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宋神宗的励精图治将北宋送上灭亡之路

2012年11月17日 17:38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高飏

破碎的玻璃杯:宋哲宗朝及之后无法恢复的政治平衡

本文摘自:《北宋官员政治型贬降与叙复研究》,2008年河南大学历史系博士学位论文,作者:杨世利

宋仁宗朝皇权、相权、谏权相互制衡、良性互动的权力制衡机制到宋神宗朝就遭到了破坏。破坏的原因是宋神宗有为,推行变法,并以变法为国是。为了推行变法,宋神宗不惜破坏祖宗家法,打压台谏以及任何敢于反对变法的官员,从而使皇权的专制独断性大大增强。

宋哲宗朝元祐年间,反变法派官员执政,新法被废除,是不是就恢复了宋仁宗朝三权良性互动的权力制衡机制了呢?答案是否定的。这种脆弱的权力制衡机制一旦被破坏就很难恢复。

从宋哲宗朝开始,无论皇权、相权还是谏权的运作都陷入了党派之争。出现这种局面的总的根源是国是,以及士大夫阶层的分裂。元祐年间,高太后和反变法大臣们虽不用国是这个词,但恢复祖宗法度是最高国策,起着国是的作用。宋哲宗亲政后,以绍述熙丰政事为国是。从元符三年(1100)宋徽宗即位到建中靖国元年(1101),钦圣太后与宋徽宗共同听政,以调和新旧两党矛盾为最高国策。宋徽宗崇宁元年(1102)以后,又以恢复熙丰新法为国是。皇权在国是的变更中起着主导作用,皇权变更则国是变更;随着国是的变更,宰执和台谏也发生变更。所以,宋哲宗朝以后的权力格局已不是皇权、相权、谏权之间的互动,而是皇权和新旧两党官员之间的互动,以及新旧两党官员内部各个派别的斗争。三权之间相互制衡的机制已完全破坏。

宋哲宗朝以后的台谏弹劾,无非是旧党台谏弹劾新党官员,新党台谏弹劾旧党官员,或者是搞内讧,台谏除了拥有弹劾权之外,已与其他官员没什么区别,党见已代替了公议。所以表面上是台谏与宰执的对抗,实质上是不同派别的对抗。

台谏本来应以政治上的反对派自居,独立地谏诤、弹劾、议论朝政,而宋哲宗朝以后,台谏往往自觉与主流政见(国是)保持一致,台谏内部往往也要步调一致。如果有哪个台谏敢于独立言事,就要受到贬降。另外,宋哲宗亲政以后言事官经常因朋党而被贬。绍圣元年以后,当政者已经失去了判断是非的能力和耐心,根本不从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出发判断问题,而是从个人的私利和好恶出发,凡是不迎合自己的官员一律指为元祐党人,然后予以残酷打击,言官的言论自由大大缩小。

宋哲宗朝以后皇权、相权和谏权相互制衡的机制遭到破坏,其总的根源是朝廷有国是。这是就皇权有为的角度谈的。

既然皇帝定了国是,那么台谏官就必须拥护国是。台谏官失去了独立性,此后就谈不上进谏、纳谏了。这是台谏积极作用的消失。

宋朝实行优待士大夫的国策,对失势的官员一般贬到地方上作官,停一段时间还可以东山再起,这本是专制社会中难得的宽容政治。但元祐大臣却看不到这一点,他们为了实现清一色的贤人政治,视政敌为奸邪,采取除恶务尽的政策,破坏了宽仁士大夫的祖宗家法,从此使党派之争日益酷烈,政局动荡,朝政黑暗,最终受害的是整个士大夫阶层。总之,重贬以蔡确为首的新党官员,其恶劣之处在于破坏了政治上宽容的传统,使官员失去了原来享有的人身保障权。如果把后来元祐党人遭流放、禁锢仅仅看作新党官员的报复,那就太皮相了。破坏了皇权、相权和谏权互相制衡的机制,使北宋政治的宽容性越来越少,政治斗争日益趋于白热化。

 

内外失衡之下,北宋的后神宗时代的基本特点就是: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宋神宗 变法 北宋 灭亡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