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西南联大校歌悬案:歌词作者确系冯友兰
2010年04月28日 16:18 光明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及私立南开大学迁往湖南长沙,合组为国立长沙临时大学。翌年1月迁往云南,更名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并于5月4日在昆明复课。1946年5月4日,三校重返京、津故地。

随着时间的流逝,联大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校歌歌词的作者到底是谁,自上世纪80年代起在

学术界便争论不休。直到台湾学者翟志成的考证文章发表,才使各种不实的说法式微。

1980年4月27日,清华大学迎来69年校庆(1911年2月,游美学务处与游美肄业馆迁入清华园,正式改名为清华学堂,同年4月29日开学。此后,清华大学便以每年4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为校庆日)。在唱校歌时,联大师生选择了当年曾传唱了无数遍的《满江红》:

万里长征,辞却了、五朝宫阙。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绝徼移栽桢干质,九州岛遍洒黎元血。尽笳吹、弦诵在山城,情弥切。

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便一成三户,壮怀难折。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待驱除仇寇、复神京,还燕碣。

此歌唱罢,校友在交谈时提出疑问,这首流传了几十年的校歌到底谁是真正的词曲作者呢?关于歌词作者的说法有罗庸、冯友兰、朱自清、闻一多、罗常培、蒋梦麟等数种;曲作者亦有马约翰、沈有鼎、张清常等之分歧。有人建议去请教原西南联大文学院院长、时年85岁的冯友兰。据冯友兰回忆,当几人说明来意后,冯认为他们找对了人并说:“现在我是最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因为1938年联大制定校歌校训的时候,设了一个委员会主持其事。我是五个委员之一,并且是主席。现在其他四人——闻一多、朱自清、罗庸、罗常培都不在了,只有我一个人还在,并且还没有失去记忆力。有人来问,我就凭我的记忆说是我作的。”

此言一出,张清常首先向冯友兰发难者。

1980年11月1日,张清常在《北京晚报》发表《西南联大校歌的作者》,声称自己是联大校歌谱曲者,《满江红》歌词真正作者是联大中文系教授罗庸而非冯友兰,冯所作的是一首“现代诗体的歌词”,与罗同时应征,但没有入选。罗词张谱被定为校歌,“曾铅印分发给历年入学学生”。

冯友兰于同年11月23日在《北京晚报》刊文反驳。冯友兰表示:“我亲笔书写的歌词原件,现存西南联大档案。”张清常所说“现代诗体的歌词”,是后来应张的请求,特别为张个人创作的《西南联大进行曲》所写的几句白话诗。冯还说:“西南联大结业北返时,曾在昆明立纪念碑一座。碑文是我写的,碑文最后的铭词大部分用校歌的词句,可谓一稿两用。”碑文有“联合大学之终始,岂非一代之盛事,旷百世而难遇者哉!爰就歌辞,勒为碑铭”句,由“冯友兰撰文,闻一多篆额,罗庸书丹”。

冯友兰列举的证据显然比张清常的多得多,有些证据还保存完好,如西南联大档案与纪念碑,就完好如初地保存在清华档案室内与昆明联大旧址。但这引来新的质疑之声。署名“联大一校友”的作者于同年12月29日在《北京晚报》发表《西南联大校歌作者究竟是谁?》一文,认为冯友兰根本就不是校歌的作者。文中对冯极尽挖苦、嘲弄之能事,并有“死无对证”、“剽窃别人成果”等激烈言词掷出。

对此,冯友兰开始寻找证据,并终于找到朱自清儿子朱乔森所藏的朱自清日记。日记中关于联大校歌的记载有三条:

1938年10月30日

下午大学校歌委员会开会,我们接受罗庸先生的词,但不是曲(按:后来出版的朱自清日记原文为“但未通过曲”)。

1939年6月14日

下午开校歌委员会,听校歌演唱会,接受冯的歌和马的谱,但谱嫌单调,因此决定马(约翰)、杨(业治)、沈(有鼎)负责修正。

1939年6月30日

大学校歌委员会下午开会,接受张清常先生的乐谱,三人喜欢张的歌词,大多数人接受其乐谱胜过其歌词,他们同意接受冯的歌词(按:后来出版的朱自清日记原文为“开会讨论张清常曲,三个委员同意张的曲子。他们认为曲调比歌词更重要,冯的歌词早为大家所接受”。)(《朱自清全集》卷九、卷十,朱乔森编,江苏教育出版社1997年出版)

据这三条记载,罗庸有一首校歌的稿子,并且带有谱子,曾一度为校歌委员会接受。所以,有人说联大校歌是罗庸作的,也是事出有因。此外还有冯(友兰)、马(约翰)词及张(清常)词,但是校歌委员会最后决定用冯词。校歌的谱子原来有三种,有沈(有鼎)谱、马(约翰)谱和张(清常)谱,校歌委员会先建议用沈谱,常委会据以公布。常委会先公布的是冯词沈谱,后来又改用冯词张谱。这就是后来的西南联大校歌。

冯友兰的证据一出,把对此事的评论者实实在在地震了一下。在清华大学校史办公室工作的黄延复致函原西南联大中文系教授王力,就校歌歌词一事进行询问。王力在复函中认为作者应是冯友兰。1981年5月15日,原联大哲学教授沈有鼎公开具函清华大学校史办公室,证明冯友兰是校歌歌词的真正作者。冯友兰认为有了如此“铁证”,足以堵住众人之嘴。在出版的《三松堂自序》一书中(1985年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冯颇有些得意地把自己关于西南联大校歌歌词的一段回忆,作为一个附记放于书中。然而,此事并没有就此了结。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岳南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