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首义志士遗稿为“床下都督”黎元洪还原历史
2010年07月02日 10:33 长江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据皮明庥先生主编的《简明武汉史》所载:1911年10月10日晚,武昌起义胜利后,摆在革命党人面前的首要任务,是尽快建立革命政权,以便通电全国呼吁响应,建立政权的焦点,无疑是军政府都督的人选。

“革命党在起义前,对都督人选曾多次讨论过,但都没有作出决定。武汉地区的革命党一直未形成一个统一、稳固而有威望的领导核心,由谁出任都督,文学社与共进会的领导人之间始终未能达成共识。在这这种情况下,两团体曾一度邀请黄兴前来主持大计,但黄兴迟迟未到,当起义迅速取得了胜利,革命党的主要领导人黄兴、宋教仁等却都不在武汉。”

新生的政权急需一个有威望的人出来主持大局。“于是有人建议改推黎元洪”。其实在革命党起义前的多次讨论中,黎元洪就被提名过。由此可见,起义之后他被推举为都督,也并非民间传说的“临时”之为。

民间盛传,从床下拉出来个都督

“出生于黄陂的黎元洪时任新军21混成协统领,是武汉仅次于张彪的清军首脑,在军界素以军务娴熟,为人厚重著称。他曾出国受过资本主义的军事教育,不像张彪那样劣迹昭著。新军和商界都对其颇有好感,但他一直不赞成革命。”这是《武汉简明史》对黎元洪的介绍摘要。

这样一个“不赞成革命”的清军首领,是如何被革命党人推上义军领袖位置的?说法颇多,其中一个民间版本是:黎元洪在起义爆发时,就躲在幕僚家,见到有士兵前来寻找,以为是逮捕他审讯,吓得躲到床下去。后经人们东哄西说,好不容易才从床下拉出来,就此获得了“床下都督”之称。

这个版本不仅在民间盛传,有研究者还发现,国民党元老胡汉民在其自传中也曾说:“黎初以革命党协迫而出,谓之‘床下都督’。”(胡汉民:《胡汉民自传》,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另外,国民党元老、前中山大学校长邹鲁在《中国国民党史稿》(上海民智书历,1929年版)中,及《中华革命史》中,均谓其为革命党人从寓所床下搜出。

起义后,黎称“汝辈事太闹大了”

历史真相究竟是什么?辛亥志士朱树烈先生的遗稿,披露了这一日益受学术界关注的历史细节。

根据遗稿的内容,起义是10月10日晚发生的,第二天拂晓,“吾党同志蔡济民、王文锦等在黄陂一带追寻黎元洪踪迹,其时黎正在其参谋刘文吉宅内,隐匿不出。蔡向黎从容正色而言日:‘黎老师在此,我等侦察确实,毋庸讳言,我等皆公之学生,今日举动,实我公平日教育之所致,对我公绝无残害之理,请公速出,主持大计,不要畏惧,不必怀疑。’

黎闻之始出。有徐君寿林已将黎平日所乘棕色马拉来,不待回答,即拥黎上马。先到楚望台,临时指挥吴兆麟向黎报告云满督及统制张彪,业经义军击走,督署已焚,各重要机关均有兵占领,嗣后领导主持,非公莫属。黎云:‘汝辈事太闹大了’。连说不已,大众拥黎至阅马场咨议局(今红楼)……”

遗稿还对细节作了描述:“到阅马场,下马进咨议局,黎身穿灰色长夹袍,黄皮马靴,赤面黑须,神色庄严。”

被推为都督之初,确有犹豫推辞

从遗稿内容来看,黎元洪在被推为都督之初,确有犹豫和推辞。当“群众进咨议局晋谒黎都督”之时,黎“态度沉默,不多言语,只说‘革命党人刘湘(刘公)、胡瑛已出狱,鄂军都督,二人必居其一,我何能为”。

“此语一出,影响很大,一时起义同志,大都倾向不定,其时城内军队,待命整饬。旧有游勇散卒,更需收编。听说都督一日未曾用饭,将绝食自尽;或云身怀手枪,意图自杀;或云三十标满族官兵听管带郜翔宸指挥围攻咨议局,劫走黎统领种种谰言,足以摇惑人心,扰乱大计。”

