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宋神宗的励精图治将北宋送上灭亡之路

2012年11月17日 17:38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高飏

北宋前期独立的决策复核机构:有封驳权的银台封驳司

本文摘自:《北宋宰辅政务决策与运作研究》,2011年南京大学历史系博士学位论文,作者:田志光

至真宗朝,通进银台司的封驳权有了发展。首先正驳名号。咸平四年(1001)五月,知通进银台封驳司陈恕上言:“封驳之任,实给事中之职,隶于左曹,虽别建官局,不可失其故号。请为门下封驳事,取门下省印用之。”于是改陈恕为知通进银台司兼门下封驳事。从此封驳司有了自己专门的封驳用印。此外,除了以皇帝名义发布的制敕须由通进银台司兼门下封驳事审读、点检外,以中书名义直接颁下的札子也须由通进银台司的发敕院点检与审查。按照规定中书在将熟状送入学士院草制后,须经由通进银台司呈送皇帝,如果制敕有不便,在经过通进银台司这一关时,门下封驳事即可论奏封驳。如果未有不妥,则通进银台司须暗示呈送皇帝审批。

真宗朝制敕形成过程中,起关键作用对制敕内容起主导作用的是以宰相为代表的中书,中书在就某事奉进止前可以先拟定初步意见,对政务决策有了一个大致定调。如果皇帝同意,中书在将详细的处理意见写成熟状进呈,皇帝画“可”后送学士院或舍人院草制,再送银台司审读、点检,这样到了银台司政务决策已经基本完成,通进银台司兼门下封驳事官员在一般的政务决策上是没有先导权的。如果制敕合理妥当,银台司只有就制敕中的“差误”及“勘会失实”的地方进行审读改正了。这种情况下,银台司的驳正只是对宰辅集团决策的查漏补缺,起到辅助决策施行的作用。

虽然银台司参与决策机会有限制,但是并不代表其不能参与决策,因为制度规定银台司兼门下封驳事拥有封驳“不便”之制敕诏令的权力。“不便”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没有严格的界定。制敕中的差错与不是可以看作是“不便”,银台司官员对制敕有不同意见,也可以看作是制敕的“不便”或“未妥”因而对其进行论奏封驳,向皇帝陈述己见,进而影响决策的制定与实施。

由于通进银台司对中外信息的掌握要优先于二府宰执集团,这样宰执在政务决策过程中就会考虑来自通进银台司的信息及门下封驳事的意见,宰政集团获得及时有效的信息,在政务处理中就会作出合理、正确的决策,避免封驳司的论奏封驳,减少决策颁降的环节,使决策更加迅速的贯彻执行。在一定程度上纠正了中书不合理的决策,制敕诏令、札子等决策在颁降施行前经由封驳司点检、审读、论奏、封驳,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决策制定的科学与正确,避免和减少了政务运行中不必要的资源浪费。

 

面对如此强大的制衡和监督力量,神宗又是如何将其摧毁的呢?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宋神宗 变法 北宋 灭亡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