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四次反围剿中十个国民党军师长的最终命运如何
2010年11月29日 09:57 党史文苑 】 【打印共有评论0

9月7日、8日,红三军团主力与红四军、红十二军等,在兴国的高兴圩与敌蒋鼎文第九师、沈汉光第六十师、六十一师,鏖战两昼一夜,双方打成平手,“吃了兵力不集中之亏”的红军,亡780人,伤1500人,牺牲了曾士峨、邹平两个师长。

毛泽东得到报告后大为恼火,叫着“这样的仗不如不打,我们有本钱和蒋介石拼消耗吗?”朱德总结高兴圩之战的教训是吃了兵力不集中的亏,于是针对性地作了布置。9月15日,红军主力在敌人改为北撤的必经之途——兴国方石岭,截住了蒋鼎文第九师两个旅、韩德勤第53师,很快地被红军打落了威势。蒋鼎文的部队到底是黄博嫡系,战斗力甚强,被歼灭4个团,仍有两团人马逃走。而韩德勤则经不起红军一个个轮回的猛烈冲击,整个战阵一片散乱。知道败局已定的官员们四下逃散。红军的战斗士气高涨得像春潮水涌,满山满谷都是一片“缴枪不杀”的喊声。一群群的敌军士兵把枪举在头上,向红军投降。在长长的俘虏队列中,混有身着士兵服装的韩德勤。方石岭之仗,红军歼敌3000有余,俘虏人数超过5000。

那么多的被俘人员,只有当天予以释放。韩德勤长相粗俗,混迹于士兵当中还真看不起来。这个堂堂的国军师长,竟然也领到了红军发给的两块银元脱身而去。

国民党第五十二师师长李明

红军对敌人的第四次“围剿”,其决定胜败的关键在于周恩来的断然决策。1933年2月中旬,周恩来毅然摆脱中央局后方成员的“军事上绝对服从指令”的约束,下令红一方面军主力撤离南丰,秘密向西部的宁都移动。并令第十一军佯装成主力向黎川行动,以迷惑敌人。敌人果然中计。陈诚令三个师由乐安东进宜黄,尔后直趋广昌、宁都。

2月下旬,东进之敌的第52师、59师抵达宜黄县南部的山区,呈现出突出而又孤立的态势,完全暴露在红军面前。周恩来、朱德抓住这一有利战机,对红军的歼敌计划作了精妙安排。2月25日起,红军各部冒着刺骨寒风和绵绵春雨,在长满树木、荆丛的山林中行进,全部进入伏击阵地--登仙桥与黄陂之间的摩罗嶂山域。

2月27日上午9时,大雾尚未散尽,敌第52师全部进入红一军团的伏击阵地,军团长林彪一声令下,各个山头同时爆发出山崩地裂般的枪声。第52师师部及两个旅六个团,以及师部辎重队,全部受到了红军山岳压顶般的打击。在大量射杀敌人之后,红军战士有如猛虎下山,向被分割包围的敌人猛烈冲杀。林彪和军团政委聂荣臻亲自带着部队冲下阵地,扑向敌人。

战斗持续到下午3时,敌第52师除先头团逃脱了两个营,所有部队基本被歼。枪声止息下来后,一群群敌兵从茅草、丛林中被搜出来。红一军团的炮兵营,仅派出20多名战士上前沿参战,就抓获了俘虏500人。有一个炊事战士还带回了一个连的饿兵。

敌第52师师长李明,在战斗中负了重伤,由师部警卫连护卫着且战且退,不料被红军紧紧咬住。李明已明知突不出去,命令部下不再抵抗。这个少将师师长也没有换装,依然是呢质将服,手套、皮靴,非常地显现。他是红军同意由敌兵们用担架把他抬在俘虏行列中的。到了村庄,红军立即安排医务人员为他检查伤势,作医疗处理。李明经受不住全师覆没、自身成为红军阶下之囚的巨大打击,精神上极为低落,说得上悲愤欲绝,连红军送上的特殊关照的饭菜也没有吃。当晚下半夜,李明伤势过重不治而亡。也有人说他是精神崩溃而自杀身亡的。

国民党第五十九师师长陈时骥

敌第五十九师是在第五十二师后跟进的部队。2月27日下午1时左右,该师在摩罗嶂山区蛟湖西面的山域中,遭到红军右翼部队红五军团等部的包围。战斗打响后,敌师长陈时骥指挥部队就地占领阵地顽强抵抗。双方战至天黑,陈时骥不敢下令部队乘夜突走,生怕遭到红军算计,因他知道红军擅长夜战,决计死守到明天天亮再说。28日清晨,红军左、右两翼的第一、三、五军团,以优势兵力向敌人发起总攻。战至上午10时,敌人除1个团左右的人马逃脱外,其余全部被歼。打扫战场后清查俘虏。红一军团部的电台班也参加了搜寻,正是这个班在螺峰山山顶的破小庙里,活捉了躲在那里的陈时骥。跟随在他身边的尚有十几个官兵。到这时分,陈时骥还不知道李明第52师已遭受灭顶之灾。因为师部的电台损失了,陈师长只得写条子向李明救援,打算派人送到第52师去。条子还未送出,就成为红军俘虏。

