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崛起后 社会福利保障制度没跟上的后果
2010年12月16日 07:08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本文摘自凤凰卫视2009年9月1日《时事开讲》文字节选

姜声扬:这里是《时事开讲》,在今天节目当中,时事评论员石齐平先生要和我们一起来探讨三个新的变化。我们首先请导演出图来一览今天晚上的节目流程。

首先日本民众昨天已选票,他们选党不选人,为日本政坛变天,要来看日本的新路线。达赖访台,原本是要为灾民祈福,如今却变成了陈菊的新危机。而内地股市近期波动颇大,我们一同来观察宏调的新形势。

日本:新路线

姜声扬:好,我们首先请石先生来为我们点评日本的新路线。石先生,我们看到日本的民主党昨天大胜,鸠山由纪夫组阁,关注的焦点不外乎是两个,一个是内政,另外一个是外交,对此您有什么观察和评价?

石齐平:大家都已经看到了选举的结果应该说是大胜了,在众议院里面取得了300席以上的,这个就终结了64年自民党一党独大的局面。整个大背景就是选民们终于唾弃了这么一个自民党,为什么?因为还是求变,在过去一段时间,跟美国的情况一样,大家没办法再忍受过去那种各方面的不满意了,自民党给大家的感觉就是老的、旧的、不会改变的,民主党当然也要提出新的会改变的这样一个诉求,终于成功了。

说到新的话,基本上借用鸠山最近他自己写的一篇文章所提到的新路线,但他这个新路线比较侧重在外交,但实际上我们也可以看到,既然你作为一个政党,给老百姓的无非就是你刚才讲的,一个是内政,一个是外交,所以我觉得内政跟外交,他都有一些新的路线跟新的思维。

姜声扬:好,我们首先来谈谈,第一个你讲到的鸠山由纪夫他所注重的内政、经济和社会方面,民主党的思路是什么呢?

石齐平:这就谈过去这一段时间的背景,我们都知道在1990、1991年开始,日本有一个很大的经济泡沫破掉了,这一破,当时总觉得日子一下子就过去了,可是没想到是失落十年,可是一眨眼又是失落20年了。这一次民主党很多的选票就是来自于在这个失落20年中,饱受失落痛苦的那批选民,基本上都是差不多30岁左右到50岁左右。

姜声扬:30到50。

石齐平:就是这一段青年跟中年的选民,他们实在是不晓得他们为什么这么倒霉,会过得像过去这20年。这一批我们再借用日本的一个名词,他们叫做平成不况。

姜声扬:平成不况。

石齐平:平成不况当然不是一个中文字的用法,况就是况且的况,不况就是不景气的意思。这批所谓平成不况或者平成不景气的时代,借着这次机会就表达出他们对于政治经济的不满,他们不满的原因还不仅仅是在于这20年里面,日本遭遇到空前的不景气,而且更不满的是在这个不景气的过程中,日本简直是没有一个基本像样的社会保障或者社会福利制度,一点都没有,所以让他们面临到非常不满,一般不景气也就算了,它有一个社会保障,但是日本呢?完全没有。

姜声扬:一般就我们的理解来说,日本是一个发达的国家,你怎么说日本是一个完全没有社会福利保障制度的国家呢?

石齐平:对,我想一般人可能也不理解,这就必须要从日本战后的政治经济制度里面去做一个说明,日本的战后经济制度说到底应该是一个资本主义倾向非常浓烈的一个制度,所谓资本主义倾向非常浓,就是说它比较更多的是重视企业的发展,或者是特别大企业的发展,相对比较忽略掉劳工。那么日本政府为什么长期以来会有这样一种,比较更多的浓厚的资本主义色彩的一种政治跟经济发展策略呢?其实也不能完全怪日本的政府这种做法的不对,因为我们都知道,日本战后有一个全世界少有的一种企业制度,叫做终身雇佣制度,我们也很难想像一个年轻人到里面去,他可以做一辈子的。

我记得1980年代,那个时候日本非常风光的时候,世界上各国都在研究日本,有很多很多著名的书也写日本为什么第一,日本Numberone,哈佛大学的Vogel傅高义教授还特别的着墨于所谓的终身雇佣制度,就是说这个怎么好。因为这样子终身雇佣了,所以日本的政府就认为,我搞经济发展、社会发展,我只要把企业搞好就可以了,只要企业搞好经济能够增长,没有什么失业的问题嘛,劳工不会失业的,因为企业就会照顾好了嘛,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基本上就不是那么重视社会保障跟福利制度。好了,现在问题来了,90年代经济泡沫破了,破了以后经济发生很大的困难,终身雇佣制度也就解体了。

姜声扬:瓦解了。

石齐平:于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日本所谓的平成不况的这一代就面临到双重的冲击,这就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一个背景,而自民党的选票也就从这里面失去了。

姜声扬:所以毫无疑问的,自民党的对手民主党,他们这些的诉求肯定就是在社会福利这一方面。

石齐平:对,就是说在过去这段时间里面,因为这些痛苦,自民党视而不见,或者它自己本身已经变成老大,它没有办法反映到民意,这次民主党就针对这个当然就提出,你的痛苦就是我的关心嘛,所以我就给你开很多支票。最重要的两张支票听说争取了很多选票,第一个就是中学生,中学生在中学毕业以前,你每年将来我上来当选以后,就给你31万日元的教育补贴,31万日元嘛,你算一算美金大概差不多有三千美金。

姜声扬:听起来不错。

石齐平:不错了。

姜声扬:每一年。

石齐平:OK,然后老年退休了,一年也有终身保障的最低保障,7万,7万日元。

姜声扬:每一年7万?

石齐平:对,这也不错了。

姜声扬:真的不错。

石齐平:所以这就是民主党,针对的求变的一个药方。

姜声扬:是,那民主党开这个选举支票,又是钱又是钱,一定要靠很大的财源,那你认为民主党它能够兑现它这个选举支票吗?

石齐平:这个还不一定,因为我们都知道经过了这20年所谓的失落,日本政府其实也是非常拮据了,我手边有一个数据就是1989年,20年前,日本的公共债务就是国债了,政府花钱的债务是2.2万亿美金,经过了20年之后,到今年当然就是9.1万亿美金,这个增加的幅度很可观,因此这个公债务占GDP的比重也从20年前的68%,剧增到现在全世界是最高的190%。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你要期待民主党上台以后,还要开这个支票,对它来讲恐怕也不容易。所以自民党批评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说你是乱开支票,你是骗选票嘛,但是政治管你什么东西啊,我反正骗到选票就是真的嘛。

分享到: 凤凰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