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宋神宗的励精图治将北宋送上灭亡之路

2012年11月17日 17:38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高飏

神宗摧毁监督第三招:直接清零内降御笔跳过所有制约

本文摘自:《中州学刊》2007年第6期,作者:杨世利,原题:《论北宋诏令中的内降、手诏、御笔手诏》

所谓内降,是皇帝从皇宫中直接发出的诏令,它的全称是内降手诏、内降札子、内降指挥、内降文字等。另外内降还有其他一些别名,比如中旨、内批、上批、御札、御笔等。这些内降诏令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不经过中书、枢密院的审议直接颁发。按照宋朝的惯例,凡诏令都必须经中书门下讨论而后由学士院起草颁发。因此,内降诏令不经政府的审查、监督,原则上是不合法的。

宋神宗朝的内降数量多,且多以“上批”的形式出现。据统计,《续资治通鉴长编》上共有“上批”910条,其中神宗朝占了894条,哲宗朝为16条。元丰五年(1082),蔡京编成《中书御笔手诏》,从治平四年(1067)到熙宁十年(1077)共1346事,分21册。

神宗朝内降内容所涉及的范围扩大。包括国家政事的方方面面。有对官员的赏罚任免,有对新法实施的指导,甚至对边防战事的指挥。南宋人楼钥说:“神宗作兴,凡事多出圣裁,虽边徼细故亦烦亲洒。是时蔡京方为检正,建请差官置局编类为书,遂委京编次,此盖老奸相业之本也。徽皇之初,京既收召,一旦得君,欲逢主意,固相位,排同列,辟公议,行私心,变法度,崇虚文,遂创御笔之制,违者以违制论。”这段话一方面说明了神宗朝御笔手诏和徽宗朝御笔手诏的承继关系,另一方面也说明御笔手诏所涉及的内容有多么广泛。

神宗朝的内降诏狱大大增多。大理寺成了专门审理诏狱的机构。元祐元年(1086),监察御史上官均弹劾崔台符、杨汲、王孝先三人“自元丰以来,相继为大理卿,每有内降公事,不能悉心持平,推考情实,专务刻深,高下其意”,造成了很多冤狱,出现了“都人惴慄,不敢偶语”的恐怖局面。

神宗朝内降很少有臣僚抵制内降。神宗对自己以内降处理朝政缺乏反省,大臣们又不敢理直气壮地反对内降,正是神宗朝御笔手诏大行其道的原因。

从北宋内降诏令的演变可以看到,宋代的权力制约机制经历了从运行良好到逐渐被破坏的过程。仁宗朝是权力制约机制运行最好的时期。首先,仁宗朝宰相权力很大。对军国大政,宰相有很大发言权,仁宗也很信任宰相。谏官韩绛劝仁宗独断,仁宗说:“朕固不惮自有处分,所虑未中于礼,而有司奉行,则其害已加乎人,故每欲先尽大臣之虑,而后行之。”其次,仁宗朝台谏权力也很大,台谏可以有效地牵制宰相和执政,宋人有宰相“但奉行台谏风旨”之语。所以当有臣僚劝仁宗大权独揽时,仁宗说:“然措置天下事,正不欲自朕出。若自朕出,皆是则可,如有不是,难于更改,不如付之公议,令宰相行之。行之而天下以为不便,则台谏得言其失,于是改之为易矣。”所以仁宗朝是皇权、相权、监察权良性互动,皇权受到有效制约,因而决策失误较少,政治较清明。

宋神宗朝的权力制约机制已开始遭到破坏,专制性大大增强。表现在宋神宗推行新法,听不进不同意见,对反对派采取了打压的政策,这样就使得在位的官员成了清一色的改革派,再也听不到批评意见了。如果说宋神宗独断专行是为了富国强兵,那么宋徽宗、蔡京之流则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骄奢淫逸的私欲。蔡京打着新法的旗号,为所欲为,残酷打击反对派,贿赂公行,卖官鬻爵,巧立名目,搜刮民财。因为既有的权力制约机制已被破坏,所以其行为得不到制止和反抗。可以说,徽宗朝政治决策的失误是全局性的,亡国也是必然的。

能对皇权形成制约的有两个因素,一是儒家的道义,二是祖宗家法。而这两者对皇权的制约都是柔性的,而非刚性的。仁宗朝士大夫个性张扬,士气很盛,敢于以天下为己任。而宋仁宗恰恰又非常自律,尊重士大夫,遵守祖宗纪纲,所以才会出现皇权、相权、监察权良性互动的局面。随着神宗改革,祖宗纪纲被抛弃;哲宗绍圣以后,元祐党人遭禁锢,儒家的道义、名节遭到践踏。制约皇权的两个因素都不存在了,专制皇权非理性的一面也就充分暴露了出来。

 

神宗在全力给皇权去掉一切束缚的同时,也把目光放在了在仁宗朝的政治格局中实施权力制衡和监督的群体——士大夫阶层身上。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宋神宗 变法 北宋 灭亡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