陈时骥被俘后,开初几个月有人看押他。后来,让他自己行动。这位敌师长经过在红军的目睹耳闻,从心眼里感到红军与国民党军队的确大不相同,思想上慢慢地起着变化。半年之后,红军没有放他,却要他留下来到红军大学担任教员。陈时骥经过刷烈思考,毅然地进了红大。此后,陈时骥在时光的流逝中,其思想感情渐渐向进步的一面转化。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不愿意离开红军和苏区了。

陈时骥的最终结局是非常不幸的。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离开苏区突围西征前夕,左倾中央决定以非常手段处置一批反革命分子和“异已分子”。这部分人当中包括一些起义过来或被俘的人员,像“宁都起义”的领导人季振同、黄中岳等人,都被集中到瑞金九堡山区的监狱,给秘密地处决了。陈时骥也遭到了这样的悲惨命运。可怕的左倾路线贻害了这位渐渐脱离敌人营垒,开始投向革命陈营的旧军官。

国民党第十一师师长肖乾

红军歼灭敌52、59师之后,主动撤回到宁都的东韶、南团、小布一带,隐蔽集结,伺机再次歼敌。

红军像云中游龙,不见首尾,敌人一时摸不清去向。陈诚根据各方面情报作出判断,认为红军一定转向广昌、宜黄或宁都之间某一区域,便将原来的 “分兵合击”改为“中间突破”,先占广昌县城,截断红军退路,再以重兵向预定的区域推进。1933年3月上旬,陈诚委任罗卓英为后纵队指挥官,统领第十一师、第九师及五十师残部,向广昌直进。

陈诚制订的行动计划为红一方面军总部获悉。

周恩来、朱德决心创造战机歼灭罗卓英后纵队。总部命令赣东北红十一军和江西军区独立第四师开至广昌西北,吸引敌人的前纵队。继续向广昌推进,以拉大两个纵队之间的距离。3月上旬,红军主力秘密从宁都北上,战略动机是截击罗卓英后纵队。

3月20日,敌后纵队第十一师进入宜黄县的草台冈、徐庄区域。而第九师尚在东陂,中间隔着一座叫雷公嵊的大山。另外,罗卓英率领第五十九师的残余部队留在东陂的五里排。

进到草台冈的第十一师,成了一支孤军突出在红军面前。红军总部抓住一良机,下达了集中力量消天该敌的命令。3月20日清晨,罗卓英还给第十一师师长肖乾发去了电报,提醒肖注意红军的伏击,要该师后撤20里,脱离与红军的接触。然而,这个自恃深得陈诚器重的肖乾,根本听不进罗卓英的劝谏与指挥,拒绝部队后撤,仍在草台冈宿营,还布置士兵们每人都带上一条绳子,准备捆绑活捉的红军,按人数领赏。

肖乾的骄横,为红军提供了歼灭第十一师的天赐良机,红一方面军总部于20日晚下达子战斗命令。

3月21日拂晓,红军在草台冈的前后方向对第十一师发起突袭。该敌到底是陈诚的王牌师,战斗力甚强,凭借地形顽固抵抗。红军并不急于发起猛攻,有意轮番实行佯攻,诱使敌人消耗弹药。晌午吃过中饭后,已经集中兵力二万余人的红军,向敌人发起一次又一次猛攻,一直战至下午3点多钟,才将第十一师基本歼灭,肖乾也负了重伤。这时,罗卓英带着第九师赶来增援,总算把肖乾接下火线,用担架抬着逃走。数日之后,肖乾被送到了南昌,住进医院只半天时间,就毙命在病床上。

蒋介石得知“王牌师”第十一师的万余人马基本被红军开销,联系第52师、59师的惨败,大为悲伤,在手记中写首:“此次挫失,惨凄异常,实有生以来惟一之隐痛!”陈诚更是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在日记上写下了“诚虽不敏,独生为羞”8个字。

黄陂、草台冈两处的战捷,红军歼灭蒋介石嫡系部队三个精锐之师,俘敌一万余人,击毙师长两个,生擒1个,缴获的新式机关枪300余挺,大炮40门,彻底击破了蒋介石的第四次“围剿”。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晓农 编辑:杨超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