作岗位“休养”。毛泽东这才下决心对身边工作人员说:“遵照党的意见,找个地方吧!”

总务处给他选择了瑞金以东二三十里的东华山古庙,他妥善地安排了走后的工作。于是,带上贺子珍和吴吉清等警卫人员,上了东华山。

要出发了。毛泽东脱下平时出门开会时才穿的那双黑布鞋,换上草鞋。吴吉清见状,忙说:“主席,穿上袜子吧,都已经寒冬腊月了。”

“不必了,天气还不算冷。要走路,草鞋方便。过日子嘛,就要细水长流,省下一点是一点。”

吴吉清心中酸楚楚的。毛泽东的心思他又何尝不知呢!

这时,中央总务处傅处长知道毛泽东去休养,特地送来一套新棉衣,一见面就恳切地说:“往年的棉衣您都没要,今年这套新的,您就收下吧!”

毛泽东接过棉衣看了又看,高兴地说:“今年的棉衣做得不错,战士们穿上一定满意。现在物资供应困难,你们先发给战士穿。我和这套旧棉衣有感情了,还可以对付一冬。”

毛泽东的棉衣已经拆洗得旧了,傅处长和吴吉清等执意要毛泽东将新棉衣留下,毛泽东说什么也不肯。

傅处长无奈,只好捧着棉衣,目送毛泽东一行远去。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毛泽东 肃反 红军 周恩来 冒险主义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