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英为何不满叶挺:军服呢子的 皮靴长筒的
2010年04月01日 08:17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叶挺治军严是出名的,皖南新四军经过8个月的整训,早是“另一番风光”。但是叶挺身上有许多项英感到不舒服的东西,那些东西是国民党的,与共产党是格格不入。呢料军服笔挺,长筒皮靴锃亮,脖子上吊着个照相机,手里拎着个文明棍,身后跟着条大黄狗……项英无法接受。项英努力想和这个“脱党”的北伐将领拉近距离,努力均无效。

本文摘自《新四军抗战秘档全公开》 作者:王苏红 出版社:军事科学出版社

1939年2月,刘少奇为成立中原局忙于豫皖交界的竹沟,毛泽东电示在重庆八路军办事处主持工作的周恩来到了新四军军部--皖南泾县云岭。

不见经传的云岭翠崖环抱,山秀树绿,白云悠悠,小桥人家,青弋江、桃花潭点缀其中,叶挺以“云中美人雾中山”誉之。周恩来乘竹筏顺青弋江而下,一登上章家渡渡口,慨然道:“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我想同志情!”

当年李白送挚友汪伦的所在,周恩来与项英、军部领导、各支队司令、副司令一一握手。

炸响的鞭炮如惊蛰的春雷,在山峦间回荡。

国共合作之后,周恩来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此行以视察的名义来到云岭,一是传达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精神,研究华中新四军的发展;二是做项英、叶挺的团结工作。

负气离开云岭的叶挺与周恩来同行到来。从他那英武宽展的脑门,深邃清澈的目光,能感到阳光已经重新回到他的心里。周恩来似乎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魔力,使一切人向他敞开心扉,倾吐灵魂深处的情结。美国着名记者西奥多说:“周恩来是我心目中的完人,在他面前我会失去自我而举止不知所措。他坦诚的仁爱之心,有吸引你与他交心的招数,他那据有地磁般魔力的人格,即使是对出身、国籍、政治信仰不同的诸色人种,都有不可思议的吸引力……”

几天来周恩来对新四军的工作做了详尽的调查和研究,云岭随处能见他那敏健的身影。他到规模不小的新四军医院慰问,到“抗大”式的学校──教导总队听课,检阅部队,参观图书馆……至于和各支队司令、副司令交谈,那是每天的中心工作。

周恩来和陈毅整整交谈了一天一夜。他俩结识在法国,此后,两人的情感与友谊随着革命的进程日益加深。1934年8月,周恩来与陈毅一同赴兴国前线指挥作战,陈毅腿部受了重伤。10月红军濒临绝境,匆忙长征,周恩来在万分紧急中悬念陈毅,赶到医院,命令将已经装上车的X光机开封,为陈毅检查伤口,取出弹片。走出医院,周恩来眼里滚动着泪花。

一别四载,这次皖南相见,别有一番滋味。周恩来察看了陈毅的伤口,陈毅察看了周恩来受伤的右手。两人由往事谈到抗日,谈到江南。

对项英,陈毅谈得很客观。这位大革命时期的党员,着名的工人领袖,在三年游击战中与陈毅有着生死与共的友情,陈毅情感直率爱憎分明,项英内向深沉心胸不那么宽展,两人争执起来可以从这个山头,一直吵到那个山头。然后,两人坐下来用一个铁皮桶煮草根填充肚皮。新四军组建后,项英过分强调统一战线,对三战区的种种干扰、掣肘,甚至险恶的用心抵制不力,致使转战在江南的陈毅大有雪上加霜之苦。但陈毅深知项英处境之难,同时,王明的长江局对项英的工作影响也是因素之一。所以,陈毅每次回军部,都是在项英的住室里搭块木板,两人头对头,同室而居。在那长夜深谈时,常常是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你个老项!”“你这个陈仲弘!”一声比一声高。吵够了,再接着说。

这次在讨论、研究新四军发展方向的会议上,陈毅和项英又争执得很激烈。争吵代表着新四军高层领导的两种意见,故尔“柴”越加越多,“火”越烧越旺。会议进行到深夜,周恩来宣布休会。

回到宿舍,陈毅一躺到铺板上,便鼾声如雷。项英望着这个胸无芥蒂的陈仲弘,又气恼,又羡慕。

第二天,会议继续,争吵继续。

周恩来像一个观看“拔河”的观众,一言不发。

又是一天过去了,声势渐小,但“胜”“负”不让。

周恩来笑道:“这场争论使我再次认识了一个真理:共产党人是最不隐瞒自己观点的。好了,看你们意思,该我出场了。”

大家笑。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苏红 编辑:蔡信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