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谁是蒋介石“身边最危险共谍”:并非刘斐郭汝瑰

2011年06月28日 08:12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高龙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由于当时的条件限制,韩练成与琼纵对对方情况的掌握极为有限。韩练成只知道琼纵的负责人叫冯白驹,和一个从中央派来的干部庄田,但无法联系。他尽自己的努力保护琼纵,设法限制蔡劲军(时任广东省政府海口办事处主任)的海南保安团队的扩编计划,处决汉奸詹松年并遣散伪军(军统的郑介民本打算把这支部队改编成进攻琼纵的先头部队)。韩练成释放了琼纵被俘人员,还托一个干部把自己给冯白驹的公开信交他带去。信中要求琼纵派人出来,商谈整编游击队的问题。

琼纵领导人冯白驹当时对韩练成也缺乏了解。琼纵决定派史丹(时任琼崖抗日公学校长)去谈判,在政治上宣传共产党是要和平的。

韩练成采取了策略,在公开谈判场合态度强硬,要求琼纵接受改编,但与史丹个别谈话时,他要琼纵打电报向中央询问自己的身份。但琼纵当时丢失了电台,这件事没有联系。韩练成还向史丹交待,要琼纵暂时停止或减少零星游击行动,隐蔽自卫,等待时机。“琼纵派史丹同志和我接触。我向他交了底:‘我和共产党是老朋友,早在北伐大革命时代,我在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冯玉祥部队)时,和许多共产党员一块工作过。我对共产党有认识,党对我也有了解。至今党和我的关系还是很密切的。’”韩练成回忆。

“在谈判过程中,对他讲的话,开始我们抱怀疑态度,甚至怀疑他是两面派,最后我们决定考验他。恰巧当时我们没有电台,想乘这机会要他给电台,但是在我第二次去谈判时,因为韩练成出巡的时候被我们的部队伏击,把他打伤了。所以这件事就不好提了。”史丹回忆。史丹所言的韩练成被伏击事件,是一场历史的误会。由于韩练成与琼纵最终没有搭上线,这场事故产生了不良的后果。

为了保护琼纵,使人们相信海南岛是平静的,韩练成动用手中的一切宣传工具,将每次行动都公开发表,表示岛上平安无虞。大约在1946年1月,韩练成到石碌视察铁矿时,火车突遭琼纵伏击,车翻人伤,随行人员死伤过半。接下来,双方的谈判没有新的进展,但海南的局势却更加紧张。

“二次谈判后中共南方局跟着就传达敌人进攻计划,立刻就转入备战,谈判也中断了,再没有时间接上线进行斡旋的问题了。对于韩将军调到海南这良好机遇,不幸接不上线,失去一次良好机会是历史的遗憾。”史丹在回忆中充满遗憾。

1946年初,蒋介石急电召韩练成去南京参加全军整编会议,在韩离开后,琼纵被扫荡,受到极大损失。韩练成返回海口后,被免去除四十六军军长外在海南的一切职务。“所以当四十六军向我们进攻时,韩已处在不能自主的被动地位了。”史丹说。

刚解放时,琼纵有人还提出韩练成是否够上战犯名单。“琼纵对韩练成的这种误解一直持续到文化大革命,冯白驹一直没明白韩练成是什么人。”韩兢说。

“他(指韩练成)对这段情况很难讲清楚,所以他曾说:‘历史是人们在自己走过的道路留下的足迹,历史的真正价值是让事实自己说话。’”史丹回忆。

奔向解放军后又重返南京

河北西柏坡国家安全教育馆是一家颇为神秘的展馆。这不光是因为展馆谢绝境外媒体采访的措施,还因为展厅内陈列着中共情报史曲折的历程。其中一个展览区域是有关韩练成的展览。有块展板上,白纸黑字陈列着韩练成亲笔题诗《莱芜战后赠陈毅同志》,诉说着莱芜战役的硝烟和韩练成当时的情报工作。

1946年10月,韩练成列席了国民党最高级军事会议,了解了蒋介石全面内战的战略计划,西北、山东两战场的战略部署,以及美蒋之间的关系。会议期间,韩练成得知整编第四十六师(原第四十六军)在调离海南途中,已改向青岛。“我想找到周恩来同志向他汇报,但此时梅园新村中共代表团和周本人都受到特务严密监视,无法见面。”韩练成回忆道。

经周恩来指示,韩练成立即转赴上海,在白崇禧公馆秘密约见董必武,把全部情报交董必武。董必武向韩练成转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坚决粉碎国民党反动派军事进攻的指示,约定了韩练成与中央及华东野战军联络的暗号为“洪为济”。《陈毅军事文选》中提到:“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国共谈判破裂,周恩来等返回延安,由董必武坚持到一九四七年三月。其间,对国民党第四十六军军长韩练成进行了有效的联络工作。”

1946年底,整编第四十六师到山东不久,中央军委以“绝密”电报通知华中军区(1947年1月下旬与山东军区合并,成立华东军区)和华东局,马上以“洪为济”这个暗号去与广西部队四十六军(整编第四十六师)军长联系,但军长具体情况不详。

[责任编辑:官君策] 标签:韩练成 1950年 1941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