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红军长征后项英留守苏区:首要处决地、富、反

2011年05月12日 08:52
来源:党史文苑 作者:刘良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王贤选在《往事回忆》中谈及:红军长征后,项英同志就提出“对地主、富农、反革命,要坚决处理(处决)。他说:‘对于这些人,我们不杀他,他就会杀我们。’那时,于都梓山、潭头和会昌白鹅一带,还有一百四十多名地主、土豪和铲共团分子和其他危险分子。

本文摘自《党史文苑(学术版)》2006年第5期,作者:刘良,原题:《红军长征之后》

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后,国民党“围剿”部队加紧了对中央苏区的进攻步伐。1934年10月26日,敌人侵占宁都;11月10日,瑞金陷落;11月17日,于都沦入敌手;11月23日,会昌失陷。至此,中央苏区全部陷入敌手,原本红火的革命根据地一片血雨腥风。据史料载,红都瑞金在80天内被惨杀1800多人,宁都县被杀绝的有3800多户,闽西遭杀绝的为4万多户。蒋介石在其“剿匪报告”中亦写道:“剿匪之地,百物荡尽,一望荒凉;无不焚之居,无不伐之树,无不杀之鸡犬,无遗留之壮丁,闾阎不见炊烟,田野但闻鬼哭。”

不屈的小红军

1934年11月9日,在距瑞金城35里处的古城山道上,出现了一支奇特的队伍。

前面是一个身材修长、满脸胡渣的国民党军官,他头戴圆顶短舌军帽,身穿卡绿色国民党军服,脚蹬高筒马靴,腰挂大号左轮手枪,一脸狂傲地骑在高头大马上。

此人正是进剿东路先锋,国民党第十师一团一营营长赵树安。他的身后跟着十七名“俘虏”。

据国民党陆军第十师特别党部出版的《收复瑞金纪事》载:“八日晚,细雨沉蒙,九日晨,大降滂沱,官兵振奋前进。至九时,与伪古城独立团溪口独立营等股匪在古城东之牛岭接触,当击攘之,毙匪百余,获枪数十枝,旗帜戈矛无算。惟沿途要隘,均经砍倒大树又遍布地雷以为障碍,行进颇为迟滞。”

其实,参加这次阻击战的是由瑞金独立团和黄沙赤卫军组成的队伍,总指挥正是后来成为汀瑞游击队司令的钟民。古城独立团溪口独立营配合阻击部队开展埋雷、挖坑、设障活动。牛岭阻击战,杀伤敌军“不下百人”。

被敌俘虏的17名红军战士,被赵树安分成两组,每组被一根长绳牵着。在两组俘虏队伍的中间,是手持刀枪的国民党士兵。赵树安忽前忽后,遇到可疑雷区,就强令“俘虏”前行排险。

前面是一片开阔地,赵树安求胜心切纵马前行。这时路遇一个一米多高的土丘,赵树安猛一挥鞭,马一声吼啸,前蹄呈八字形一跃腾空而起,前胸宽阔地敞开纵过土丘,正要凌空落下,这时,一支生锈的长矛斜矗着对准了它的前胸,借着它猛烈前冲的重力,插进它的腹腔。

那棕黄色大马长啸一声訇然倒地,赵树安被摔到两丈开外。如果不是那个持矛者也被震昏的话,这个进剿先锋营营长就没命了。

赵树安立即翻滚起来,窜上前拎起那个跌在地上的持矛者,他惊讶地发现,眼前竟然是个孩子,一脸稚气,不过十五岁左右。赵树安左手揪住他的领口,抖了几抖。

小红军被抖醒了,呆楞地看着凶煞神似的赵树安。赵树安不轻不重地把小红军推了一把,小红军竟轻飘飘地跌倒在两米之外。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红军 长征 项英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