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太炎点评民国思想家:胡适之也配谈哲学?
2010年09月10日 09:18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晚年章太炎脾气更大,不易相处。可还是有几个后生逮住个机会去拜会他老人家。老人家那天心情颇好,居然接见了。后生们变着法儿诱使他对当世名人们品头论足。谈到康有为、梁启超时,章太炎很不以为然,说:“康、梁。康,这不必谈;梁,后来变了节。他佛学倒不坏,但究竟改节的……”后生问:“先生对于胡适之怎样看?”“哈哈,”他大笑起来,“哲学,胡适之也配谈么?康、梁多少有些‘根’。胡适之,他连‘根’都没有。”

本文摘自:《1912-1949民国映画:一言难尽》,作者:顾晓绿,出版:团结出版社

章太炎有一高徒叫黄侃,寿年只有49周岁,却结婚九次。很多女子仰慕他的才学,仍勇于献身。时人称之:“黄侃文章走天下,好色之甚,非吾母,非吾女,可妻也。”黄一度犯有重婚罪,可章太炎不以为意。黄在南京中央大学教书时,章太炎正在编写《章氏丛书》续稿。黄为了先睹为快,经常索要初稿帮忙誊清,顺便也把成果作为自己的讲义向学生讲授。学生们遂以为章太炎的文章大都是黄帮忙编写的。章太炎仍不以为意。黄侃才高,但述而不作。章太炎总是催他写东西,他仍不写,说50岁之后再写不迟。黄侃49岁那年,章太炎给他写对联祝寿50(虚)岁,说:“韦编三绝今知命,黄绢初裁好著书。”意在希望黄及时著书。

可是不多久,黄侃就英年早逝。有人说章太炎的对联是“绝命”、“绝书”的谶语,黄侃不到五十周岁就“绝”了。章太炎大恸,亲自为之写《墓志》,说黄:“尤精治古韵,始从余问,后自为家法。”又感慨道:“轻著书,固然不对;不著书,也未必是。”神色怆然,久无言语。

章太炎早年投身革命,浪迹东洋,后又任孙中山秘书。革命功成,他激流勇退。北伐后,日已老迈的章太炎就很少远行了。可是九?一八事变之后,他却不顾老迈之躯,冒着炮火,一路北游。一到北平,他就派人到清华找他的弟子刘文典。刘赶忙进城晋谒。章太炎很高兴,摸摸他的头,说:“叔雅,你真好!”随后就大骂起来,骂蒋介石的不抵抗主义,骂他是卖国贼。一日,张学良过来见他,章太炎立即大骂。高声疾呼,声音把屋瓦都震得瑟瑟发抖。

晚年章太炎脾气更大,不易相处。可还是有几个后生逮住个机会去拜会他老人家。老人家那天心情颇好,居然接见了。后生们变着法儿诱使他对当世名人们品头论足。谈到康有为、梁启超时,章太炎很不以为然,说:“康、梁。康,这不必谈;梁,后来变了节。他佛学倒不坏,但究竟改节的……”后生问:“先生对于胡适之怎样看?”“哈哈,”他大笑起来,“哲学,胡适之也配谈么?康、梁多少有些‘根’。胡适之,他连‘根’都没有。”还有人问起当世红人辜鸿铭。章太炎摆摆手,说:“辜汤生,英文,他好,国学他根本不……”

章太炎最喜欢吃的东西,是带有臭气的卤制品,特别爱好臭乳腐,直臭到满屋掩鼻。有一位画家钱化佛,是章府的常客。一次,钱带来一包紫黑色的臭鸡蛋,章见到此物欣然大乐,他深知钱的来意,就问:“你要写什么,只管讲。”当时钱就拿出好几张斗方白纸,每张要写“五族共和”四个字。后来,钱又不断带些奇怪的臭物来:苋菜梗、臭花生、臭冬瓜等,前后共计得到章的题字一百多张。钱将其裱好,挂在自家店中,以每条十元售出,小赚了一把。

刘半农先生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之一,他曾提倡俗文学,曾编“骂人专辑”,在《北京晨报》上刊登启事,征求“国骂”,并不惜以身试骂。先是赵元任用湖南、四川、安徽等地的方言将他骂了一顿又一顿,随后周作人也用绍兴话将他痛骂一通,待到他去上课时,学生们也在课堂上用各种方言轮番骂他。

辜鸿铭有一次参加参政院的会议,领到了300元大洋的车马费,马上去逛八大胡同。妓院的规矩是唱名鱼贯而过,任人挑选。辜鸿铭到每个妓院都点一次名,每个妓女都给一块大洋,到300元大洋派完了,哈哈大笑着离去。

辜鸿铭曾劝西方人若想研究真正的中国文化,不妨去逛逛八大胡同,因为从那里的歌女身上,可以看到中国女性的端庄、羞怯和优美。对此,林语堂说:“辜鸿铭并没有大错,因为那些歌女像日本的艺伎一样,还会脸红,而近代的大学女生已经不会了。”

辜鸿铭的义父布朗先生对他说:“你可知道,你的祖国中国已被放在砧板上,恶狠狠的侵略者正挥起屠刀,准备分而食之。我希望你学贯中西,担起富国治国的责任,教化欧洲和美洲。”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官君策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