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初德国经济崛起 改革社会保障比英国更积极
2010年12月16日 06:51 现代商贸工业 】 【打印共有评论0

核心提示:

20世纪初期,德国的生铁产量就已经超过英国了。此时,美国和德国已经成为了英国最大的竞争对手,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垄断地位已经不保了。在这样的经济支持下德国先出台立法就不足为奇了。

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既是为增进人民福利的措施,亦是统治阶级内部各个集团利益争斗的产物。同时,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为德意志帝国谋求世界霸权地位的目标稳定了国内局势。

社会保险立法的最强大的动力来源于社会工人运动。无论统治阶级还是资产阶级,对工人运动的恐惧都是非常真实而深刻的。 而德国工人运动远比英国更强大。

在面对工人运动和社会问题的解决上,英国政府举措消极滞后,而德国却显得积极主动,1881年11月17日,德皇威廉一世发表《黄金诏书》,宣称:“社会弊病的医治,一定不能仅仅依靠对社会民主党进行过火行为的镇压,而且要积极促进工人阶级的福利。”德国将社会保险立法看作是“一种消灭革命的投资”。当局的内在意识,决定了两国社会保障立法出台的先后。

本文摘自《现代商贸工业》2009年第10期,作者:许晓辉,原题:《德国社会保障制度先于英国产生的原因探析》

自1601年,英国《济贫法》(旧)出台,为国民提供福利救济起始,到1834年新《济贫法》颁布,英国是公认的社会救济制度的发起者;然而,历史上第一部真正的社会保险立法却是诞生于德国的1883年《疾病社会保险法》,个中缘由,从19世纪中后期两国的经济、政治、思想理论和工人运动渊源四个方面进行探讨。

1、经济方面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保障制度必然是经济发展的产物。19世纪第一次工业革命爆发,英国作为当时最大的最先进的工业国,经济实力在欧洲各国之中遥遥领先,而当时的德意志各邦国还处于分裂割据之中,到了1871年初,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正式即位为德意志帝国皇帝,德国统一终于完成。德意志的统一为帝国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动力,虽然德国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落后者,但是凭着其严谨务实的民族性格和强劲的钻研精神,重视高科技的研究与应用,德意志帝国一跃成为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领跑者。究其原因;

首先,普法战争的胜利不仅增强了民族团结和发展动力。更重要的是带来了实在的利益。法国给付的50亿法郎的战争赔款,割据了物产富饶、占据战略要冲的阿尔萨斯和洛林。洛林储藏丰富的铁矿和鲁尔储藏丰富的煤田矿结合起来,成为了当时德国发展重工业的最大基地;阿尔萨斯的钾盐矿,与德国中部的钾盐矿联合,成为了整个德国钾盐矿生产的巨头。其次,德国工业的高速发展。这一点除了归功于统一帝国的有利的经济政策之外,还要归功于英、法、美的影响,外国的技术发明、投资、商业和工业组织范例在德国的工业化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生铁产量是衡量钢铁工业发展的便利尺度,而在当时的重工业为主的经济体系中,无疑这也将会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衡量标准。当时两国经济发展的比较,可以从表1看出。

从上面数据可以分析出,虽然,在1900之前,德国的生铁产量少于英国,这是有原因的,德国刚统一不久,而英国是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占尽优势,而且拥有大量的海外殖民地,而德国却没有能够参与到之前的殖民瓜分中去;但是纵向来看,很容易发现,德国生铁产量的增长率是远远超过英国的,而增长率所体现出来的经济优势是要远远大于产量基数的。20世纪初期,德国的生铁产量就已经超过英国了。此时,美国和德国已经成为了英国最大的竞争对手,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垄断地位已经不保了。在这样的经济支持下德国先出台立法就不足为奇了。

2、政治因素

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既是为增进人民福利的措施,亦是统治阶级内部各个集团利益争斗的产物。同时,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为德意志帝国谋求世界霸权地位的目标稳定了国内局势。

(1)在德意志帝国建立初期,德国的阶级关系极为复杂,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宗教主义各种因素并存。代表着统治阶级的普鲁士容克和封建军阀继承了普鲁士官房主义和家长式统治制度的传统。强调国家至上和强权政治。为了进一步巩固新的政权,普鲁士容克和封建军阀勾结起来与兴起的自由资产阶级争斗、争夺工业无产者筹码;于是在利益争夺的调和下,统治阶级出台一系列的社会保障立法来平息内部的争夺。

(2)德意志帝国统一之后,经济的飞速发展,使得统治阶级看到了世界霸权的希望,1990年之后,德国的经济发展已经超过英国,成为了欧洲的头号强国,政治与经济的不平衡加剧,统治者迫切需要改变其国际形象,于是国内的稳定成为了首要的保障。19世纪80年代,英国早已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国内实行资产阶级民主政治制度,保守党为执政党;在当时英国的统治阶级内部,有绝对优势。几乎不存在太多有力的利益争夺,必然导致社会相对稳定,立法自然会推迟。

3、思想理论渊源

在德国社会保障立法的理论渊源上,除了社会保障学者们工认的新历史学派的影响。这里不作赘说。另外还有天主教传统、普鲁士君主社会主义传统、普鲁士民间互助传统的影响;然而,英国有着德国无法相比的社会救济制度和传统,但直接影响英国立法的费边主义成立于1884年,1887年才制定出纲领,这比德国1873年成立的社会政策协会(亦即后来的新历史学派)晚了近10年。

15世纪初出现于普鲁士手工作坊和矿厂中的共济会和矿工联合会组织的疾病保险协会,以及其他行业中的丧葬互助组等,为工人提供援助,减少疾病等带来的损失。这渐渐演变成为一种传统,在以后的德意志工人阶层依然存在,发挥着重要作用。

4、社会因素

社会保险立法的最强大的动力来源于社会工人运动。无论统治阶级还是资产阶级,对工人运动的恐惧都是非常真实而深刻的。

然而,在德意志工人运动如火如荼的进行的时候,英国的工会还没有形成,工人阶级还在为工会的法律地位而斗争。在德国的社会主义工人党在德意志议会中拥有相当的议席时,后来领导英国工人运动的工党还没有成立。19世纪七八十年代,“无论是在意识形式方面还是在现实方面,工人组织的领导人依然依附于自由党”,工人阶级的独立性不强,这一点大大的制约了英国工人运动的发展。恩格斯说过:“一般来说,社会改革永远也不会以强者的软弱为前提,它们应当是而且也将是弱者的强大所引起的”,所以英国的社会运动不象德国那样高涨。德意志工人运动的发展与英国不同的是,在1869年北德意志联邦的法律规定中得到了工人们可以组织起来的法律权利,这亦是德国工人运动爆发的早,发展快,影响大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面对工人运动和社会问题的解决上,英国政府举措消极滞后,而德国却显得积极主动,1881年11月17日,德皇威廉一世发表《黄金诏书》,宣称:“社会弊病的医治,一定不能仅仅依靠对社会民主党进行过火行为的镇压,而且要积极促进工人阶级的福利。”德国将社会保险立法看作是“一种消灭革命的投资”。当局的内在意识,决定了两国社会保障立法出台的先后。

社会保障制度建立为德意志帝国带来了稳定和繁荣。纷纷成为了各国效法的典范,德国在首先完成工业革命并有着悠久的社会救济传统的英国之前颁布立法。有其特定的社会历史、经济政治原因。如今,德国已经建成福利国家。而一百多年前的这一系列社会保障立法亦已成为了社会保障史上最重要,最辉煌的一笔。

分享到: 凤凰微博 人人网 开心网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许晓辉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