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国是”意味着什么:宋神宗朝政治平衡开始崩解

2012年11月12日 16:28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杨世利

针对宋神宗的拒谏,司马光利用进读《资治通鉴》的机会,大讲“从谏之美、拒谏之祸”,他说:

伊尹戒太甲有言:“逊于汝志,必求诸非道”,人之情,谁不欲其顺己而恶其逆,惟圣贤知顺之损、逆之益。譬犹醴能适口而醉人,药虽苦口而治病,以是臣之于君,刚则和之,柔则掖之,明则晦之,晦则明之,非故相反,欲裁其有余,补其不足,就皇极尔。若逆己者即黜降,顺己者即不次拔擢,则谄谀日进,忠正日疏,非庙社之福也。

司马光的大道理讲得可谓深刻、明白,但让宋神宗一句话给顶了回来,“舜‘堲谗说殄行’。若台谏欺罔为谗,安得不出!”需要说明的是,宋神宗引经据典的反驳只不过是为拒谏找借口而已。“言者无罪”是台谏言事的保障,如果以欺罔为罪名惩罚台谏,谁还敢进谏?

熙宁三年(1070),围绕贬降谏官胡宗愈,神宗和他的大臣发生了一场争论:

上谓执政曰:“朕尝面责(胡宗愈)以方镇监司事可言者众,略不为朕作耳目,专沮朝廷所欲为。宗愈甚愧怍,云‘陛下许臣,臣乃敢言。’明日即言李复圭事。”曾公亮曰:“宗愈止是书戆,不晓朝廷事耳。”上曰:“宗愈似戆,然察事情甚精。所言皆有含蓄,务在中伤,非戆也。”公亮又言:“数逐台谏非是。”上曰:“此非所谓谏争,乃谗慝尔。”(韩)绛白上姑务包容。王安石曰:“大臣当以国为体,不可以形迹之嫌苟容此辈。”绛曰:“为谏官,乃受陛下旨言事,此最不佳。”安石曰:“圣旨果是,谏官将顺,亦不为非,不可以此为宗愈罪,惟怀邪沮事,乃不可容。”上令检出前后章疏行遣。

从这段话中,我们可得到如下信息:其一,宋神宗需要的谏官是作自己耳目的谏官,而不是代表士大夫公议的谏官;这样的谏官必须弹劾不执行朝廷法令的官员,要帮助皇帝推行政令,而不是提出不同政见;其二,王安石在这个问题上与宋神宗的观点是完全一致的,他甚至认为谏官按照皇帝旨意言事也是应该的;其三,宋神宗与王安石拒谏的理由是,谏官的观点是错误的,即所谓“谗慝”,而皇帝的观点是正确的,“圣旨果是”。

在这个问题上,笔者不得不说宋神宗和王安石的观点是错误的。理由如下:其一,设置谏官的本意就是要指出皇帝的错误,如果谏官按照皇帝的旨意言事,不能提出不同意见,那还要谏官干什么;其二,谏官的意见当然不是永远正确的,但皇帝要包容谏官的错误,否则,谁还敢直言极谏?何况谏官的意见还不见得一定错误;其三,皇帝自以为自己的观点正确,不能成为拒谏的理由。对于一个有主见的人,自己往往很难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所以才要听不同的意见,才要设置谏官。认为自己的观点正确,所以要谏官顺着自己的意见言事,无论皇帝的观点是否正确,这种态度本身就是错误的。

宋神宗并非不需要谏官。相反,他常常感叹“谏官难得”、“谏官难得人”。但他需要的谏官不是真正的谏官,而是天子耳目甚至是天子爪牙。所以,宋神宗不惜持续大规模地贬降有气节、敢于反对变法的谏官,并违反祖宗家法,让宰相推荐台谏官。对此,司马光坚决反对:

今陛下使大臣自择台谏官,大臣又取同于己者存之,异于己者去之,然则陛下独与大臣为天下足矣,何必更置台谏官也。

至于台谏之官,天子耳目,所以规朝政之阙失,纠大臣之专恣。此陛下所当自择,而亦使执政择之。彼专用其所亲爱之人,或小有违忤,即加贬逐,以惩后来,必得佞谀之尤者,然后使为之。

但这些抗议全然无效,宋神宗依然故我。

那么宋神宗为什么要拒谏,是神宗个性专断、不宽容吗?是,又不全是。宋神宗在政治上对不同政见不宽容,但并非个性不宽容,宋神宗的不宽容是专制皇权专断性的反映。有资料表明宋神宗在个人作风方面还是比较民主的,特别是在熙宁年间。李裕民先生在考证《司马光日记》中的《手录》时,指出《手录》“很可能是现存最早的君臣谈话原始记录汇集。当时,司马光任翰林学士兼侍读学士、知审官院,为宋神宗在迩英阁讲授《资治通鉴》,他利用讲课的机会,宣传自己的治国方针,课后,神宗经常征询他对新法的意见,以及对各高级官员的看法,或者请他推荐谏官。他们之间的谈话十分坦率、诚恳,简直像朋友一样。”当吕惠卿与司马光争论,气氛十分紧张时,神宗赶紧解围说:“互相讨论是非嘛,何必这样!”“从中可以看到宋代君臣关系是相当民主的。宋代疆域虽小,而其经济、文化、科技却达到了封建社会的最高峰,原因何在?值得深思。我想,统治集团内部相对民主的制度应当是其中重要的原因。”笔者认为,与其说是制度的民主,不如说是宋神宗个人作风的民主。

另外,宋神宗虽然贬降反对变法的官员,但仍延续了宋仁宗朝的轻贬政策,不像宋哲宗朝以后对官员动辄使用重刑,这也是宋神宗的宽容之处。熙宁三年贬降谏官李常时,宋神宗看到李常疏中有云:“陛下一宫殿之费百余万,一宴游之费十余万,乃令大臣剥肤椎髓掊敛百姓。”神宗笑曰:“近闻人谤如此,乃是常疏中语。”宋神宗在个人生活方面是很节俭的,李常用这么夸张的语言批评他,竟能一笑置之,看来还是颇有度量的。

宋神宗朝对反对变法的言事官的贬降多以“言事不实”为罪名,而不是像哲宗朝那样以“奸邪”为罪名。言事不实属于技术错误,而奸邪则是道德错误,后者显然要严重得多。这也是宋神宗的宽容之处。

既然宋神宗个性并不十分专断,那他为什么要拒谏呢?这就是下面要探讨的问题:神宗朝有国是。

[责任编辑:高飏] 标签:宋神宗 政治平衡 国是 崩解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