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宋神宗的励精图治将北宋送上灭亡之路

2012年11月17日 17:38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高飏

后神宗时代的北宋政局:元气大伤不停的内部整肃

本文摘自:《祖宗之法--北宋前期政治述略》,作者:邓小南,出版:三联书店

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仅仅把目光投向宋廷对于“祖宗之法”的态度,似乎可以将宋哲宗亲征后的绍圣、元符时期至于徽宗在位的四分之一个世纪联系起来。从表面上看,这两大段时期具有相当明显的继承性。他们从来不曾直接否定“本朝家法”,但都强调对于“先帝”即神宗之政的“绍述”,都将对于“家法”的继承具体解释为对于熙丰“新法”的奉行不辍。如果我们把恪守“祖宗之法”视为两宋三百年间演奏的主旋律,那么,这一时期弹拨的音调则多少有些离谱。

熙宁时期,尽管有对于“祖宗之法”强烈冲击,但基本上是针对政策设施及具体法度,并未从根本上改变赵宋家法的性质,而徽宗以后的北宋晚期政治则大不相同;祖宗法度被君相臣僚们玩弄于股掌之上,已经很大程度上背离了“防弊兴治”的基本原则。

在熙丰(1068-1085)到崇观(1102-1110)之间,哲宗在位的十五年发生了关键性的转折。从“新法”到“更化”再到“绍述”,历史走过了一段重大的曲折。不幸的是,并没有真正像时臣所期待的那样,重现他们心目中往日的辉煌。

动荡首先反映在人事黜陟方面。元祐以来,见惯了正常上下的臣僚们,也目睹了前执政重臣的大起大落。元祐四年五月,为车盖亭诗案事,宋廷议论从重贬谪前宰相蔡确。对于蔡确的处理,关系到朝政的走势。在他身上,实在牵系着太多的复杂关联。太皇太后希望藉人事处置之机,判定“邪”“正”,并且为年轻的“官家”安排下可靠的执政班底。自更化以来,她与执政的朝臣们始终担心着“未甚可否朝政”的皇帝他日亲政后的趋向,此时无疑是再度整顿--不仅芟枝叶,亦除根株--以彻底解决朝廷内外“异议”的机会。

在11世纪末、12世纪初的“绍述”期间,除去元符(1098-1100)末年至建中靖国(1101年)的短暂时期外,士大夫们要求发扬“祖宗之法”的声音相当沉寂。这与流传着、批评着“祖宗不足法”之说的熙宁时期大不相同。而这种不同,正提醒人们注意到决策取向及其性质的不同。

从赵宋列圣相沿的“祖宗家法”收缩到专一“继述”神宗一朝,所反映的,并不是将抽象原则具体化的努力;悄悄相反,通过强调“神宗皇帝更法立志以垂万世”、“神考新一代之典刑以遗我后人”,事实上拉开了与前代习称的“祖宗家法”的距离,或者说是旨在“架空”祖宗之法。

熙丰变法以来,数十年间政治风云变化繁复。我们有时会发现,看似水火不容的两极之间,往往具有比人们意料中更多的共同之处。无论是王安石或是司马光、二程等人,都不仅仅从理论学术上探讨经学,都注重其经世致用的一面;他们都批评“人执私见,家为异说”,“一人一义,十人十义”,追求学术统一,认识统一的理想境界;他们都希望“一道德以同俗”,在实际诠释“道德”之际,都脱不出“君子”“小人”的判分模式,都具有依事划线的主观倾向。道德理想主义的诉求,本来是人文精神进步的反映,但要求道德学术“同于自”、“定于一”,则是当时士大夫共同认识局限的表现,也正是因此而导致了北宋后期士大夫集团内部深刻的分裂。而当朝廷致力于“人无异论”“议论专一”时,就不可避免地会导致思想上和现实中的专制倾向。

“更化”期间,所谓“正人端士”立于朝者不少,却未能抓住历史曾经赋予的整奋时机。他们中的许多人虽欲更新政治却又热衷于各立门户,致力于制造清一色的政治局面。其派系,主张尽管可能方向相反,而执持的逻辑有时却是惊人地类似。“君子、小人不参用”的声浪,而宋中期以后日益高涨。这种以政治立场取代理性判断,以立场划限定界、甚至解释一切的思维态势,使不同的派别乃至个人一概搅入政治漩涡之中,终至使“立场”等同于、沦落为“好恶”二字,而再无真正的独立立场可言。

北宋后期,从朋党之防到党籍之禁,逐步升级,愈演愈烈。当时所谓的“朋党”,经常犬牙交错,并不是畛域严格的团体,而是适应政治斗争需要产生、人为推定的“派别”。这只要看看崇宁以来的“元祐党籍”名单,就完全清楚了。

在“为宗庙社稷计”的说法下,具备艺术气质而奢浮成性的赵佶成为帝王,不仅导致他个人的悲剧,更是家国之大不幸。徽宗在位期间,尽管一仍前期诸帝说法,自称“朕嗣承丕业,率循旧章,夙夜于兹,大惧弗克祗绍”,表示永惟继志之重,深念守文之艰“,但他绝非继体守成之君。他与他所倚重的蔡京、王黼等人,恰恰抛弃了其列祖列宗一贯注重的谨慎持重政风。他在位时,”变乱旧章“的举措不一而足,诸多所谓”新政“呈现着复杂的情形,虽有某些合理、积极的成分,但更多的则是居心于夸饰太平,也严重地破坏了法制程序与制度运行中的制约关系。招权纳贿,贪赃腐败,成为北宋晚期政治的一大特色。

徽宗朝持续多年的大规模政治整肃,全无是非可言。它将政治上的对立关系推向极端,使北宋赖以立国之”元气“大伤。无休止的党派纷争,使得士人间正常平和的人际关系骤然紧张,破去了以往派系间的大致平衡,而这种制衡关系,本是赵宋祖宗之法所着意维持的,所谓”新法“的继承人们,不仅毁掉了以”富国强兵“为目标的新法,毁掉了不止一代经营任务,也毁掉了赵宋王朝百余年间养育起来的士大夫政治传统,最终毁掉了以温厚宽仁”召和气“自诩的北宋。

 

不停政治整肃的同时,藉由皇权的独大,各色”权相“也纷纷浮出水面: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宋神宗 变法 北宋 灭亡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