期间,“黎督常在栏杆内散步,见阅马场嘈杂纷乱,原系顾忠伟其人酗酒装疯,仇视满人。随时捕捉荆州旅省满人妇孺,擅自残杀,起义同志均不直所为。都督在楼上安详踱步传口令云:‘忽得滥杀旗人,革命党是文明的,顾某如此胡闹,是野蛮行为,余不取也’。此口令一出,原传黎绝食自杀之风始息。”

朱树烈以自杀相逼,促黎痛下决心

遗稿还披露,为促使黎元洪痛下决心主持大计,作者朱树烈还曾以举刀自杀相逼。

一次都督府开会,作者与其他志士等拟定了作战方略,准备呈黎审定。

此时,与会人员到齐,“已逾规定开会时间,而都督偏处一室,视若无事,到会人员嘈杂纷乱,秩序极不正常。

本人处此,不禁捶胸顿足,大呼‘清兵统领黎元洪,吾辈既经诚恳拥戴汝为首义都督,布告、照会,宣传中外,定大计,决大疑,都督应完全负责,理应如何兴奋,竟如此因循观望,非簿我辈不足与为,即是效忠清室,倘清兵张彪率兵反攻,势必鱼溃鸟散,我辈死不足惧,汉族人从此万劫不复,汝之禄位不但不保,立即身首异处!”

言已,作者即拔刀相向,用足踢都督房门,当时有同学“把本人抱住,我即举刀自杀,气急昏倒在地,微闻有人高声喊,全体起立,都督出席开会。”

在阅毕作者亲手呈上的所拟方案后,“黎元洪起立云:朱君树烈,今夜举动,是义勇,不是粗暴,言论是正大,不是噪安,元洪极端赞成,极端钦佩。并在会议席上表示:‘凡经元洪划诺判行者,决心负责办理,完成革命大业,从此次会议起,嗣后不担与诸君同生,并与诸君共死,如食其言,元洪非我汉族黄帝子孙也!”

自此,这位清军首领出身的黄陂人,开始了他人生的新一页。

武汉报界“反黎”“拥黎”大打文字战:“床下都督”戏称流传

辛亥首义一举光复武昌,黎元洪被革命党人逼为都督。百年来,关于“床下都督”的传闻,一直为学界所关注。

作家斐高才先生在撰写首部黎元洪传记小说《首义都督·黎元洪》时,在海峡两岸查阅了大量典籍、走访了相关人士后发现,“床下都督”缺乏证据。昨日,斐高才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以其最新研究成果,揭开了谜底。

事情的起因是黎元洪与袁世凯狼狈为奸,将首义元勋张振武诱骗到北京,于1912年8月16日凌晨,将张杀害。案发后,举国上下口诛笔伐“袁民贼”、“黎屠夫”。武汉地区因此引发了一场关于“床下都督”的讽刺小说战。

袁、黎勾结屠杀了张振武后,武汉地区的两大报纸《震旦民报》与《群报》非常活跃,今天你出招,明天他应战,展开了一场反黎与拥黎的文字战。

《震旦民报》由著名党人宛思寅与张芸天共同主持。蔡寄鸥被聘为主笔后,首先在《震旦民报》发表了一篇社评,指斥黎元洪于起义之时,匿避于床下,名曰“床下都督”;汉阳失守后,又弃城潜逃,成为“逃跑都督”。对此,《群报》则极力为黎辩解,称黎元洪“匿迹床下,觉竖子之不足与谋;弃城逃走,乃效法孔明之空城计也”。

这时,鸳鸯蝴蝶派作家贡少芹在《留守风流史》中,攻击曾在南京担任留守的革命党人黄兴。对此,马野马、蔡寄鸥两大主笔,又以纪实的手法,用文言或半文半白的文体,分别迅速写成了《床下英雄传》和《新空城计传奇》两篇讽刺小说,并连续在《震旦民报》上发表,充满了辛辣讽刺趣味,一时间轰动三镇,影响全国,发行量也因此一增再增。于是,“床下都督”之说就不胫而走了。

裴高才说,对于黎元洪,著名历史学家章开沅先生曾有这样的评价:“武昌是辛亥首义之区,黎元洪在中国人走向共和的道路上,尽管步履蹒跚,坎坷曲折,但毕竟也是迈开第一步的先行者之一,我们理应给以必要的尊敬。同时,也要像张謇所说的那样,以‘公平之心理,远大之眼光’看待这个历史人物,‘勿爱其长而因护其短,勿恨其过而并没其功;为天下惜人才,为万世存公正。’”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蒋太旭 易志成 编辑:官君策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