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楚国和秦国

2011年06月02日 23:21
来源:百姓杂文 作者:落桂闲人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各级官员是上级任命的,不是民众选举出来的,民众对官员的升降浮沉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力;只要取悦于上级,即使贪污腐败,即使臭名昭著,即使民怨沸腾,官员仍然可以一路“带病提拔”。在这种情况下,官员们通常比的不是如何勤政为民,而是怎么迎合上级,——谁善于钻营,谁善于奉迎拍马,谁寡廉鲜耻,谁就有可能爬至高位。当代著名作家陈忠实在《白鹿原》中就出色地描绘了这一现象:白孝文在当国民党保安营长的时候,积极反共,平日里一口一句“共匪”,然而,当国民党的统治行将垮台的时候,他又表现得极为心向革命,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张团长只是在起义问题上迟疑了一下,就被他射杀。本来起义的发起者是鹿黑娃和焦振国,整个保安团三个营都参加了起义,他却偷偷给西北军政委员会主任贺龙写信,称滋水县起义的只是他率领的一营,他也因此排在早在红军时期就曾参加革命的黑娃前面,当上了滋水县县长。在他的陷害下,黑娃以“反革命罪”被枪毙。小说在这个时候结束了,但我们完全预料,依白孝文的这种过人“素质”,他肯定会在以后的官场中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大跃进”时他多半是个“放卫星”的专家,“文化大革命”时他肯定是位积极的“革命派”,改革开放时,他估计又会成为思想解放,锐意进取的“改革派”……

在专制主义政体下,存在着一种“逆淘汰”的机制:洁身自好、正直清廉者升迁无望,逢迎拍马、投机钻营者平步青云。随着白孝文这类人物越积越多,整个官僚队伍的道德素质不可避免地会呈现直线下降的趋势,——越来越丧失信仰,越来越贪污腐化,越来越寡廉鲜耻,从而成为整个社会的道德最低谷。这样,原来的革命政党,本来由一群信仰坚定、矢志救国救民的先进分子组成,最终必然会蜕变为一伙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贪腐集团。中外历史上,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如曾领导“十月革命”的前苏共、领导“辛亥革命”的国民党等等。

这是“专制政体落体定律”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专制政体的基本原则是排斥和垄断:排斥其它党派和广大民众的政治参与,热衷于对权力的垄断。正如战国后期的楚国,专制政体造成整个社会一潭死水,腐败变质是必然的。

与各种专制制度相对立的是源自于西方,现在已成为五大洲政治制度通例的现代民主制度。民主,简单地说就是“人民当家作主”。据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House)的观点,民主的标准主要有四个:存在一个竞争的、多党政治制度;全体成年公民享有普遍的选举权;竞争性选举并实行秘密投票等原则;主要政党通过媒体和竞选的方式公开接近选民。美国著名历史社会学家查尔斯·蒂利(CharlesTilly)认为,一个政体是否民主取决于国家及其公民之间政治关系所具有的广泛的、平等的、受保护的和相互约束的协商程度(谢岳著:《社会抗争与民主转型: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威权主义政治》,上海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这里,蒂利实际上提出了民主政治的四个标准:广度、平等、保护和相互约束的协商。

从广度来说,专制政体是一种独裁政体,国家权力被垄断在少数特权阶层手中,广大人民被排除在外,他们的各种政治、经济、文化权利受到严格限制。在民主制度下,广大民众获得了广泛的政治参与机会,国家或地方领导人的产生不再有血缘或党派的限制,任何性别、种族、民族、家庭出身的适龄公民都有可能当选,同时,任何适龄公民都享有选举权,或者全民公决的权利,就国家或地方领导人以及其它公共事务表明自己的态度。

从平等的角度来说,在专制社会,官僚阶层和平民百姓是绝对不平等的,官僚阶层高高在上,享受着种种或明或暗的法外特权,平民百姓处于少权,甚至无权的地位。即使在官僚阶层内部,也是等级森严的,分别拥有不同的特权:最高统治者居于特权金字塔的顶层,一言九鼎,拥有生杀予夺的绝对权力,中下层官僚亦主亦奴:在百姓面前他们多半要摆出一副主人的姿态,而在上司面前,则摇尾乞怜,一副十足的奴才相。在民主制度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一项基本的政治原则。从理论上讲,流浪汉与总统的人权是同等的,并没有高下尊卑之分。诚然,在现实生活中,官员要比流浪汉享有更多的经济和社会资源,然而,他们受到的限制也更多,——他们要申报自己的财产,要遵守官员的行为准则,要受到新闻舆论的监督等等。

从保护的角度来说,在专制社会里,民众的财产权、言论自由权、宗教信仰权、集会结社权,甚至生命权得不到实质性的保障,经常因各种理由遭到限制甚至剥夺。而在民主制度下,民众可以自由组织自己的社团,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意见,可以批评国家领导人而不用担心受到惩罚,可以举行反政府示威而不用担心受到镇压。

从相互约束的协商角度来说,专制社会的君主或者统治阶层拥有不受制约的绝对权力,他们特权很多,承担的责任却很少,和普通民众形成了一种极端的不对称。在民主政体下,官员拥有管理社会和民众的权力,然而官员却需要由民众选举产生,民众需要服从官员,官员则需迎合民众,这是一种相互制约的关系。在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之间,在执政党和在野党之间,也形成了一种相互制衡的关系。正是在这种广泛存在的相互制衡中,民主的精神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专制与腐败受到了有效扼制。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楚国 初年 春秋 秦国 东方六国 公孙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